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地方专栏 > 芜湖 >

芜湖“小岗村”——黄池公社西埂生产队的包产到户

时间:2011-09-12 10:00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谢小成 张致荣 点击:

《江淮文史》2008年第6期发表了原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安徽省农村改革的组织者、领导者之一的王光宇同志的文章,题目是《我所亲历的安徽农村改革》,文中提及1978年由于遭遇特大旱灾,秋种时各地借地给农民度荒,“同样在这一时期,芜湖县黄池公社西埂生产队也率先实行包产到户,并很快影响和波及附近的队纷纷效仿。”前文晋加农同志也回忆到当年新华社记者采访西埂队的大包干未果的事情,至今未见报道。然而当时究竟是个什么情况呢?笔者经过走访当年的黄池公社主任后维敬和城西大队支部书记侯克农,大致了解到30年前芜湖县黄池公社城西大队西埂生产队分田到户、实行农业大包干的情况。

侯克农老人已经73岁了,回忆当年,他深情地说,那时候是没有办法了,西埂生产队在我们大队是个大生产队,有30多户130多人口,穷的要命,年年秋收后年终分配时为了进账出账闹矛盾,吵嘴打架是常有的事,因为是骨头操骨头,没钱分。1978年春上,大家伙觉得在一起搞不好,干脆分田到户,给各人家自己去搞田间管理。当时由生产队开了个队会,大家七嘴八舌,都说田分了好干,要是将来上面追的紧再收回来,不追究就继续分田单干。于是生产队会计杨光瑞写了个协议,到会的都摁了手印,大家决定还是放在生产队会计那里保管,记得有几户没有参加。那时候午季作物都早已大呼隆种下去了,于是就按人口分配,一下子把全小队270多亩田都给分个精光。生产队队长谈启学一家6口人,分了十几亩田的油菜田。老谈憨厚,为人老实,苦做苦累,整天趴在田里干活,管理搞的好,到午收时,他家打了一禾桶油菜籽,我去看时还有好多正在打,大概收了2000多斤,那可是往年西埂一个生产队的油菜籽的收成啊!七乡八邻都来看,惹得大家伙儿都眼谗。这样一来,眼看着单干比集体干的时候强多了,于是更加坚定了包产到户的信心。老谈现在已经去世,杨光瑞患了老年痴呆症,说他什么也不知道了。

我那时在担任大队书记,知道这个情况后,心想西埂这么穷,干起来真有好处,怕他干什么,大不了上级要纠正时再收回来,也就听之任之了。但是我还是有点怕,在向公社领导汇报时,开玩笑故作轻松地透露过西埂的分田的事。公社书记张国运听说后,到大队来要西埂小队把分下去的田再收回来,但是大家都尝到了甜头,软磨硬扛,都不愿意把田交回去。

分田单干以后,队员们干劲比以往都足,起早摸晚,尽心尽力,双季稻产量一下子上来了,交了公粮交余粮,多余都是自己粮。大伙儿干劲憋得更足了。

“与30年前相比,现在的农村生活可以说是人间天堂!”侯克农回忆起30年前村里悄悄将田地分到农户时的情景,情不自禁地发出了这样的感叹。作为皖南第一个农业大包干的见证人,老人的话语,道出了广大农民经历改革开放带来巨大变化后发自肺腑的心声。

第二年八月中秋节前夕,新华社记者和县委宣传部的领导来西埂调查,我陪他们去了西埂。生产队社员们见了害怕,不敢乱说,又不敢实话实说。记者们看到这个情况,也只是问问老百姓收入大,收成好,比往年多了多少,日子过得好不好等等,社员们实话回答后,他们也说好。看看记者们没有说不能分田单干,大家都觉得没问题了,渐渐打消了顾虑,更加坚定了分田单干的决心。

原黄池公社主任后维敬还记得接待记者时的情况,他说,那是因为公社张书记生病请假期间,我在主持工作,县里要我接待,也是因为干部的文化水平都不高,我是老三届高中生,大概是矮子里面的将军。记者们找我的时候是两个人,年纪大的是个头,他叫我不要有顾虑,先要我简单汇报了全公社情况,我讲了全公社22000多人口,农民的生活艰苦后,切入正题,具体的讲话内容已经记不住了,大意是按照大方向要搞集体,想增产过好日子要包产到户。年轻的记者老是发问,打断我的话,年长者再三示意他不要打断,让我说。记者来的时候已经有一半的社队在搞大包干了。老侯给我说过西埂的事,我想想随他去,默认了这个事情。后来上面要搞纠正,我到下面去,老百姓不高兴了,骂我们神经病,说分的时候你们不制止,默认了的,现在搞的好好的,又喊往回收,你们是真犯神经病了。

西埂生产队(现在属芜湖县花桥镇黄池村)地处县城东北20公里的三县交界处,30年前,这里因为地处偏僻,交通不便,是全县经济最落后的生产队,干活是人多“大呼隆”,出工不出力,加上自然灾害频发,收成差,农民经常吃不饱肚子。“记得那时一过春节就闹粮荒,家家没饭吃,只好跑到山里亲戚家借山芋来糊口度日。没有柴草烧锅,就靠烧牛粪粑粑,茅草屋熏得漆黑,天天都是牛尿味”,早年的上海下放户,今年60岁的西埂邻村——长塘村农民周益龙说起那时的生活,有一种不堪回首的辛酸。

谁也没有想到,西埂生产队农民的这次“地下行动”,为我市乃至皖南的农村改革翻开了崭新的一页,广大农民的命运从此发生了根本的改变。

30年过去了,当年的西埂生产队已经完全变了样,不仅粮食产量逐年提高,村里还建起了农民住宅小区,过去那种泥巴糊墙、四处透风的茅草屋早已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成排的二层楼房。小区里还安装了路灯,路边还放置了垃圾箱。回忆起村里建房时的情景,一些老人高兴地说,“农民小区建房,公家每户还补贴3000多元。现在,吃的是自来水,烧的是液化气,水泥路一直通到村口,家家都有彩电、冰箱和空调,出门就有公交车,生活一点不比城里差”。

周益龙的儿子媳妇都在外地工作,叫他不要种田了,可他闲不住,还是在家种着几亩田,还帮着照看孙子。他说,现在农村有合作医疗保险,对上了岁数的老人也有特别照顾,我现在身体蛮好,种种田带带孙子,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周益龙一脸的兴奋:“以前种田心里苦,现在种田不用愁。国家不收税,种粮有补贴,这是过去想也不敢想的事啊。”

(文章来源:《芜湖县文史资料》第七辑,2008年12月出版)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