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原创 > 文学作品 >

王强和田寡妇(小说)

时间:2014-09-02 08:05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王进宝 点击:

秋天到了。玉米棒成熟了,在微风吹拂下,“吱嘎,吱嘎——”唱着沙哑的歌,谷子笑弯了腰,高粱涨红了脸;芝麻节节高,大豆粒粒饱,马铃薯和红芋偷偷地躲在土窝里“呼呼”地睡大觉。村民们看到这丰收景象,笑逐颜开:

“金秋又是大丰收了!”

“是啊,这得感谢老天爷,大旱期间竟下了及时雨,不然,颗粒无收!这丰收景象怎么不叫人心喜呢?”

人们正议论着,忽然,从村里开过来一台玉米收割机,大家定睛一看,原来是王强。王强刚从农机厂里把它买来的,在自己的玉米地里试试,看看怎么样。

他按照农机师的安排,自己又看看说明书谨慎地在田里“嘟,嘟”地收获着。他这一试呀,还真行!自己的两亩玉米地,仅用了三遭,就收完了。玉米棒子输送到机舱里,满满的。玉米杆子被机子打得粉碎,分撒在机子后面的泥土里,可以做种麦的底肥用。

二伯见了欣慰地说:“王强呀!你的玉米收割机真神,不用人出一点力,就能把玉米棒子收下来。现在,机械化真好啊!”

王强的弟弟把小四轮车开过来,给他把玉米装上车,运回家了。

一会儿工夫,王强的玉米收割机旁边聚了一些人,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着,有的说:“收的真好,玉米杆子被打得粉碎,掺在泥土里可做底肥用呢!”有的说:“这是多功能玉米收割机!”有的说:“真不错!王强买了个好玩意。”

二伯听了这些话,心里着急了。他大声说:“王强,你先给我收,你们让让我,先给我收吧,价钱吗,先不讲,收好拿钱留。”

王强听了喜出望外,呵,有生意了!“好好,先给你收,老人家多照顾呗。”

二伯一看给他收玉米,高兴地不得了。他的玉米地只隔三户人家,虽不算远,机子还得向那边开。

王强手到勤来,后档一倒,油门一踩“嘟”地把玉米收割机调正,方向盘一打,便开到二伯的玉米田里,只听得收割机收玉米的“咯咯叭叭”的声响。二伯的玉米棒真大,一个个像牛角,可见二伯上的底肥足,管理得好,所以他的玉米比别人的好!收割机一个来回机舱里就满了。年轻人都过来帮忙去干,很快把玉米装上车,运回家去。

三叔一看,他大哥的玉米收完了,自己也想提前收一步,看到王强正在路边喝口水,连忙给他打招呼:“王强,第二户你得给我收,我还有事呢!”

王强听到三叔说话,哪敢得罪他,他是大队干部,不然,以后办点事就难了。他刚喝两口水,把杯子一扔,迅速的跳上车,驾着玉米收割机向三叔那边开去。三叔的玉米地离这边有一地身远。

幸福的媳妇抱着孩子过来,一看不乐意了:“三叔,你不要那么强量,挨着我的玉米地,那就得收我的,否则你就别想收。我抱着孩子坐在路上不起来,看着王强怎么开过去。”

三叔一看拉长脸。

他知道幸福的媳妇是个母夜叉,泼辣的很,她要说好,能把心儿掏给你;要是她不论理,谁也扭不过她。平时,骂大会,说笑话,她样样通。幸福外出打工不在家,家里只有一孩子是她的心肝宝贝了。大家对她的家境是众所周知的。

三叔哪敢得罪她,不然,自己的小胡子也得提防着点。

三叔嘴一厥说:“好了,李大姐,你早说呀。收你的,收你的!我这长辈人,哪能跟你小孩子挣呢!”

幸福的媳妇这才有阴转晴。“呵——,还是三叔好,不会给孩子挣的,八月十五给你送月饼,大年下给你拜年去。”

三叔听了喜欢的不得了,他对大家说:“你们看人家李大姐多会说话,冲她八月十五给我送月饼,也得让着她。”他又冲着王强说:“好了,王强,你给李大姐收去吧!幸福不在家,确实困难些。”

王强听了,心里想有道理,便大声说:“三叔,今天我得听你的,方便让给别人,让给困难户!”心里又想:“今天收谁家的玉米都一样,这村只有我这一台玉米收割机,谁也不会给我挣的呢。”

王强把玉米收割机开到幸福地里,没等她过来,就开始收起来。玉米收割机在幸福的地里奔驰着,收了三遭,两亩玉米就收完了。机舱里的玉米像小山一样尖尖的。

三叔看幸福不在家,李大姐还有个缠手的孩子,玉米棒子一时运不家去,她怪急得慌。于是,三叔便把自己的小四轮开过来,把她的玉米帮助运回家。

李大姐可高兴了,笑的合不拢嘴。

这时候,田寡妇走过来,看到人家把玉米收回家,她以往心强好胜,现在更急了,便大声吆喝:“王强!王强!你这个该死的,你今天要把你嫂子我的玉米隔过去,我给你没完!”

田寡妇的一双大俊眼,早盯着王强收割机了,刚才一时插不上嘴,这时便厉声厉色地不分青红皂白,说起话来尖酸刻薄,让王强听了直发颤。

王强听得出田寡妇的腔声,心里直嘀咕:平时,王强好跟田寡妇骂大会、砍打岔那是常有的事。只要两个人一见面就没有好腔:你个瞎妻子,该死的。如果两人靠的近,王强的两只手就不闲着,不是摸她的胸罩,就是冷而不防的扣她一下大腿。田寡妇的两只手也厉害,忽的拽着王强的裤裆,不放松,嘴里还嘟囔着:“你这骚货头,哪个尿泥坑里淹不死你,烦了我把你的蛋子子掐嘣。”王强怕的就是她的这一招,他的早早提防躲着点,不然,他真的受不了。

有时,田寡妇在王强面前说骚话,那可人称一绝:什么这B,什么那B,她能骂出260个不重样的呢,让王强听得心里痒痒的。有一次,田寡妇家晒麦子,雨来了,王强主动帮助她收麦子,他俩为了抢一个木锨,王强竟撞在田寡妇一个满怀。装好麦子向家里运时,王强那贱手贱脚的,不是用力推车,而是去推她的屁股蛋子。旁边的人看见了说:“王强跟田寡妇不清秧,说他们俩个有关系!”

今天,王强听到田寡妇喊的话,给她收玉米,这哪有别的,还是鹿邑到柘城——一说两县城。王强哪敢怠慢,把李大姐的玉米收完,隔着几户,便把玉米收割机开去了。

田寡妇站在自己的玉米地边,两腿一叉,右手一摆,招呼他开过来。王强看到田寡妇姿势,心里痒痒的。

王强大声说:“你个瞎妻子,不用吆喝,看到你了,我会给你收的,还得免费!”

田寡妇一听免费,心里半喜半忧,忐忑不安的想:他不要钱,我也得给他,我不能占他这个光,不然,他这个骚货头,不知会干出什么事来,否则,以后他要是占我的光,那就不划算了——她真不是一般人,而是多年的狐狸精。她手里拿着一百元钱,大声说:“王强,我用不着免费。你看,我这里有钱!”

王强笑道:“你这点玉米,不值得要钱。这次算给你试试,下次再要!”说着,冲着田寡妇只挥手,意思是你给钱我也不会要的。

田寡妇的一亩多地两遭就收完了。田寡妇见他的收割机刚停稳,快步上前,将手里的钱塞到王强手里。王强说:“说免费就免费!”田寡妇把钱使劲向他手里塞,王强坐在驾驶室里一个劲的向外推,一个塞,一个推,一百元钱被风卷到机器里,被机子粉碎了。

两个人目瞪口呆,你望我,我望你,互相责怪对方。

田寡妇心里又犯忌讳:刚才我和王强是你推我搡,被别人看见,人们又会说闲话,背地里指指点点或者说三道四——怀疑我两个有关系。唉!去他的,让他们说去吧。

她细想了一会,那一百元钱,被机子吃了,王强没落到,我也没落到,真可惜!

王强真有财运,今天买来玉米收割机,当天就能大赚一笔,心里别提多高兴了。他驾驶着玉米收割机收了一块又一块,村里的玉米很快让他收完了。

太阳渐渐的落下去了。他趁着天还没黑,把收玉米的钱一户一户的收一收。嘿!收完一数,还真不错呢!收了二千四百元,除去油钱,还剩下两千多元呢。

田寡妇站在门口观望,王强正巧从远处走来,靠近田寡妇冷而不防地把一张百元钱,塞进田寡妇的裤兜里。田寡妇没说什么,免得被别人说闲话,心想,这收玉米的钱,天黑了,我得给他送去。

王强今天收玉米劳累了一整天,已筋疲力尽。她的家人给他做些好吃的,又倒上一壶酒让他解解乏,再用热水洗个澡,拖着疲惫的身子,睡去了。

谁知天色刚落幕,竟下起雨来,“哗啦,哗啦”地下个不停。田寡妇刚喝过晚茶,看到箭杆子雨心里美滋滋的,向床上一躺,想道:“玉米棒子收到家里了,又下了一场雨,来滋润土地,多好啊!又想起王强收玉米不要钱,又塞给我一百元钱,说什么也不能要他的钱,雨停后我还得送给他去。这王强真是体贴女人的好男人,她越想越美,像是吃了蜂蜜那么甜呀!一会儿,她便迷迷糊糊的进入了梦乡。

在梦里,她忽然看到王强推门进去,竟在她的床边坐下,又给她带来一些好吃的。她自己不客气,拿着猪蹄就吃。她一边吃一边想:王强这样体贴、关爱她,像个婴儿一样呵护着她,她非常满足和幸福。王强手拿鸡翅来喂她,她懒洋洋地躺在床,两个人像两口子似的,恩恩爱爱,亲昵着。她不知不觉被王强攥住了手脖子,田寡妇心里一下子像打翻了五味瓶,啥滋味都有了。王强放肆起来,在她的胸罩上揉来揉去,田寡妇这一下子像中了电,一身骨酥肉麻,两腿一叉,由王强自由摆弄。王强像只饿狼,捉住了一肥羊,又像是下山的虎,劲儿十足。王强看到她肌肉丰满,已迫不及待了,两只手正要解开田寡妇的衣扣,只听得“咚咚”大门响。田寡妇忽地从床上坐起,一想是一场梦!

她细细听来,不错是有人敲门。她穿上鞋子,迈出门槛,大声问:“谁呀?”

“我,王强!”

“好!你别急,我给你开门去!”

田寡妇把大门打开,把来人让进屋里,在灯下一看,不是王强,而是无赖张三。

无赖张三看见田寡妇便嬉皮笑脸,两只手不是摸就是捞。田寡妇一看便恼了,脱了自己的绣花鞋,劈头盖脸地朝无赖张三打去,一连打了十多下,无赖张三招架不住,只好逃走。田寡妇一边赶一边大骂:“你这个无赖,还想占你姑奶奶的便宜!我非打死你不可!”

无赖张三没占到便宜,已逃得无影无踪。田寡妇站在大门旁,“呸”一声,转身关上大门回屋休息了。

外面的雨仍下个不停,“哗啦,哗啦”……

(王进宝 安徽亳州市古井镇王波楼小学 邮编 236824)



顶一下
(25)
89.3%
踩一下
(3)
10.7%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