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专题 > 民间故事 >

南陵绿岭丁姓的由来

时间:2011-04-05 09:28来源:南陵网 作者:曹振华 点击:

在南陵城西方向,距离县城约五十华里的地方,有个小镇,名叫绿岭。这里山清水秀、土地肥沃,居住着许多丁姓人家。因此该小镇又被称为“绿岭丁”。其实这些丁姓人家根本不姓丁,原先姓曹。

这是怎么回事呢?事情还是追溯到明朝之前。

在距绿岭南面两华里的地方,有个大村落,名叫虬川,居住着曹姓人家。村子背靠绵绵青山,山上古木参天,栖息着很多鸟类。村前小河河水清澈,草木丰茂。由于河流形状酷似小龙,该村又被取名“虬川曹”。这可是人杰地灵的一块净土。曹姓人家不仅拥有良田万顷,还有几十座长满树木的大山。村中间有一祠堂,全用松柏建成,高大雄伟。三进三出的大厅内,供奉着曹氏家族的列祖列宗。祠里终年香烟缭绕。不论婚嫁迎娶、红白喜事,还是外地亲戚来访都要供上香烛,虔诚地顶礼膜拜,成为曹氏家族的一块圣地。族里如有违法乱纪之人,必定家法从事。由于这里民风淳朴,族长教导有方,人人都接受私塾教育。加上勤劳俭朴,家族生活蒸蒸日上。即使在元朝末年,各地起义军风起云涌,战争如火如荼之时,“虬川曹”也幸免躲过,族人依然安居乐业。到1368年朱元璋建立明朝时,曹氏家族已拥有三百六十五个门楣,基业宏伟,富甲一方,声名远扬。

随着朱元璋在应天(今南京)坐稳江山后,就向各地派出大批税官,催缴税银,用于长期战乱毁坏建筑的修缮。税官二月从京城出发,五月税银要求全部入库。

当时有一个税官被派到“虬川曹”。对于朝廷的税官,一向知书达礼的曹氏家族自然郑重其事。几百个大户人家主动纳税。不到两天时间,所有税银全部收齐,快马加鞭送往京城,提前完成任务。但对远道而来的税官,各大户人家都极力挽留,以尽地主之谊。于是从东向西,各家热情相邀。税官盛情难却,只好恭敬不如从命。谁知一坐下,满桌都是大鱼大肉、山珍海味。税官本是豪爽之人,见曹氏家族如此热情,几杯百年老酒下肚,已是醉眼朦胧。一觉醒来,已是第二天天明。另一户主已在堂屋等候多时,税官只好去第二家喝酒。于是在迷迷糊糊之中,时光飞逝,在税官吃完曹氏家族三百六十五户精心准备的酒菜后,转眼已是第二年的春天。村前村后的桃花已经盛开,清香弥漫在整个村中。税官这才想起要返回京城。并把曹氏家族对朝廷如何忠诚,对税官如何热情如实报告了朱皇帝,希望皇上能御赐木匾一块,以示奖励,光大门楣。同时也是对曹氏家族一片热情的回报。谁知朱皇帝听完税官陈述后,不禁眉毛一皱,眉头紧锁。这可把税官吓坏了,不知自己什么话讲错了,汗珠大颗大颗渗出来。其实税官并没有讲错话,而且句句是实情。只是好不容易打下江山的朱皇帝生性多疑、心怀鬼胎,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暗想:如此庞大兴旺的家族必对自己统治不利。如果造反的话,事情可就麻烦了。当晚,朱皇帝只是稍微用了点膳就睡下了,越想越不是滋味,但又不便与幕僚商量。经过一夜的苦苦思索,第二天早晨,天刚放亮,就以行贿朝廷税官的罪名,传旨灭绝曹氏家族。

当官兵走过长长河道到达“虬川曹”时,正是春天的一个上午。桃花还没有凋谢,在柔媚阳光的映照下,片片的花瓣透出美丽的光泽,芬香飘荡在空中。官兵挨家挨户的搜查,见人就杀。顿时村中尸横遍地,血流成河,男女老少,难逃劫难。一座温馨村落瞬间成为人间地狱。官兵唯恐不能全部斩杀,难以复旨,就扩大搜查范围。在路上只要遇到行人,询问是曹姓后就刀起头落。

有一个曹姓小伙正从镇上挑着满满两桶酒回来。因为明天是他大喜之日,心里正美滋滋的。突然看见几个官兵来势汹汹地向他走来。他知道来者不善,就放下担子。当问他姓氏时,他正手摸扁担上一根铁钉,急中生智,脱口而出:“钉!”官兵只好放过他,继续追杀。小伙这才知道家门不幸,大祸临头,就转过身,朝着今绿岭所在方向走去。他不敢回村,就在一块平地上盖起了一间小茅屋。当他打听官兵在斩杀完毕离开后,他才偷偷地回到村中。那景象惨不忍睹,尸体腐烂的气味与桃花的香味混合,格外恶心。他急急地逃离了村子,在河边呕吐了一天后,他作出了大胆的决定。因为尸身太重,他一人势单力薄,只好把族人的头颅收殓起来进行安葬。于是他在屋后平地上挖了一个大坑,把头颅整齐摆放在一起。由于头颅太多,高出地面许多。他挑了很多土才掩埋起来,形成了一个很大的土堆。小伙每天都去看看,回来时总是泪流满面。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在“农业学大寨”的热潮里,为平整土地,终于把土堆铲平,人们见到的全部是没有尸身的头颅,白生生的,放着寒光,很是瘆人。

从此,这个小伙和其他一些侥幸逃生的曹姓人家因怕官府会卷土重来都改姓“丁”,在此居住,娶妻生子,繁衍后代。等到明朝灭亡之时,小伙后代已是人丁兴旺的大家庭,和其他丁姓人家占据着今绿岭及周边地区。由于“虬川曹”是块风水宝地,一部分丁姓就又迁徙到那里,重新恢复了曹姓,凭借优越的自然条件,过上了富庶的生活。但丁姓和曹姓血脉相通的往事在南陵西乡广为流传,特别是上了年纪的人在茶余饭后还偶尔提起。尽管时间可以冲淡一切,但仍然无法消除他们心头的怨气,从中也折射出封建统治者的残暴。(曹振华搜集整理,标题为本站编辑修改)



顶一下
(6)
85.7%
踩一下
(1)
14.3%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