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谈论安徽 >

教堂与乌金石

时间:2009-10-28 09:05来源:亳州晚报 作者:刘爱玲 点击:

早知道有个阚疃镇,以水路发达而闻名,据说是古埠头,早在春秋时就已存在了。它地处于优秀历史文化名城——亳州利辛的东南。一次朋友小聚,说到它那镇中学校园里有一个百年大教堂,还是历史文化遗产,又激起了我的好奇心,我一直想印证一下,没有合适的机会。初秋的一天,受朋友之邀,我们陪同外地来的几位朋友,去参观。

一路上阚疃籍的书画家、篆刻家淮北飞刀崔老师用他那风趣幽默的语言,给我们娓娓道来他们家乡的“家珍”:培养出许多优秀人才的阚疃中学、大教堂、白鹭洲……而朋友们也不忘插话拿他的家珍调侃打趣一下,在欢声笑语中车子很快就到了阚疃中学。   

一进校园,年轻有为的任校长热情的迎了出来。大家见面少不了寒暄,趁他们说话的机会我就迫不及待地溜了出去,去观光校园、去寻找那个古教堂。

整齐的教学楼沐浴在初秋灿烂的阳光下。信步穿过办公楼、教学楼,墙上的建校纪念碑记吸引了我,原来这所学校1944年就创办了,始称“金石中学”。正看着碑记,擅写散文的房老师走了过来,他是第二次来到这个学校了。他告诉我,大教堂就在后面。随着他往后走,有栋二层小楼,青色的旧砖旧瓦,一看就是旧时的建筑,他介绍说这是神父楼。再往后,那高大的、典型的欧式建筑不用他说就能让人看出是教堂了。它被周围齐人高的荒草包围着,一副好久无人问津、落寞孤单的样子。我们趟过荒草,来到大教堂门前,经岁月风雨侵蚀已显单薄的大木门上,还上着把锈迹斑斑的锁,门上一个足以容人进入的大洞赫然明示着,其实那门那锁已毫无用处。仰头看看教堂顶上依稀有十字架的痕迹,那十字架已经不复存在。这时候任校长带着一行人也来到了这里。几个人通过那门洞陆续进到教堂里。高大的大厅由粗大的几根大方木柱支撑着,看着木柱就可猜想到当初它们是多么大的树!每根木柱上都有毛泽东主席的语录:“要斗私批修”、“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等,文化大革命的历史在这几根木柱上也能显现一斑。由于年代久远,依稀有斑驳的红色外,其他也看不到什么颜色了。百年大教堂啊,岁月的痕迹已使它不再神秘,留下的破败仍昭示它那早已尘封的历史。

任校长告诉我们,当年日本鬼子狂轰滥炸时,日本飞机曾飞抵教堂上空,意大利神父赶紧命人扯上意大利国旗把旗覆盖在教堂屋顶上,作为和日本同是轴心国的意大利,它的神父当然知道这样能使他和这个教堂躲过这一劫。然而它会让我想到我们当时被欺辱成什么样子!

走出大教堂,往回走的时候,我又听到了一个故事。教堂与神父楼之间的边上有个荒草覆盖的土坡,透过荒草隐约还能看见水泥台,任校长说这儿曾经是口水井,当年老百姓在这挖井的时候,挖出了一块黑色的长条大石头,并没在意把它弃在了井台上,一个意大利神父传教来到了这里,看见了这块乌黑的石头,就把它运到了意大利,只用它上面切下的一条换来的钱,就盖了这个大教堂和神父楼,还有一个现在已经不在了的修女楼,大教堂和神父楼还在作为历史的见证,原来那块乌石竟然是块乌金!这又是一个让我感叹不已的故事,这故事将永远萦绕我心头挥之不去,令我心痛的祖国啊,百年前丢失了多少宝贝!

幸好现在的人们觉醒,任校长说他要在这建个亭子,以便让人们永远记住这口金石井,虽然当年的金石中学早已改名叫了阚疃中学,但是金石的故事会永远激励着历届的学子发奋学习,再不做无知的受欺的民族!

亳州有着厚重文化历史。如果你来到亳州随便的一处一个角落,你去探究都会发现古文化的痕迹,都会听到一个传说。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