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地方专栏 > 芜湖 >

难忘谭震林夫妇在赤沙的岁月

时间:2011-10-27 08:57来源:今日繁昌 作者:刘阿才 点击:

谭震林同志是中国无产阶级革命家、党和国家的杰出领导人。他出身于工人,早年接受马克思主义思想,参加了工人运动和农民运动。在抗日烽火硝烟中,谭震林率领新四军第三支队战斗在皖南前线,与日本侵略者展开了艰苦卓绝的斗争,在中华民族反法西斯战争史上写下了光辉的篇章。

2006年10月14至20日,谭震林的小女儿谭胜远不远千里来到繁昌,来到谭震林将军生前战斗过、也是谭震林与谭胜远的母亲相遇结婚的地方———孙村镇赤沙搜集资料,为拍摄谭震林将军影视作品提供素材。记者在跟踪采访的过程中,时时感受到谭震林将军(当地群众因他当时是新四军三支队副司令便一直称他为谭司令至今)不平凡的人生,众多当年与谭司令有过交往的村民清晰地如数家珍般提起他和夫人葛慧敏(当时化名田秉秀)在赤沙的战斗和爱情故事。

黄祖发:谭司令救我们脱离苦海

黄祖发,79岁,孙村人,血战塘口坝的目击者。老人回忆说:1939年11月14日,有几百个日本兵向繁昌以西的赤沙滩塘口坝进犯,我家就住在那里。塘口坝依山傍水,两侧山峦起伏,向北经梅冲可到孙村,占据它可西控黄浒,东扼赤沙,并能对驻在西南狮子山国民党114师构成威胁。那天夜里老人一夜不敢睡,到处是枪声,天亮时也不敢出门,我躲在家里从一墙缝里往外看,发现好多日军在向塘口坝西北的金丛山、九龙石上冲,我亲眼看到两个鬼子扛着一挺机枪从他门前路过。不久就看到谭司令的战士从山上冲下来与鬼子拼刺刀,那刀光闪闪,血肉纷飞真让人害怕。敌人不时惨叫,我亲眼看到鬼子在不断地增援过来,敌人不时地冲上去又被打下来,到了傍晚时,鬼子在后撤,他们有的把同伙尸体扛走,有的干脆放火焚烧掉,更可怕的是,有的鬼子竟然用刀把死去鬼子的头割下带走,那真太恐怖!以前听说鬼子没人性,亲眼见到后,我真相信了,我们村里人对谭司令感激得不得了,如果不是他们来阻挡日本兵入侵,指望国民党川军来救我们那是不可能的。

徐肖人:谭夫人引领我们翻身做主人

徐肖人,女,赤沙人,初中文化,87岁,时任乡妇抗会(妇女抗敌协会)主任。以下是她的深情回忆:一九三九年,日本鬼子来到繁昌,我家被迫从县城迁到本县赤吉乡(原赤沙乡)张村张志爽家中居住。有一天我家来了三位女战士,她们一律穿着整齐的灰布军装,头戴军帽,腰扎皮带,缠着裹腿,脚穿草鞋,背着斗笠,个个步履矫健,英姿飒爽。年龄小的一位,只有二十来岁,名叫田秉秀。她是领队,她动员我:“听说你是一个失学青年,现在祖国正处在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全国人民正奋起抗战,你守在家中作何感想?这里离中分村很近,只隔一座白杨岭,我们特来邀你到我们那儿去配合搞抗日宣传,你同意吗?”

当时,我已有十八岁了,听了田同志的话心里很激动,这些军人把我们农民当作人看,说话温柔,接着又听她说了许多抗日救亡的道理。我心想,她也是个女的,能千里迢迢到我们这里来抗日,我为什么不能呢?于是,见面的第二天,我就随着她一道到群众中去做民运工作。之后我们走遍了赤吉乡的大小村庄,开展思想工作。工作中,她把我当作她的妹妹,要我叫她姐姐。

田秉秀有一次听说有军队在抓壮丁,没有青年男子的农家可花钱买壮丁。她疾恶如仇,对这种行径非常痛恨,当即从口袋里掏出水笔和笔记本,打开铺在膝盖上,快速写出《送郎去参军》歌词:

女唱:□送(啊)才郎,送到大门外,一出门就看见张灯又结彩,奴有心挽手把才郎叫,军号响,总司令来,说不出心里话(呀儿哟)。

□送(啊)才郎,送到七里亭,抬头见一队队抗呀抗日军,看他们样儿多威武,战场上,打胜仗,不放那鬼子兵(呀儿哟)。

□送(啊)才郎,送到军营前,尊一声小英雄,勇敢上前线,后方的工作我来担承,家里的事莫挂念,直向那敌人冲(啊儿哟),民族(啊)解放再团圆。

这歌词唱出了百姓心声,宣传效果很好。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