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地方专栏 > 宣城 >

吕贤德的游击经历

时间:2010-11-11 12:21来源:旌德县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作者:方毅 点击:

吕贤德 离休老干部(原旌德县人事局局长)

我叫吕贤德,现住版书乡龙川村征山自然村,今年82岁。于1944年10月参加游击队,1948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我们龙川村是旌德早期共产党的活动地,在1925年11月就建立了皖南第一个党支部。王士桢是旌德最早的共产党员之一,他1925年11月加入共产觉,曾任旌德县委委员兼组织部长等职。在王士桢担任龙川支部书记期间,我深受其影响,渐渐对革命有了认识和向往,并对伪保长抓壮丁深恶痛绝。受他指点,我与同村青年吕观梓在1944年10月的一天追随共产党员朱银富(化名朱老卜)参加了游击队,开始了革命活动。

旌绩武工队,主要活动于绩溪板桥一带。我参加游击队后,队长王诚信(别名猴子)看我有些文化,安排我当了队文化教员。

1945年3月,武工队接到线报:国民党五十二师运送一批物资途经宁国甲路。地委指示我们,配合友邻部队共同伏击敌人,将这批物资缴获。队长王诚信迅速进行动员,组织我们立刻出发。当时天空飘着雪花,寒气逼人,我们一行三十余人,个个精神抖擞,脚着草鞋,身背枪弹,连夜急行。次日凌晨,我们准时到达指定地点——宁国甲路,埋伏在附近的一个山头上,居高临下,控制山道,阻击敌人。大半天时间,我们都趴在地方隐藏待敌,动都不能动,浑身都麻木了,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至下午3时许,才见上百个挑夫挑着沉重的担子在前,三十多个国民党士兵尾随其后,缓缓穿过谷地,进到伏击圈。当目标靠近后,队长王诚信一声令下,我们游击队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各个不同的方向向敌人展开射击。经过十几分钟的战斗,敌人被打得丢盔弃甲,弃下所有物资往回逃窜。这次缴获的物资主要为食盐,我们留下部分外,其余都留给了当地老百姓。

这是我亲历的首次战斗。战斗开始前,王诚信队长给我起了别名“松柏”。战后总结时,王诚信队长对我们说,要“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

我在旌绩武工队有年把时间,后来转到了离家较近的路西武工队。该武工队队长是汪树芝(人称老英),副队长汪全贞,队员50多人,分三个连,大多数人有步枪,其余的有土枪、手榴弹、大刀、长矛等,主要活动在共和乡一带。我们主要落脚点在管家村,朱明亮家是我们联络站,胡明、叶维章等领导曾在此留宿过。

1946年农历3月的一天,老英带领我们一班人护送11名新战士前往宁国吕辉部队。根据安排,我们从驻地出发,途经三溪、浙溪桥、汀溪到达目的地,并负责带回活动经费。将新战士护送到位后返程时,领导特别指示:要人在东西在。为确保万无一失,我们将经费分散捆绑在各人身上,起夜路回程。当我们途经小百桥山头时,天已快亮,不得不潜伏在山上,不巧被山上拔笋子的农妇发现,为防止农妇走漏风声,又悄悄转移,几经周折后,我们安然返回驻地。

在路西武工队一年后,因为身上长满了毒疮,我被迫转回家中治疗。经老英同意,我伤愈后就地开展地下工作。一次,老英通过汪全贞派给我张贴宣传品和为游击队购物任务。这天,我早早偷偷潜入县城,乘人不备为游击队购好了牙膏、牙刷、20多把雨伞等日用品。夜深人静以后,又悄悄在主道口张贴了3份《黄山报》。《黄山报》是中共皖南地委机关报,主要登载解放战争的进程、前线胜利的喜报和解放区军民的好消息及我党的政策等。它的出现必然会有力的打击国民党反动派的嚣张气焰,引起顽固派的极度恐慌。出城途中,我发现国民党已开始紧急行动,搜查张贴报纸人员。天没亮,我已溜出了县城,顺利完成了任务。

(吕贤德口述 方毅整理)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