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专题 > 民间故事 >

郎溪民间传说——书呆子当知县

时间:2011-08-02 23:40来源:《郎溪民间传说》 作者:刘庆汉 搜集整理 点击:

清朝辰光,有个姓刘的河南人,熟读经书,关起门来,口若悬河,笔下滔滔,走出门去,却是五谷认不全,六畜分不清,十足的书呆子。他偏时来运来,一举中进士,官封建平知县。

刘知县从书堆里乍一钻出来,到了活生生的世界,看啥都不习惯、不顺眼。上任后的头桩大事,先要整治有违孔孟之道的民风。?

一天清早,他跟衙役爬上北城门墙头,静观默察进出城门的百姓的言谈举止。有顷,钟桥方向大路上来了推车的农夫,一路“吱吱扭扭”。知县不由得眉一竖,眼一瞪,“嗯!”了声,扭脸问衙役:“那厮扭腰晃腚的,是何用心?”“老爷,”衙役不知知县恼恨车夫,实话实说:“推车都得那样扭呀晃的……”“一派胡言!你用膳也得扭腰晃腚吗?”知县打断衙役的话,说,“依本县看来,那厮行走无正形,定然是轻佻之徒。”?

该应车夫活倒霉,知县话音刚落,脚下城门洞里走出一个上街而回的乡下女子,迎着车夫走去。刘知县这下心中的疑惑有答案了,暗叫一声:“原来那车夫见了女人才耍轻骨头,失去男子汉大丈夫之态。”于是命令衙役:“把那有伤风化的车夫抓回县衙,重打三十大板。”?

这主仆俩一个执意要抓要打,一个为车夫求情,说车夫如此这般,是为了重载的独轮车不倒不翻。书呆子从来肩不扛,手不拎,哪明白苦力活的艰难!他反怀疑衙役跟车夫沾亲带故,搞包庇哩。于是劈手夺过衙役的水火棍,跑下城墙,举棍朝车夫屁股扫去,边打边说:“看你这斯还敢见了女人扭腰晃腚的……”?

乡下女人被身着官服的书呆子吓懵了,吃惊得步步后退,一脚踩空,掉进路边的塘里喊“救命”。?

到了年底,刘知县来到北乡梅渚镇。因年关将近,满街是买的卖的,挤挤挨挨。官轿难以通行,书呆子不得已下轿步行了。?

刘知县左顾右盼了一番,双眼顿时定住神了,紧盯着不远处的一男一女。随行的衙役已了解老爷的“呆”德行,心里发毛,暗暗替那一男一女叫苦:“你俩要遭祸了,还不快些跑走……”

那女的年纪轻轻,在卖鱼,双手称秤,一边对站她右边的丈夫说:“我腾不出手来,你自个儿掏吧。”“好的。两个铜钞就够了。”年轻男子掏钱的手就从女人腋下斜大襟边插了进去。就因为这么伸手一插,在知县眼里是犯大忌的。他心里想:“圣人云‘男女授受不亲’。这刁民竟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如此放肆,伸手到女人怀里摸捏。若是无人之处,那还了得!”想罢,又命令衙役去把年轻男子拿下问罪。?

年轻男子无过无错,衙役为啥凭白无故要抓他!他咽不下这口冤枉气,拧直了脖子直喊“冤枉!”喊着喊着,就来到了知县跟前。知县叱道:“光天化日之下,你把手伸进她怀里作甚?这难道不是调戏女人之罪吗?”“老爷呀!”年轻男子终于明白了被抓的原因,忙申辩,“那女人是我家里,我在我家里……”

刘知县不懂本县的方言土语和习俗,只知“家里”就是居家的屋内,不知道还有男人把妻子叫成“家里”的。因此,他不听年轻男人的申辩,认定他图谋不轨,有伤风化,要杀一儆百才是。大声道:“你明明在家外,却颠到黑白说‘家里’,可见是个刁民,轻饶不得。给我打,狠狠打!”打得年轻男子皮开肉绽,围观乡民无不痛骂刘知县是糊涂官。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