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历史学堂 >

名人的典当故事

时间:2013-05-06 21:45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秩名 点击:

中国典当历史悠久,各类名人涉及典当业经营的现象尤为突出,当然他们通常都属于兼做而已。

唐代国力强盛,工商业发展加快,货币需求迅速扩大,这些都使典当的存在和兴旺具备了坚实的基础。当时,曾横行唐天下数十年的太平公主,依仗其父唐高宗、其母武则天之威,不但横征暴敛,“田园遍千近甸膏腴”,而且热衷经商之利,“市易造作器物,吴、蜀、岭南俱造,相属于路”,“货殖流于江剑”。以此富可敌国之雄厚资本,她又在家中开设质库(即当铺),其规模、实力可以想见。这是古代官僚资本最早向金融业转移的典型例子。《魏书》卷四十八载,开元二年(714)太平公主自杀后,“籍其家,财货山积,稀奇宝物,侔于御府,马牧羊牧田园质库,数年征敛不尽。”

明嘉靖朝(1522年至1566年)期间,家居湖州的礼部尚书董份,“富冠三吴……有质舍百余处,各以大商主之,岁得子钱数百万。”这里所说的“质舍”就是当铺,而所谓“子钱”便为当铺利息。

古代著名小说《水浒全传》中曾提到卢俊义被逼上梁山前开过当铺的事。一行人“却好转到卢员外解库门首,自歌自笑,去了复又来,小儿们哄动。卢员外正在解库厅前坐地,看着那一班主管收解……”这里的“解库”便指当铺,乃宋代通称;而“收解”意为收当,即当铺员工与当户进行典当交易活动。

进入清代以后,名人开当风起云涌,愈演愈烈,颇成气候。当时,不仅民间当铺盛行,而且官府典当亦很红火。如康熙年间,大官僚、大地主、刑部尚书徐乾学,就以白银10万两贷给盐商项景元,每月取利3分,同时又借给布商陈天石本银10万两,由其在北京正阳门外大蒋家胡同开设当铺。

再如嘉庆四年(1799)被罢官抄家赐死的乾隆万年头号宠臣、首席大学士和王申,极善搜刮,家产万贯。据抄家清单所载,他有赤金580万两,生沙金200万两,元宝银940万两,土地8000余顷,古董、玉器、瓷器、绸缎、皮张、洋货则不计其数。在此巨富之下,和王申便以当朝宰辅、权贵班首的地位投资于金融业,开有“当铺75座,银号42座”,从而增值财富,扩大私囊。

清代著名文学家曹雪芹的祖父、康熙朝江宁织造曹寅死后,也曾遗存“张家湾当铺一所,本银7000两”。

就连清末大太监小德张,亦拥家资2000万元左右。他在北京前门外鲜鱼口和北河沿,先后开设水庆、水存两家当铺,资金达10多万两。

更有甚者,清代除了民当、官当之外,还有皇当,即皇帝本人亲自批准和支持开设的皇家当铺。

雍正帝是皇当得最初倡导者,他曾多次拨出专款派人开设当铺。同样爱财并善于理财的乾隆帝,与其父如出一辙,对皇当倍加热心。按照他的指示,对于皇亲可得俸银的处置,是由皇室派员设立当铺为之运营,使之增值。

近代以来,官当之风更是横扫天下,清代身居要职的军政大臣们,纷纷采取各种方式参与典当经营。比如曾国藩在两江总督任上,张之洞在湖广总督任上,都曾开设官当,并运用地方政府权力,干涉辖地内的当期、利率等,对地方典当业的发展施加了强大影响。

南宋杰出的爱国者、曾任右丞相的文天祥,年轻时曾因手头拮据光顾当铺,他是以一只金碗充作当物的。在给友人的一封信中,他说:“金碗在质库某处约之,甚恨未能自取之,乃劳先生厚费如此!”

中国现代文学家鲁迅年轻时,曾长期与当铺打交道。他在其所著《呐喊》一书自序中披露:“我有四年多,曾经常常——几乎是每天,出入于质铺和药店里……我从一倍高的柜台外送上衣服或首饰去,在诬蔑里接了钱……”鲁迅典当是为了给他父亲凑钱买药治病。对此,鲁迅之弟周建人先生当年在《鲁迅故家的败落》一书中提到:“我母亲卖掉了我父亲的一个会——子母会,得了12元。以后只能当当头了……我大哥当了当头,拿了钱,又进药店,买药回家。”那时,“在塔子桥东咸欢河北岸,又一爿恒济当……当铺的伙计称朝奉。”

20世纪初叶,毛泽东在长沙典当过一块镀金怀表,为的是凑足路费前往上海出席中共一大。而邓小平在法国勤工俭学期间曾典当过一件上衣,换得当金5法郎看了一场精彩的足球赛。

1941年春,中共创始人之一的陈独秀居住在四川江津。一次,他因病打算去重庆治疗,但身无分文。在这种情况下,他当时的夫人只得被迫托人将自己的一件银狐皮袍典当掉,才使陈独秀获得一笔看病的资金。

国外名人进当铺的也不在少数。1492年,意大利航海家哥伦布横渡大西洋发现美洲大陆,其经费的大部分均由西班牙卡斯提尔王国女王伊萨伯拉(1474—1504年在位)所资助,是她典当自己王冠上的宝石换来钱,才促成哥伦布完成人类这一壮举的。

19世纪40年代,伟大的革命导师马克思因生活所迫,曾在德国法兰克福一家当铺亲自典当过几件银器。1850年10月25日,马克思从伦敦给好友魏德迈写信说:“亲爱的魏德迈:请你给我做下面一件事:请你向舒斯泰尔或其他人借些钱,赎回我在法兰克福当铺里的银器,然后把银器卖给法兰克福的珠宝商或其他任何人,再把你从那个人那里借来赎的钱还清,把剩余的钱寄到这里给我。

在这种场合你和那个人是不会有什么风险的,如果这东西你卖不出较高的价钱,那你可以把它送回当铺。另一方面,现在我的情况是这样:为了能继续工作,我无论如何也要弄到钱。

我请你重新送到当铺里去的东西(因为它们没有任何出卖价值):1.一个小银杯;2.一个银盘;3.用盒子装着的小刀叉;这些都是小燕妮(马克思大女儿燕妮·马克思——编者注)的东西。”

来源:中国商报·收藏拍卖导报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