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专题 > 民间故事 >

郎溪民间传说——晚娘哭丧

时间:2011-08-02 23:28来源:《郎溪民间传说》 作者:倪光辉 搜集整理 点击:

古时候有一个刘员外,刚满40岁的时候,不幸结发之妻死了,留了一个儿子已经21岁。员外正当壮年,家道富有,不久讨了个填房,名叫辣妹。儿子有了晚娘,父亲教他喊娘,他喊不出口,因为晚娘才19岁,从年龄上说,她只能当自己的妹妹,虽然不喊娘,晚娘叫他他却声喊声应。好在这位晚娘很贤淑,一家人非常和睦。哪知好景不长,辣妹进门第三个年头上,员外的儿子忽得重病死了。员外将近晚年丧子,当然很伤心,也病倒在床上,儿子的丧事只好由晚娘来料理了。?

村子后面有一个庙宇,庙里有一个和尚。这个和尚不潜心修行,经常和一个游手好闲的道士在一起鬼混,以后又结识了一个教过两年书又懒得教书、不务正业的先生。这一天,和尚、道士、先生三个人正在庙里下棋混日子,忽听说村前刘员外的儿子死了。和尚听了猛地把棋一撸说:“不下了,我们看戏去!”道士斜着眼睛说:“人家死了人,哪有戏看呀?他倒是应该来请我们去开坛念经呢。”和尚说:“人家还不是信不过你我的道行,你想想看,他儿子今年23岁,晚娘才21岁。死人总要有人守灵吧,守灵要哭丧吧?哭丧要喊出死者的称谓,她怎称呼呀?是哭儿子,还是哭哥哥?哈哈哈!”道士说:“对!他不请我们打斋,我们自己看笑话去!”说完就要走。和尚说:“别忙,也不能就这样空着手去,我们凑点钱,买点香烛纸马去吊孝。”先生插口说:“对,这一去她非得哭丧不可,如果不哭,就失了礼节。如果哭,她哭什么呢?有戏,走,看看去!”三人就这样不怀好意地来到了死者家里。辣妹坐在棺材旁,见走进和尚、道士、先生三个人来吊丧,顿感诧异:他们与我家非亲非故、素无来往,来吊个什么孝呢?本欲不理睬,一想不妥,当地规矩,有人来吊丧,死者亲属一定要扶棺恸哭,还要还礼拜谢,否则人家要怪罪。于是他手拍棺材准备放声大哭,正低头间从眼缝中瞥见和尚等三人互相挤眉弄眼,不觉怒从心中起,想起他们平时在村上名声不好,不如借此机会敲打敲打他们,让他们学学乖。她低下头去,抚着棺材“呜呜啦啦”哭了起来,哭得有板有眼:“先生我的儿……”正哭之间,和尚、道士、先生三人上前叫:“停、停、停!你这妇人毫无道理,你家死了儿子,为啥要骂我们呀?”辣妹说:“我哭死去的儿子,何曾骂你们?”先生说:“你还没骂?你明明是在骂什么‘先生我的儿、和尚是我儿、道士是我儿’,把我们三人全骂了,还想抵赖!走,我们到衙门里讲理去!”,说着三人就上来拉拉扯扯。辣妹不慌不忙,用手一挥,挡住三人伸来的手说:“别动手!听我说,我儿今年23岁,我才21,我哭说:未曾先生我,先生我的儿,我比儿子年纪小,儿子比我先出生,说错了吗?”先生低头无语。和尚上前说:“那你为什么骂和尚是你儿呢?”辣妹说:“我是哭,人说是我儿,何尝(和尚)是我儿?毕竟我是晚娘,他不是我亲生的嘛!有什么错呀!”道士不服气地上前说:“你哭道士我的儿,又怎么解释呢?”辣妹说:“他虽说不是我亲生,晚娘也是娘,我是娘,他是儿。死,应该先死我,而今我没死儿先死了,  岂不伤心呀!我哭未曾先死我,倒死(道士)我的儿,难道又错了吗?”说完又敲打着棺木放声痛哭起来,“先生我的儿……。”?

和尚、道士、先生,知道这个晚娘不好惹,怕她又哭出不好听的来,赶快灰溜溜地出门而去。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