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谈论安徽 >

罗尔纲认定之“任家坡英王府”与史实不符

时间:2009-05-16 23:29来源:安庆晚报 作者:秩名 点击:

2007年12月7日《安庆晚报·人文皖江》发表了胡寄樵先生《回忆罗老对安庆英王府的关注》,说:他(胡寄樵)和郭存孝带着材料赶往北京,向罗尔纲先生汇报安庆英王府址问题,罗先生对他们说:“你们带来的材料我这里都有,《安徽清节堂征信录》我这里有几个版本,任家坡是不是英王府,要以赵烈文、曾国藩说的为准,地点一定要在城西门,你的考证没有错……。”

这些话就是间接转告安庆读者:民间口碑相传并有文件史料为据的清节堂前基不是英王府,罗先生拍板认定任家坡才是英王府。另一位太平天国史权威周村先生还一再强调:“关于英王府的认定要请罗老拍板,以他说的算。”

我们尊重权威,更要尊重史实。我认为他们所述与安庆史实不符,所得出的结论也就无从保证其准确性。

一、《安徽清节堂征信录》是考证安庆英王府位在清节堂前基的信史,而罗先生拍板认定它与考证安庆英王府址无关,这是不符合安庆史实的。(1)《安徽清节堂征信录》有两处记载清节堂前基伪府是太平天国王府:a、清节堂竣工后,知县舒卓云等官绅呈文“前抚部院裕批准将马王庙三清殿作伪王府之遗屋基础,拨给清节堂暨节孝祠”;b、旌德县民江根生的禀呈“身祖在省城马王庙下首开设永吉典铺。咸丰三年兵燹无存。身于同治三年来皖,见典基在伪造王府改做行台之内。”这两个史料,都明确肯定了清节堂前基是个“伪王府”。有三处记载,在清军入城后成了曾国藩行台、督帅行署:a、皖省清节堂董事教习知县舒卓云等的禀呈,其文:“其堂屋基地系蒙宫保克复安徽省城,存留伪府,始为行台”;b、旌德县民江根生禀呈:“典基在伪造王府改作行台之内”;c、清节堂建成,李鸿章为清节堂题楹联并跋。跋云:“地本马王庙旧址,经乱改造,曾国藩平皖开幕府其间。”不错,三处都只说明是“伪王府”,没有说是英王府。但是曾国藩咸丰十年八月二十一日日记,赵烈文二十五日日记,都说曾国藩的行台府邸是英王府。按照形式逻辑正常论证:伪王府(征信录)———督帅行署(征信录)———英王府(曾、赵日记),得出结论:安徽清节堂前基的“伪王府”就是英王府。胡先生在安庆市《迎江文史资料》第162页,说我引证《安徽清节堂征信录》史料时说:“没有一条是考证的理由”;“英王府址在清节堂前基之说,不能成立。”在《安徽文物研究》第十三辑406页说:“伪府与英王府不发生任何关联”;“所谓清节堂前基伪王府,只是一句传言而已。”

胡先生把当时遗留下来的文献史料贬为“传言”。那我们二十四史文献记载的史料也是传言了。我们今后研究历史到底靠什么呢!现在胡先生透露原是罗先生拍的板,罗先生说的不对呵。

二、胡先生回忆罗尔纲先生说“任家坡是不是英王府,要以赵烈文、曾国藩说的为准,地点一定要在城西门。”罗先生提出这个标准后,跟着指出“你的考证没有错”。这就是罗先生根据胡寄樵先生提供的史料,拍板认定任家坡在城西门。从《迎江文史资料》第169页,你可看到:1、胡先生说《道光志·城廓街衢图》和《怀宁县志城廂图》能印证任家坡的位置靠近西门,远离南门。可奇怪得很,你拿两图一看,恰好是任家坡靠近镇海门(南门),远离正观门(西门),和胡先生认定相反。2、关于今天安庆市民都一直认为任家坡在西门。我要说可不是的。a、民国四年《怀宁县志》卷四仓庾二十四说:“便民仓,旧在枞阳门外,明洪武改建镇海门内任家坡下佑圣观东首。”请问胡先生你关于任家坡在城西门的文献史料在哪里?胡先生一面把任家坡“放到”城西门,一面在《迎江文史资料》169页说:清节堂前基伪府坐落何处,按民国四年《怀宁县志城廓街衢图》所示,“系安庆故城最繁华中心地带,可知它远离故城之西门”。事实决非如此,因为我们把《道光志·城廓街衢图》摊开放在面前看看:你会发现这时的安庆城有集贤、水关、枞阳、康济、镇海和正观等六个城门。还请你们找着马王庙,马王庙就是后来所述清节堂前基“伪王府”。它在城区内的方位在什么地方?我们可以马王庙为中心,向四周六个城门丈量,可以看出马王庙离正观门(西门)最近,靠近西门。在城区大方位内,可说“在西门内”或“在城西门”。还有长居安庆市区东北门的人,过去提到龙门口、省立高中都是说西门内,它们都和清节堂紧邻啊!所以,倒是清节堂前基伪府符合赵烈文日记“在城西门”的。罗尔纲先生不承认清节堂前基伪府在城西门,却拍板任家坡老屋在城西门,不符合安庆史实呵。

三、胡寄樵先生《回忆罗老对安庆英王府的关注》还有下面一段动情的记述:“1982年5月11日先生给我的来信写道:接四月六日、廿六日两封手书,敬悉大驾对安庆英王府进行三番四复精详确凿之研究,不仅使英王府所在确然可信,且旁及于太平天国文物制度,他日有裨太平天国史之贡献非浅鲜矣,至佩,至佩!”原来,罗尔纲先生《关于太平天国不画人物问题》(1985年7期《文物》)登有胡先生写的长信,是向罗先生提供安庆太平天国壁画不画人物事例。胡先生提供的除战马飞奔图和暗八仙的温凉扇等图案来自所谓“任家坡英王府”,尚有文物可见;其余像柳二府的那些门墙上画了画,不很明了的传说壁画以及孝子坊的人物都被太平军用矛子戳掉了,都不是那么回事啊。胡先生说,他在1981年亲自到柳二府看太平天国壁画残痕,“有灯笼和花草等。”这是多么宝贵的实物,1981年时还看得见摸得着的实物,跟任家坡发现的壁画何尝不是同等重要。可是,从1981年到现在我却未听说有这个重要发现呀?



顶一下
(4)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