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地方专栏 > 宣城 >

宣州隐士张曲肱

时间:2012-03-29 08:06来源:皖南晨刊 作者:高生元 点击:

张贵,字待举,号“曲肱”,宣州城西人,北宋庆历壬午年(1042)进士。科举时,殿试之后,皇帝传旨召见新考中的进士,依次唱名传呼,为“胪唱”。张贵生性恃才傲物,自恃清高,狂放不羁,“胪唱”时不遵礼仪而失常态(唱其名时坐立不起),而被罢免。仅做过忠州司户参军、监、簿一类的小官。后来,张贵干脆弃官归隐,放浪于江湖,游山玩水,吟诗作赋,以文会友,诗名显于当朝。张贵以《论语》中“曲肱而枕之”中“曲肱”二字为号,建亭名“曲肱亭”,斋名亦称“曲肱”,“日醉其中,不与俗人交”,一生过着隐士的生活,不愿再谋朝廷事。

曲肱亭,嘉庆《宁国府志》记载:在宣州“城西桃花源,宋张贵监簿植亭于此,黄太史留题,今遗址漫灭,不可知也。”光绪《宣城县志》记载:“城西二十五里,宋张贵读书处。”曲肱亭遗址,今在宣州区金坝街道长桥村境内,长桥,古名长溪。

张贵与王安石、滕元发、郭祥正、黄庭坚等人友善。张贵与王安石同年登第,安石罢相居金陵,张贵一日游敬亭山,想起王安石,即刻放舟金陵,宿一晚而返,安石再三挽留。张贵曰:吾已尽兴矣。明曹学佺《舆地名胜志》云:“盖隐者之流也。”宋周紫芝《太仓稊米集》卷66,《书张待举诗集后》中云:“张公名贲,待举字也,官至忠州司户而死。”“贲”字可能是“贵”误。

张曲肱孤高傲岸的性格,坚守节操的志向,所作诗词曲赋能较好地表现自己内心感受,语言自然清新,描写细腻、含蓄,“温丽而不燥,靓深而有体,非近世作者所能仿佛”,艺术价值较高,作诗颇多,有诗集行世(遗憾的是笔者至今未发现其诗文),其人品诗文受到当朝文人雅士的高度赞赏。

北宋当涂人郭祥正作诗《赠张参军(即曲肱)》,有“醉来兀兀乘扁舟,长溪水碧芙蓉秋”之句;访问张贵时作诗《访隐者》,曰:

一径沿崖踏苍壁,半坞寒云抱泉石。

山翁酒熟不出门,残花满地无人迹。

此诗通过描写隐者独饮自己酿造的酒,足不出户,门外落花满地,无人造访、无人洒扫的隐居生活,表现了隐者避世脱俗,随性自然的情怀。

王象之《舆地纪胜》、万历《宁国府志》载有《黄鲁直题宛陵张待举曲肱亭》诗,曰:

仲蔚蓬蒿宅,宣城诗句中。

人贤忘巷陋,境胜失途穷。

寒葅书万卷,零乱刚直胸。

偃蹇勋业外,啸歌山水重。

晨鸡催不起,拥被听松风。

黄庭坚(1045-1105),字鲁直,自号山谷道人,洪州分宁(今江西修水)人。北宋诗人、词人、书法家,为盛极一时的江西诗派开山之祖。(此诗一说是北宋林之奇作)

北宋蔡向亦有诗《留题授上人曲肱斋》,诗曰:

莫笑此斋小,曲肱聊度年。

玉楼容十二,世界纳三千。

亦可罗尊俎,何妨散简编。

戏余留岁月,墙远不能前。

周紫芝过故乡宣州长溪,凭吊曲肱亭,作诗怀念张参军,诗曰:

老眼愁千斛,饥须粟一囊。

遂成迟去鲁,还作簿由梁。

客思风尘恶,乡音道路长。

何时秣归马,趣吾理晨装。

周紫芝(1082—1155),字少隐,号竹坡居士,宣城人,南宋文学家。绍兴进士,历任枢密院编修官、右司员外郎。知兴国军,后退隐庐山。

南宋宁国知府汪澈访曲肱斋,有《留题授上人曲肱斋》诗曰:

一室安贴钵,颓然了性空。

曲肱忘世梦,行脚本家风。

山静人稀到,窗开意不穷。

我来频假寐,乐亦在其中。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