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地方专栏 > 宣城 >

战斗在宣城水阳——记新四军第二支队司令员张鼎丞

时间:2010-11-17 22:24来源:宣城市委党史研究室 作者:赵兴宝 点击:

张鼎丞(1898.12—1981.12),福建永定人,1927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参与创建、领导闽西革命根据地,并领导了闽西南的三年游击战争。新四军成立后,任新四军第二支队司令员。1938年8月下旬,张鼎丞抵达二支队司令部。司令部长驻宣城金宝圩地区。

“法办”大骡子

11月的一天(新四军二支队司令部已移至宣城狸头桥地区),张鼎丞正在查看地图。“报告首长,大骡子刚才又咬伤一个小孩!”(这匹骡子以前咬伤过本部一个战士)张司令员急忙起身仔细询问报告的战士:“被咬伤的小孩叫什么名字,多大,咬在什么地方,伤势怎么样?”“小孩叫来刁,9岁,右肩被咬伤,军医正在给他医诊。”张司令员听后说:“走,去看看”。原来,这个小来刁窜到拴骡马处,在逗骡子玩时,骡子猛地回头在他右肩上咬了一口。张司令员看完来刁的伤势后,对军医说:“要想尽一切办法,尽快治好小孩子的伤口”。说完快步走向闻讯围观的群众,大声宣布:“把这匹骡子就地宰掉!”接着,他分开人群走到骡子身边,严肃而又惋惜地对大骡子说:“大骡子,大骡子!以前你跟随我们南征北战,立下了不少功劳,可你今天违犯了群众纪律,伤害了人民,再大的功劳也不行,我们不得不法办你!”一位老大伯说:“它是牲畜,不懂人事。首长,就饶了它吧!”一位战士也报告说:“首长,我们运输任务不轻呀,宰了骡子以后行军怎么办?”张司令员果断地说:“运输任务另想办法,它一再伤人犯罪,情理难容,谁也不能替它说情,执行吧!”说罢,挥手离去。大骡子终于被牵到村头宰掉了。经2个月的医治,来刁的伤口痊愈。张司令员得知后很高兴,嘱咐管理员付给小孩银元4块,衣料两套,作为疗养费。这个当年被咬伤的小孩,一直住在红杨树村,名叫王先明。如今的他常现身说法,向人们传颂着这个生动的新四军爱民故事。

宣城金宝圩地区,因为第一支队经过时就已派了民运工作人员进行社会调查和抗战宣传,工作开展较早;第三支队六团进入金宝圩后,又以水阳为中心,开展群众工作,建立了水阳抗日动员委员会,组织了各种抗敌协会,在查土圩和雁翅陡门还建立了两个党支部,局面已经打开。张鼎丞到达后又专门召见当地干部金泽东(查土圩支部书记),了解情况,指示工作,并派民运工作人员深入农村,开展工作,不仅如此,他还亲自出马做群众工作,“法办”大骡子就是其中生动的一例,使水阳地区群众运动发展迅速,成为新四军二支队比较巩固的游击区。

有效的扩军经验

新四军第二支队的老战士,都是闽西南和江西苏区的红军游击队员,善于山地游击,缺乏平原水网地带作战经验,有些人因此对前途信心不足,还有些人则有家乡观念,恋家,怀疑国共合作的长期性;新兵加入后,新老兵之间又出现了矛盾。针对这些问题,张鼎丞深入连队进行调查,寻找问题的症结和解决的方法。

1938年8月,张鼎丞在四团搞调查时,发现新兵连(新六连)一些战士思想不稳,同志之间有隔阂,纪律松弛,指挥不灵,便派老红军干部姜茂生去担任连指导员,并亲赴连队讲话。经过一段时间工作,该连战士情绪有所稳定,工作取得了很大成绩,兵力也扩大到180余人。张鼎丞知道后甚为高兴,也甚为重视,立即派干部前去调查总结成文,并亲自动笔修改,刊登在队部办的一个刊物上。后来,他又据此撰写了一篇《介绍新四军一个模范党支部》的署名文章,发表在延安《共产党人》杂志上,文章认为,新兵连模范执行了中央指示,不畏艰险,在郑村一带积极宣传群众,组织群众,武装群众,打开了局面,连队也不断发展壮大,其经验应予重视,要加以总结学习。

张鼎丞在调查研究的基础上,分析总结出了二支队有效的扩军经验,即把主力部队一部下放在地方,以主力部队为骨干去发展新部队,然后把地方部队上升为主力部队。1938年底,新四军主要领导人项英到二支队视察工作时,张鼎丞向项英汇报了新六连的扩军成绩和经验,但项英担心这样扩军不利于统一战线工作。项英走后,张鼎丞对新六连的干部们说:毛泽东讲过,一切服从统一战线的提法是不对的,我们要在统一战线中坚持独立自主的原则,不能自己束缚自己的手脚,你们回去后,要向全连同志讲清楚,我们新四军人数的发展,不是多了,而是非常不够,发展的速度不是快了,而是跟不上抗战形势的需要,今后我们还要坚定不移地继续发展壮大我们的队伍。新六连遵照张鼎丞的指示,在不到3个月的时间内,又发展了许多新战士,大大超过了一个连的编制。在随后不久召开的第二支队党代会上,张鼎丞对进一步发展武装和扩大根据地问题作了专题发言,并把新六连的经验介绍给美国进步作家史沫特莱。

1939年5月,中共中央通知张鼎丞去延安汇报工作。从此,张鼎丞离开了皖南,也离开了新四军二支队。

(本文为“新四军与宣城”征文应征作品)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