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谈论安徽 >

安徽是个大农村

时间:2010-07-27 11:23来源:网络收集 作者:张怀旧 点击:

一直觉得安徽人比较土,也从来没有觉得安徽是座城市。省会合肥里的人,穿的衣服好似上海批发市场挂在墙上的衣服,大概二、三十块钱一件吧。我知道,我这么说肯定是不对的,因为安徽的大商场大酒店也不少啊,有钱人也很多,他们不可能都穿便宜服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再昂贵的西服朝安徽人身上一套,都跟水电工似的。女人,稍微时髦一点的,都像小姐。其实我知道她们不是小姐,之所以让人产生这样的误会是因为她们没有气质。农村人,能有气质么?

总觉得安徽男人脸上不干净,都跟才睡醒没洗脸一样。什么阜阳、蚌埠、六安、宿州、巢湖、马鞍山,这些地名听起来就像“安徽”这两个字一样,酷似一个乡镇、码头或集市什么的,让人联想到拖拉机、三轮卡、妇女、蔬菜、黄牛还有大公鸡打鸣的声音。随便到哪个城市的汽车站看看,发往这些地方的班车,全都装着蛇皮口袋,并伴随着浓烈的鸡屎味儿。合肥,要不是我的老家离它不远,我根本就不知道这个地方。剩下来有名一些的就属芜湖了,这得益于当地姑娘出去之后每逢敞开胸怀就对人说:俺家是芜湖地。于是众人瞠目结舌,欢呼:哇!芜湖出美女。

安徽的知识分子看起来就像乡镇企业家,他们用的保温杯基本上都是浙江小厂生产的,十块钱一个,车站柜台里多得很。企业家看起来个个都像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那种骄傲自满的神态貌似几百年前的落魄徽商。一眼望去,万顷良田无人开垦,青壮劳力都输入了沿海。要说搞批发当二奶,安徽女人比不过四川女人,要玩薄利多销,还是安徽女人厉害,长三角红灯区成了她们夜以继日的温床。

上海人痛恨苏北人是因为挨了苏北人的打,怕了。上海人痛恨安徽人,是因为安徽人挡了他们的路,绿灯一亮,斑马线上的人,随便拎几个过来一盘问,有一半要掏出安徽打头的身份证。马路边蹲着的那些人,手里拿着个小木牌,上面写着“木工”“水电”“瓦匠”“保姆”,都在等活儿干呢。其中安徽籍的人生意最好,因为他们干活麻利不出差错,比山东(不聪明)、河南人(不负责任)都强。我很同情他们,他们是新中国劳苦大众的典型,他们勤劳,他们淳朴,他们是一群尚未解放的贫农。

如果说四川是二奶的故乡,那么与此相辉映,安徽素有“乞丐之乡”的美誉,深圳是他们的乐土。安徽人不恋故土,全国各地的假冒僧人,90%来自安徽,他们怀揣护身符,到处呢喃。有人说安庆是中国近代军事工业的源头。如果没有湖南人曾国藩的帮助,恐怕没有安庆的今天。

论平均素质,安徽人倒是不坏,起码比九头鸟湖北人强几倍,他们就凭老实、本分的态度在城市中立足。他们憨厚,也有点小心机,但不至于害死人,由此可见他们的小农意识一斑。论滑头,东北人最甚,东北人到南方打工没人要,只能留在北方考肉串。安徽人,全国通吃,但也不敢走远,基本上不会单干,否则容易被人欺负,所以他们比较团结。他们不渴望赚大钱,也不奢求富贵,更无野心,只要母子平安,不要受冻挨饿就行了。

说来说去,安徽人最合适当民工,全国人民都放心。

要说土特产,全国各地都有,但是安徽的品种最多,细算下来有百余种之多,篇幅限制就不一一列举了。这并不是说安徽土壤有多肥沃、植被有多丰富,而是因为安徽人自古以来就惯于琢磨,大把大把的农村人,旱涝季节,不琢磨点“土”特产还怎么活?

安徽也不乏文化人,比较有名的就是黄梅戏演员、著名的转正二奶——马兰。黄梅戏是个土生土长的农村剧种,20世纪50年代初出现全国首个黄梅戏剧目,名叫《打猪草》,很明显,只有农村人才会老老实实的打猪草,而不像四川懒汉,不干活只会“变脸”。安徽省的城乡差别基本为零,一眼望去,就是个村庄。



顶一下
(6)
31.6%
踩一下
(13)
68.4%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