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专题 > 民间故事 >

郎溪民间传说——西王妃岑红菱传奇

时间:2011-08-01 17:17来源:《郎溪民间传说》 作者:吕斌 搜集整理 点击:

在郎溪县凌笪乡北沟村有几户萧姓村民。据传他们本是太平天国六大首领之一,“八千岁”西王萧朝贵血脉遗存。要知内中的原由,且听我将萧朝贵与北沟的一段奇缘慢慢道来。?

萧朝贵是广西武宣县卢陆垌人,烧炭工人出身。娶东王杨秀清之妹杨云娇,继娶洪秀全之妹洪宣娇,因而被称之为“帝婿”、“贵妹夫”。加之他足智多谋,英武善战,奠定了他在太平天国中位居第三的地位。?

清道光三十年十二月十日(公元1851年1月11日),洪秀全聚从2万余人在广西桂平金田村发动震惊中外的“金田起义”,捷号“太平天国”自封天一,萧朝贵为西王、前军主将。作为前军主将的萧朝贵,身为“先锋官”一路上攻城掠地,英勇善战。1851年9月,太平军从紫荆山区突围至广西平南县思旺一带,萧朝贵与南王冯云山联手设伏夹击,大败清军向荣、乌兰泰部。然后日夜兼程,率部攻克永安(今广西蒙山县)城,次年4月,萧朝贵率前军从被清军围困半年之久的永安城打开缺口,使太平军全部成功突围。其后太平军连克全州(今广西全城市)、道州(今湖南道县)。由于南王冯云山在全州战役中牺牲,太平军在道州休整了两个月。休整期间,太平军决策层分析了敌我形势和战略方向,决定取道湖南、湖北,沿江而下,夺取金陵,以江南为依托,与清朝廷分庭抗礼。其间萧朝贵接受了天王洪秀全一项秘密而重大的任务。这次任务成就了“八千岁王”与北沟岑氏女的姻缘佳话。?

1852年8月,洪秀全接到情报,说长沙城空虚。洪秀全召集诸王部署,命令萧朝贵仅率2000人从道州800里远程奔袭长沙。萧朝贵见长沙城门紧闲,即行下令强攻,守城清军顽强抵抗,用火炮猛轰攻城太平军,太平军伤亡惨重,萧朝贵受伤“阵亡”。按常理说,萧朝贵身为前军主帅,深谙行军用兵之道,怎能轻兵深入,在途远兵疲、后援不继的情况下,以区区2000人的兵力强攻城高墙厚的省衙重镇呢?原来,这是萧朝贵为了执行天王洪秀全的秘密使命,使的一出“瞒天过海”之计,用故意“阵亡”在敌人和太平军内奸面前“消失”。让自己的兄长萧朝富以前军主帅继任者的名义统率剩余士兵撤驻守,等待援兵,自己则带领百十名亲信随从化装成商队,沿江而下,直奔江南而来。?

萧朝贵率领这支小分队,一路上晓行晚宿,既不敢走通衢大道,以便绕开城镇,免得招人耳目,又怕误了行程,坏了军国大事,只能紧趱慢赶地过了九州十八县,这一天从广德来到了建平(郎溪旧名)县界。?

那时正是八九月份天气正热。萧朝贵和随从们都人困马乏,口渴不已,只是左右瞻望,村庄廖落,不见人迹,竟无讨水处。萧朝贵等人刚转过一座山(今凌笪乡境的独山),忽见眼前豁然开朗,前面一马平川,几处村落,房屋错落有致,一派江南乡村风光。萧朝贵一见,忙命队伍催马前趱,不一会来到山脚下的一处村庄——北沟村前。北沟村当时也只有三二十户人家,村虽不大,但俱是青砖碧瓦,显得十分干净整齐。村前有一条溪流汩汩流过,注入村中的一口大池塘,溪上有石桥,岸边有垂柳,塘中有浮菱,只是家家关门闭户,人们似已躲藏。萧朝贵见此状,深深叹了一口气,挥挥手,让随从们下马,就在溪边掬水解渴饮马。?

萧朝贵蹲在塘边,双手掬起一捧水正要喝,忽见前面一处菱叶在颤动,他仔细一看,有一丛黑乎乎的东西在水下浮行。萧朝贵一惊:这分明是人的头发!他立刻从身后抽出刀来,以防此人对自己不利,但立刻就将刀送回鞘内。原来面前从水中探出一个脑袋,头发湿漉漉的,秀气而又略显稚气的脸上,一对又黑又亮的大眼睛不停地扑闪着长睫毛上的水珠,眼神中透着惊恐和好奇,望着一身外地客商打扮的萧朝贵。萧朝贵一见这是个女孩儿家,一副落汤鸡模样的狼狈像,不由得笑了起来,他和蔼地笑问道:“采菱呢还是摸鱼儿呢?”那女孩儿好像突然间忘记了害怕,探出身来——原来池塘水并不深,只及女孩腰腹而已,湿溚溚的衣衫紧吸在身上,显出发育良好,丰满而又曲线优美的胴体,她没好气地回答:“采菱呢!明知故向。”原来就在她的身边不远处水面上漂浮着一个小木盆,盆中已盛放着半盆鲜嫩的红菱。萧朝贵不由得心生怜爱,忙说:“块上岸来回去换衣服,小心凉着身子!”采菱女嘴一撅,嘟囔一声:“才不凉呢。”说着就从水中躺着上岸来。萧朝贵又问:“村里人都到哪去了?怎么都关着门呐?”采菱女气呼呼地说:“只听村晨有人喊‘土匪下山了’,家家户户都锁上门,老老少少都跪到后山树林去了,我正在水中采菱,懒得跑,也来不及跑,只是你们到了村边,我才憋了气没进水里。”说话间,她已走上了岸,不停地抖着身上的水,拉扯着贴着胴体上衣衫。?

她看了看萧朝贵,又看了看沿路边站着的一长溜人马,好奇地问:“你们不是土匪。你们是干什么的?从哪来?到哪去?”一连甩出去好几个问号。萧朝贵已看出这个女孩的机敏和胆量,心中更生喜爱,但又不能向她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和目的,于是故作神秘地说:“我们的确不是土匪。我们也不怕土匪。我和我的这些弟兄都是办大事,做大生意、闯大码头的。”其实,一个乡村女孩,既未曾读书识字,十几年来,都没走出村庄三里外的地界,哪里懂得什么大生意、大码头!她只是从直觉中感到眼前的这个男人和他的这班弟兄不是坏人。她仔细打量着萧朝贵,只见他年近三十,身材魁梧,面貌英俊,浑身透露着一股威严和阳刚之气;再看看他身后那一班弟兄,个个都显得年轻英武,豪气逼人。她忽然冒出一句话来:“我要跟你们去办大事、做大生意,闯大码头!”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