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历史学堂 >

何彼襛矣,唐棣之华——汉民族传统婚礼(一)

时间:2007-10-19 23:30来源:网络收集 作者:佚名 点击:
 

  谁记得礼乐相和?谁记得锦绣霓裳?谁记得三千年前的夭夭桃花,和花瓣上的灼灼春光?还有那桃花映红的新娘……

  长夜未央,庭燎之光。言念君子,玄衣纁裳。彼美孟姜,鸾声将将。颜如舜华,宛如清扬。执子之手,与子偕臧……

  ——题记

 

天汉民族文化网-百度汉服吧联合设计

  目 录

  一 其新孔嘉,其旧如之何?——也说当前的“中国传统婚礼”

  二 礼之大礼,君子重之——华夏婚礼的基本面貌

  三 亲结其缡,九十其仪——“蓝本型”的周制昏礼详解

  (礼服、妆饰、礼器、礼物、仪程等)

  四 催铺百子帐,待障七香车——“发展型”的杂俗婚礼详解

  (礼服、妆饰、礼器、礼物、仪程等)

  五 汉族传统婚礼典仪继承与发展的思考

  六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汉族传统婚礼操作方案

  ·宁静端庄型华夏婚礼(周制婚礼为蓝本)

  ·喜庆热闹型华夏婚礼  

  一. 其新孔嘉,其旧如之何?——也说当前的“中国传统婚礼”   

  “其新孔嘉,其旧如之何?”,出自《诗经·豳风·东山》,这是一位新婚离家、凄惶征战的士卒一声轻轻的喟叹,与华美古装剧《大明宫词》里那段经典的皮影戏有几句颇有异曲同工之处:“看这满溪桃花,看这如黛青山,都没有丝毫改变,也不知我新婚三个月就别离的妻子,是否依旧红颜……”

  世上最美好的容颜当属于新娘,人生最美好的时刻莫过于婚礼。因为人往往缥缈孤鸿一般孤独来去,“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承诺从来都需要美好而特别的仪式来纪念。

  华夏文化的信仰没有宗教精神,却依然将没有神秘感的世俗生活演绎出诗意和浪漫。在先秦,婚礼在诗人们最喜欢的黄昏进行,故而称作“昏礼”。昏礼在五礼之中属嘉礼,是继冠 / 筓礼之后的人生第二个里程碑。昏礼一如黄昏时满天的晚霞,宁静深远。那时候的昏礼不大肆举乐,不过分庆贺,很简朴干净,重的是夫妇之义与结发之恩。昏服也不是大红大绿,新郎新娘都穿着端庄的玄黑色礼服。天地相合,夫妻结发。从此后生死相依,从此后家族延续……

  这是华夏婚礼的初始面容,然而终究几千年过去了,我也学起那位不知其期的戍卒长叹一声:对于中国传统婚礼,其新孔嘉,其旧如之何?

  每个民族都有不同的婚庆典仪,喜庆抑或神圣,因民族性格不同,婚礼的风貌和形式差异很大。婚礼婚俗的流变,彰显着文化性格和国运起伏。婚礼是一面镜子。

  二十年前国门的开放也为中国婚礼带来了国际风尚。西式婚纱粉墨登场。不过国人喜新倒也不厌旧,我们并没忘拜天地闹洞房。于是,于今的婚礼多半是“西式”和“传统”嫁接的产物。现代中国婚仪主要有两种形式。城镇居民多选在酒店等场合举行。司仪们同相声演员一般专业,会根据顾客的水准及时地调节着礼辞的适宜程度。不论是附庸风雅还是焚琴煮鹤,都少不了对新人们的一番难为……前来参礼的客人们按惯例上交红包,观赏过八卦故事后便低头大块朵颐、猜拳行令。新人们则要酒精考验地地轮桌干杯,上战场一般;另一种主要流传在广大农村中,民俗成分不少,不过大多数只上溯自清末、民国,历史渊源也说不上深远。这种婚礼尽可能地讲究排场和热闹,场面相当壮观。随着近年来世风陈杂,仪式过程中有时还充斥一些低级趣味也在所难免。

  纵观近100年来中国的婚礼模式:我们时兴过“中西合璧”——礼帽+马褂,中式嫁衣+西方元素;提倡过“简朴务实”,崇尚过“不爱红装爱武装”……时至今日,大行其道的已是所谓的西式婚礼了。舶来的白婚纱几乎俘虏了所有的中国新娘。其实,严格说,当下最流行的西式婚礼并不是真正西式的——剥离了基督教文化的氛围,离开了教堂、教义的虔诚,本意早已荡然无存,只剩下一袭本应象征纯洁神圣的白色婚纱。酒席代替教堂作了婚礼圣殿,走下神坛的新娘就不得不在席间敬酒,蓬大的裙裾在挤在喧闹狭小的走道间,沙沙地摩挲着地面的灰尘。

  现在,若提起民族传统婚礼,倒是少数民族的婚礼文化鲜明的多。占人口90%以上的“多数民族”汉族的婚礼,依然如她的民族服装一样模糊不清。莫非,没有特征才是汉民族的文化和服饰特征?

  在西风强劲的吹拂下,中国人越来越意识到了“民族的才是世界的”,近年来民族传统婚礼又见青睐。主要是旗袍当道,从某种意义上,旗袍倒方便了新娘子来回敬酒。但旗袍毕竟受到身材和季节的限制,同时它所连缀的历史顶多只有一百年。于是,用心点的新人会再上溯一步。有人溯到清朝,洋洋自得地扮起了满族贵妇;有人溯到了凤冠霞帔,依稀看到汉人衣冠断绝前的最后模样。不过,需要提一下的是,如今的凤冠霞帔多是戏装改造而成,比起传世实物稍微俗艳粗糙了许多。

  也许是近代的民生过于困苦和压抑,婚礼成了难得的高兴事件,人们便想着法子在这时候舒放自己。中国传统的婚礼到了后世,喜庆的成分越来越多,以至于今日人们若提起传统婚礼,瞬间浮现的印象基本都是吹吹打打、绯红一片的喜闹。浮动的艳红背后藏了多少艰难的历史,和扭曲的故事,都无从考证了。所以,流传到现在的“传统”婚礼,“婚”是可以看见的,“礼”还有几重呢?

  华夏婚礼的原貌已在历史中失去了鲜活的面容,除了祖先简洁的文字记载,也只有在曾经的学生日韩的婚礼仪式中还能觅得依稀的风骨了。也算“礼失求诸野”吧。有时很让人苦笑:华夏传统重新传回我国,在我们这里还成了异国风情。日本和韩国的传统婚礼,不论新人和宾客都会格外注意端庄虔敬的气氛,让我们这曾经的衣冠上国钦慕不已,然后便痛感自己的“传统”,太过游戏。

  当艳丽庸俗代替了典雅端丽,当随意轻松取代了庄重大方,当嘈杂嬉闹取代了仪礼风度……那褪色的桃花是否还能再复红颜?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