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地方专栏 > 芜湖 >

建国初期芜湖县的“三反”斗争

时间:2011-09-12 10:51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古培霖 点击:

“三反”运动是建国初期我们党发动的一场大规模的清除腐败的斗争。其对象主要是党、政、军机关和人民团体内部的腐化变质分子。我县的“三反”运动,始于1951年12月1日,止于次年7月底,历时半年,其过程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

(一)普遍学习,民主检查阶段

“三反”运动开始时,不少人对运动认识不足,有些领导干部认为“自己单位制度严,问题少,不需要大搞”。一些群众自以为“是一般群众,无污可贪,无官可僚”。而一些贪污分子则持观望态度,妄想蒙混过关。面对这种情况,县委、县政府多次召开大会,宣传中央关于“三反”斗争必须大张旗鼓进行的精神,学习、讨论党中央关于“在增产节约运动中进行坚决的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的指示,通报各地“三反”运动的进展情况,提高了干部、群众的认识。随后,县委、县政府制订了领导带头,发扬民主,层层检讨,群众监督,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的计划。各单位皆组织了坦白检查、坦白示范以及对个别不坦白的贪污分子召开斗争会,掀起了普遍坦白的浪潮。中小贪污分子纷纷落网,大贪污分子的贪污事实部分有了暴露,“三反”运动的局面迅速打开。

参加“三反”运动的县直机关、团体、财经部门、企事业单位同时开展“三反”斗争,具体在县委会、县政府及其所属各区、公安局、供销合作社、银行、卫生院、粮食局及加工厂(库)、税务局等18个单位进行,运动采取自上而下与自下而上相结合的方式,一场群众性运动就这样开始了。

为了取得试点经验,指导全面,县委选定三冲行政村(现属市弋江区火龙岗镇)作为“三反”运动的试点,一面派出工作组帮助指导试点工作;一面部署了“三反”斗争的方法、步骤与具体要求。在教育内容上,密切联系实际,农村着重联系发展方向的问题;机关着重联系一部分党员干部中发生的贪污、浪费、官僚主义和腐败行为;厂矿企事业着重联系经营管理和劳动态度等问题。在具体方法上,首先在党组织领导下,对所属单位人员进行调查摸底,随时注意每一个干部的历史、政治问题;其次,发动群众,依靠群众中涌现出来的积极分子,注意动向,掌握情况。与此同时,原先开展的增产节约运动由此升温为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的“三反”运动(时称“三害”),发动群众检举揭发,重点打击贪污犯罪,抓住典型重大案件,加以严肃处理,以引起全党警惕和全社会的重视。

(二)打“老虎”阶段

所谓“老虎”就是重大经济贪污分子。按照当时的规定,贪污人民币(旧币,一万元合新币一元)亿元以上的大贪污犯叫“大老虎”,亿元以下1000万元以上的叫“小老虎”。1952年2月,我县“三反”运动进入集中力量打“老虎”阶段,这也是“三反”运动最紧张的阶段。首先,县“三反”领导小组充分发动群众,广泛收集材料,进行经济站队,发现“虎”迹,组织打“虎”队,分别包围,穷追猛打。在打“虎”过程中,各单位还创造了许多新战术,有的采取相关单位联合作战为主,有的以政治工作为主,有的以心理攻势为主。最后,发动群众进行有组织有准备的反贪污检举大会,当场坦白、指名坦白,当场检举,并根据坦白程度及犯罪事实,给予宽严不同的处理,有的停职反省,有的撤职法办,使“老虎”纷纷落网。据统计,参加运动者333人,运动高潮打成“老虎”39只。此外,贪污百万元以上44人,百万元以下203人。这批人中,县级干部1人,其余的是一般干部(主要是各企业、财经部门的会计及机关管理人员),占参加运动人员总数的84.3%,如果再加上为数众多的“小老虎”,那么在全县党、政、军部门中,“三反”运动的打击面就更宽了。

在这一阶段的工作中,县委、县政府贯彻中央《关于“三反”运动应和整党运动结合进行的指示》精神,按照党员标准,对党员进一步登记、审查、处理。坚决清除贪污蜕化分子,撤换那些严重的官僚主义分子和消极疲塌、不称职的领导,大胆提拔了一批德才兼备的优秀分子到领导岗位上来,从组织建设上加强了“三反”运动的领导力度。

(三)核实定案处理阶段

核实定案,退脏处理,是“三反”运动中最复杂的阶段,也是巩固“三反”运动成果的阶段。

定案中,县委、县政府根据中央“必须认真负责、实事求是,不怕麻烦,坚持到底,是者定之,错者改之,应降者降之,应升者升之,嫌疑者暂不处理”的方针政策,强调要实事求是认真负责地对待定案工作,切实做到不冤枉一个好人,不放纵一个坏人。据此,县“三反”领导小组对过去群众检举及贪污人员坦白交待材料重新进行分析、核实,并令犯罪分子再作详细交待。县委决定由县委副书记兼监委副书纪邓福卿、县检察院副检察长郑连升为主要负责人,并指定团县委书记刘廷、县法院审判员黄振铎等具体负责定案组工作。县委负责同志则分工听取汇报,审查案件,对定得过高的降下来,对应定而未定的,重新审定。审查结果为:将初步定成“老虎”的降为贪污分子9人,修正为贪污行为的4人。原贪污分子修正为贪污行为的17人。顶贪污分子帽子过关,不属贪污性定的38人,实质上只定为“老虎”1只(1人)。据“三反”数字统计表明,全县开展“三反”的18个单位中,揭发的“小老虎”1只(党员),贪污分子55人(其中党员53人),贪污行为的128人(其中党员46人)计184人,占参加运动总人数的(其中党员99人)的55.25%,共贪污金额1.8116亿元,挽回经济损失3.6677万元(旧币)。挥霍浪费者31人,占26%,挥霍浪费金额达509.4万元,大米8205.5斤。

处理与退脏工作是与定案工作交错进行的。为做好处理工作,遵照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严肃谨慎,适时的对‘三反’运动中贪污分子判处徒刑和免刑,以及应经审判程序”的指示,根据“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政策,公开审理大小贪污案件,参加“三反”运动的党员99人,犯有贪污错误的53人,占参加“三反”党员总数的53.5%,受党纪处分的21人,其中开除党籍4人,留党察看4人,警告10人,免予处分或摘掉贪污分子帽子32人,未处理的3人。从受处分的党员干部级别方面来看,县级1人,区级6人,一般干部14人,其他2人。其中,大部分是因贪污受贿方面受处分,少数个别的犯有因渎职、官僚主义,丧失阶级立场,蜕化变质、强迫命令等错误。这些人除受党纪处分外,还分别给予行政处分,区级以下干部行政警告4人,记过12人,记大过12人,降职3人,撤职2人,开除3人。不称职干部动员回家25人。

但是,从我县进行“三反”运动情况来看,也有不足之处,在全县党政军部门中,“三反”运动的打击面过宽。造成其主要原因是:一是“三反”运动中,一味追求数字,产生单纯以数字为成绩,不管真假,只用逼、供、诱的办法来完成任务,发生捆、打、个别吊冻5分钟的车轮战术;二是由于领导思想麻痹和警惕性不高,造成畏罪自杀3人(其中自杀未遂1人);三是决策领导人对“三害”现象估计过重,对贪污分子数目估计过多,出现了宁左勿右的扩大化思想。但就总体而言,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三反”运动是成功的。

“三反”运动是我们党执政后保持廉政、以民为本的一次成功实践。这次运动,教育了大多数干部,挽救了犯错误的同志,清除了党和国家干部队伍中的腐化分子,对于形成健康的社会风气起了很大作用。

(文章来源:《芜湖县文史资料》第七辑,2008年12月出版)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