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原创 > 文学作品 >

坊问之一:桑拿浴里收银行卡

时间:2014-09-18 08:48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何兆基 点击:

有一个朱姓国土局长,握有全县土地审批权,是这个县房地产商的“大菩萨”,这些房地产商为了能够在这个县站稳脚跟并发大财,都不得不用大把大把的钱去烧香进贡,不几年工夫就把这个姓朱的国土局长喂得像肥猪一样,粗头大耳,走起路来都一晃一晃的,民间都戏称他为“猪(朱)局长”。

有一天,这个“猪(朱)局长”不知从哪里听来了一件事,说某个贪官在家里收了一位大老板的一大笔钱,后来因为与这位大老板有了矛盾,被人家告到了检察院,铁的证据就是记录下当时这个贪官收钱实况的一盘录像带。原来那位大老板为了防患于未然,送钱时在衣襟处安了个微型摄像机,把这个贪官收钱的举动和言语全录下来了,如果这个贪官肯帮忙,录像带就就是废物一个,如果不帮忙甚至整自己,录像带就成了火力很猛的“武器”。这个“猪(朱)局长”一听,心里顿时紧张起来,心想自己以前收过许多老板的钱,也不知道人家有没有用同样的手段来抓住自己把柄,于是多日来都在担惊受怕。这位猪(朱)局长经过苦思冥想,觉得钱已收上了瘾,不收是不可能的,但又要保证绝对安全,该怎么做才好呢?因此他想出了两条应对之策:一是对以前已经收钱的老板要有求必应,绝对不能得罪,二是以后收钱必须到桑拿浴澡堂里收,双方赤条条的,再精明的老板也无法带什么情报武器,就算不小心得罪了老板,他也奈何不了我。想出了这个妙法,“猪(朱)局长”十分得意,心里说:“你是奸商,我也是奸官嘛,看谁斗得过谁!”

半个月后,一个房地产老板说要送一笔钱给“猪(朱)局长”,让他定一个时间地点。于是他周末晚上来到本县最大的桑拿浴场,然后打电话给那个老板说:“我在某某某桑拉浴,你带卡来吧。”二十分钟后,老板来了,于是两人赤条条地在浴池泡了半个小时,然后又赤条条地躺在休息间。烟雾缭绕之中,老板从挂在衣架上的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卡,递给了那位赤条条的“猪(朱)局长”,说:“两分,过些日子再给您两分,您放心吧!”“两分”就是二十万或两百万,这是行贿受贿黑道上的暗语,双方都心照不宣。那个“猪(朱)局长”二话没说就收下了,说:“这里闷得很,我们先去吃饭,再去找妞!”

大约一年以后,这个赤条条送钱的老板与另一个老板争一块地,因为对手出手更大,“猪(朱)局长”无法平衡,就把这块地给了那位出手更大的老板。赤条条送钱的老板认为自己吃亏了,马上跑去与“猪(朱)局长”理论,岂知“猪(朱)局长”反把他训斥了一通。赤条条送钱的老板也不示弱,于是双方顶撞起来,“猪(朱)局长”有恃无恐,威胁说:“你去告我好了,除非你有录像带,否则你能把我怎么样?”

出乎意料的是半个月后,检察院来人把“猪(朱)局长”带走了,第一个证据就是赤条条送钱的老板提供的一盘录像带,记录了赤条条的“猪(朱)局长”在桑拉浴从赤条条老板手上接过银行卡的实况。原来这个老板摸透了“猪(朱)局长”的心思,来桑拿浴浴场前已把微型录像机安在上衣肩背处,挂在衣架上,镜头正好对着赤条条的两个人,所以“猪(朱)局长”收钱的实况还是被如实录下来了。这是“猪(朱)局长”百密一疏,根本没有想到的,真可谓“机关算尽,要了卿卿命”,“猪(朱)局长”最终还是被关进了铁笼子。



顶一下
(5)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