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文献辑存 >

与岑论文派书

时间:2011-03-14 22:12来源:桐城派研究会 作者:吴敏树 点击:

承复寄示才郎功甫遗稿,令更审存。老弟前年所圈别处,今覆之,诚不免过隘。盖使功甫而在,弟以是绳之,以持文章家论,犹可也。今遗稿无几,而多没之,则使人不尽见其所用心,宜兄之有阙然也。研生老兄所点存,实皆足以问之当世,就以此本付刊良可。至卷首曾侍郎一序,其文甚奇纵,有伟观,而叙述源流,皆以发功甫平生之志意。然弟于桐城宗派之论,则正往时所欲与功甫极辩而不果者,今安得不为我兄道之。

文章艺术之有流派,此风气大略之云尔,其间实不必皆相师效,或甚有不同;而往往自无能之人,假是名以私立门户,震动流俗,反为世所诟厉,而以病其所宗主之人。如江西诗派,始称山谷、后山,而为之图列,号传嗣者,则吕居仁。居仁非山谷、后山之流也。今之所称桐城文派者,始自乾隆间姚郎中姬传称私淑于其乡先辈望溪方先生之门人刘海峰,又以望溪接续明人归震川,而为《古文辞类纂》一书,直以归、方续八家,刘氏嗣之,其意盖以古今文章之传,系之己也。如老弟所见,乃大不然。姚氏特吕居仁之比尔,刘氏更无所置之;其文之深浅美恶,人自知之,不可以口舌争也。

自来古文之家,必皆得力于古书。盖文体坏而后古文兴,唐之韩、柳,承八代之衰,而力挽之于古,始有此名。柳不师韩,而与之并起。宋以后则皆以韩为大宗,而其为文所以自成就者,亦非直取之韩也。韩尚不可为派,况后人乎?乌有建一先生之言,以为门户涂辙,而可自达于古人者哉! ?

弟生居穷乡,少师友见闻之益,亦幸不遭声习濡染之害。自年二十时,辄喜学为古文。经子《史》《汉》外,惟见有八家之书,以为文章尽于此尔:八股文独高归氏。已乃于村塾古文选本中见归氏一二作,心独异之。求访其集于长沙书肆中,则无有,因托书贾购之吴中。既得其书,别钞两卷,甲辰人都,携之行箧。不意都中称文者,方相与尊尚归文,以此弟亦妄有名字与在时流之末。此兄之所宿知也。又见《望溪文集》,亦欲钞之,而竟未暇。盖归氏之文,高者在神境,而稍病虚,声几欲下;望溪之文,厚于理,深于法,而或未工于言。然此二家者,皆断然为一代之文,而莫能尚焉者也。其所以能尔者,皆自其心,得之于古,可以发人,而非发于人者。往时见功甫喜寻时人之论,称姚、刘之学,以为习于名而未稽其实,私欲进之;其于论诗,述梅伯言之说,云当自荆公人,尤为害道。此等言议,殆皆得之陈广尊A。广尊A才虽高,不能为文士,而论说多未当于人心。今侍郎序文所称诸人学问本末,皆大略不谬;独弟素非喜姚氏者,未敢冒称;而果以姚氏为宗,桐城为派,则侍郎之心,殊未必然。然弟岂区区以侍郎之言为枉,而急自明哉?惜乎不及与功甫究论之耳。



顶一下
(2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