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谈论安徽 >

江淮的坚韧

时间:2011-09-30 08:59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孙维国 点击:

1985年10月,金秋的江淮大地麦浪翻滚,初中毕业的我背起行囊,踏上外出打工之路,迄今,已近26年。26年风风雨雨,26年波波折折,其间,我干过瓦工,摆过地摊,扫过马路,如今,暂在无锡一家超市打工。

我自小喜爱文学,上学时,语文成绩最好,作文常被老师当做范文,在课堂宣读。初二参加县中学生作文比赛,获得二等奖。这次获奖极大地坚定了我的写作信心,一个“作家梦”也悄悄埋到了我心里。我要用手中的笔,写我所思,抒我所想,用文字与心灵交谈,用文字编织我的生活。

我开始不停地买书,我的脚步辗转不定,但我的内心始终在文字中行走。我行走在唐诗宋词里,折杨柳为笛,踏古道边塞,静听古人的心灵絮语。我走进了“雉雊麦苗秀,蚕眠桑叶稀。田夫荷锄至,相见语依依”的乡野人家,也走进了“小雨纤纤风细细,万家杨柳青烟里”的春色江南,听到了“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的潇洒、无奈之叹,也听到了“夜阑风静觳纹平,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的疏放、豁达之音。我行走在经典名著中,在思想的圣地跋涉,倾听大师们的谆谆教诲。我伏在老子脚下,思索“吾言甚易知,甚易行。天下莫能知,莫能行”之浩渺精深;依在孔子身边,感悟“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之深邃哲理;我在《汤姆叔叔的小屋》里小憩,和《高老头》攀谈,聆听《母亲》的诉说,接受《爱的教育》。我就这样边走边听,边听边看,怡然其中,自得其乐。黄昏,黎明,春夏秋冬……打工20多年,无论漂泊到哪里,无论多么穷困潦倒,喜爱文学的我都没有间断过读书、写字。

1993年,我开始将写的文章向报刊投稿,每次投稿都满怀希望,但每每都如泥牛入海,杳无音信。可我没有灰心,更没有退缩,依旧坚持读书、写字。直到2005年4月,历经12年的希望与等待,坚持与努力,我才发表第一篇处女作。那是发表在《江南时报》上的一篇“豆腐块”,望着自己写的文章变成铅字,激动、感慨、兴奋,一时间,我百感交集,忍不住泪眼模糊。

为了写点文字,我戒了烟,将省下的钱买书和稿纸。写文章要时间,所以我只能利用晚上时间,有时为了赶时间写稿,只能将活给工友代做,自己提前下班,跑到网吧或者朋友家里上网。从发表第一篇处女作至今,我在全国各地报刊发表散文、随笔、小说、评论等体裁文章近千篇,百万余字。每发一篇文章,我心里都充满了感激,感激精心帮我润稿的编辑老师,感激给予我支持、鼓励的家人,感激代我做活的工友。

写作是一条漫长而艰辛的路,边打工边写作,其中苦辣酸楚唯有自知。可我不会放弃心中的梦想,我将继续用文字编织我的生活,向梦想的彼岸迈进。

一个人的言行并不只代表自己,体现的是一个地方人的文化基因和特性。漂泊的打工生涯中,熟悉我的人,无不称赞我的坚韧,继而说你们安徽人真能吃苦。每听到这样的赞扬,我都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是的,我的坚韧,就是安徽人的坚韧,江淮文化的优秀特性。唯坚韧者始能遂其志。如同我的乡亲,如同千千万万江淮儿女,在田间地头,厂矿企业,即便浪迹天涯,漂泊不定,也会用坚韧描绘梦想,用坚韧镌刻生活,用坚韧浇筑人生,携手同心,共同用坚韧谱写江淮大地灿烂的明天!



顶一下
(3)
75%
踩一下
(1)
25%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