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地方专栏 > 芜湖 >

刘协 曹丕 司马睿与繁昌

时间:2012-01-27 23:24来源:繁昌周刊 作者:张家康 点击:

说起安徽繁昌,它的根还在河南。两汉时,它位于繁水之北,“水北为阳”,故而得名繁阳,此时为亭的行政建置,所谓“十里一亭,亭有长,十亭一乡。”用现在的话说,也就是一个大的自然村。

东汉末年,魏蜀吴三国鼎立,天下纷争。魏王曹操铁马金戈,一生征战,无非是为了扫除取代汉室的障碍。东汉末代皇帝刘协是个懦弱无能的可怜虫,曹氏父子将其视为行尸走肉,玩于股掌之中。曹操死,曹丕继位,他比乃父更具政治野心,早欲胁汉退位,取而代之。可又慑于儒家文化传统,不愿担当“篡汉”的骂名。一班拍马屁的谋士早已揣摩到曹丕的心思,赶忙胁肩谄笑地进言,大王何不效尧舜禅让的故事。曹丕听后颔首应允,他终于找到一个既当婊子又立牌坊的两全之策。

公元220年,可怜兮兮的刘协在繁阳筑起禅让台,恳求曹丕代汉称帝。曹丕是个城府极深的人,自知帝位非他莫属,便故意端起架子,一再推让。汉室的文臣武将华歆、王朗等心有灵犀,呈上《公卿将军上尊号奏》,假戏真做,有声有色,“冒死”劝进曹丕顺应天命,接受帝号。这样,曹丕才装出一副身不由己、无可奈何的样子登上禅让台,接受刘协奉送的玉玺大宝,是为魏文帝。

这天,曹丕心情亢奋,俯视台下称臣的黑压压的人群,龙颜大悦,为昭示曹魏新朝的千秋伟业,繁荣昌盛,便改繁阳亭为繁昌县。

刘协也罢,曹丕也罢,他们既不是尧也不是舜,他们之间的“禅让”,说穿了,仅仅是皇帝姓氏的改变而己,天下依然大乱,生灵依然倒悬。不过,这场闹剧倒留下了一份珍贵的文物典籍,它便是王朗撰文、梁鹄书写、钟徭镌刻的《公卿将军上尊号奏》和《受禅表》。三公都是当时名家,因此,二碑被称为“繁城三绝碑”,其书法艺术堪称一绝,王羲之、颜真卿、刘禹锡、欧阳修都曾观赏、临摹。近代名人康有为称其“遗笔独存,鸱视虎顾,雄伟冠时。”

曹魏新朝并没一世二世地千秋下去,它也只存在46年,到了曹操的孙子曹奂时,便已是日薄西山,气息奄奄了。曹魏王朝的辅弼大臣司马懿、司马昭父子专断朝政、飞扬跋扈,急欲改朝换代,正所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公元265年12月,司马昭之子司马炎终于逼迫曹奂让位,自己泰然自若地登上帝位,是为西晋。

司马炎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不该将白痴儿子司马衷钦定为接班人,呆子当皇帝,自然使家族内部潜伏危机。司马氏内的八个兄弟、叔侄之间为了这顶皇冠,将个好端端的中原大地杀得天昏地暗、血流漂杵。

此时,琅琊王司马睿倒是比较清醒,他没有加入家族的血腥内哄,而是听从政治家王导的劝导,以都督扬州江南诸军事为名,在长江流域形成政治、军事中心。中原士族为避战乱,合家合族,甚至整个县、整个州地迁徙江南。公元317年,司马睿在建康(即南京)称帝,是为东晋。繁昌县就是在这次大迁徙中流寓春谷县的。

司马睿称帝后遇到的第一个头痛的问题,便是流寓江南聚居的中原士族和江南士族的利益冲突。为了维护中原士族的特权,司马睿采纳王导的意见,实行侨置郡县的制度,即在春谷县侨置繁昌县,春谷、繁昌并立,两县无隶属关系,井水不犯河水,相安共处。

世事沧桑,白云苍狗。繁昌在江南虽几废几立,但是,它确确实实的已在江南肥沃的土地上扎下了根,它在江南立县历一千六百多年,社会依然在漫长的封建社会里蹒跚。1949年4月20日,人民解放军中路突击集团某部率先在繁昌夏家湖登陆,由此揭开渡江战役的壮丽画卷,历史缘此而开始一个崭新的起点。



顶一下
(6)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