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专题 > 民间故事 >

郎溪民间传说——恶少“断”红棍

时间:2011-08-03 12:56来源:《郎溪民间传说》 作者:官林海 洪庆福 搜集整 点击:

清朝末年,在郎溪县长乐铺三蒋村的后蒋小村,居住着一户姓李的小户人家。这家老两口老来得子,竟在四十多岁时生了一子,取名李力,被二老视为掌上明珠。李力体格健壮,长到十来岁就有五尺多高,这孩子不但长得英俊,还生性好动,力气超人。李父见独生子是个习武的料子,就四处打听,为独生子请了一位稍懂武术的老师。李力习武进步很快,三、五年后,练就了一身好武艺,特别善长于施弄一根木棍。

那时,民间流行抵棍这一活动,大力气的人经常聚集在一起比试抵棍,比谁的力气大,双方拿一根粗木棍用力互抵,直至对方败了为止。话说李家这个孩子渐渐长大成人,力大无比,经常找大力青年比试抵棍,整个长乐铺十几个村子无一是他对手。因家庭的怜爱,又加年青得势,李力的“无德”越发突显,盛气凌人,目空一切,成了长乐铺一方的恶少。这恶少只要听到有谁说他的坏话,必上门寻衅,打人骂人,周围人对他只能忍气吞声,敢怒而不敢言。李力自制了一根专用的木棍,棍上用红漆写上“红棍一条,老少不饶”八个大字。每日将红棍立于门前,并立了规矩,只要谁把这根棍在地上捣一捣,就是找他挑战比棍。因方圆数里都无人是他对手,越发使他更加张扬,名声也越来越大,简直不可一世。

话说长乐铺上坝村一户姓刘的老汉,家中养了三个女儿,个个生得端庄,长得俊俏,尤其小女儿生的貌似天仙,人见人爱。三个女儿都已长大成人许配了人家,二个姐姐已嫁给婆家,就在小女儿快要出嫁时,刘家却招来了横祸。一天,李力突然闯入刘家,厚着脸皮上门求婚,逼着刘老汉把小女儿嫁给他。这突如其来的事使刘老汉先是一愣,醒过神来说:“混帐,我女儿早已名花有主,下月初八便是婚期,怎能嫁给你呢?”李力不由分说,闯进房内,拉着三女就走。那刘家小姐岂肯从之,哭喊着拼命挣扎。刘老汉顿时火冒三丈,愤愤向前阻拦,李力向刘老汉胸前猛击一掌,夹着刘家三小姐飞奔出门。刘老汉经此猛击,头昏眼花,气血攻心,卧病在床。

再说李力抢回了刘家三小姐,要与她成亲,可刘三小姐誓死不从,李力无奈,便往死里打,并用绳子将其捆绑,一连闹了数日未果。一天李力要出门有事,临出门前,便把刘三小姐绑于床上,锁好房门,叮嘱老母:“千万不要让她跑了,如若不然便跟你没完。”老母“嗯”了一声,只好答应。待儿子走后,善良的老母打开房门,见刘三小姐哭得如泪人一般,甚不忍心,就解开绳索,放走了刘三小姐。当晚李力回到家中一看,不见了刘三小姐,顿时恼怒,一把拉着老母吼道:“老东西,你为什么把她放跑了?今天我要了你的命!”言罢,一把抓起老母重重地摔出门外,摔得老母鼻青脸肿,满嘴淌血。

就在这年春茶上市的三月,长乐铺周边的闲空老人们,聚集在长乐铺一家姓韩的茶馆品茶闹春。大家免不了评长论短,当唠到李家公子横蛮乡里之事,都气得咬牙切齿。忽一老人道:“在一河之隔的对岸,山下铺洼圆里村(现红星万元里村)也有一个深藏不露,力大无穷的青年,姓徐名三贵,他为人忠厚,平时谁家有干不了的重活,他都帮助干,不如请他和李力比试比试,让徐三贵教训教训他。”众人听后大快,齐声称是。开始徐三贵怎么也不肯去,在几位老人的再三劝说下,终于答应去试一试。徐三贵这天吃过早饭,趟过沙河来到蒋村,到了李力家门前,只见放着一根写有八个大字的红棍,便壮着胆子,拿起木棍在地上重重地捣一捣,然后不声不响地向长乐茶馆走去。李力正在吃早饭,忽然听到有人拿木棍在地上捣了三声,知道有人找他比棍。于是,他放下碗筷,拿起“红棍”匆匆跟了去。很快来到韩氏茶馆,因为这个茶馆是他比棍的老地点。

当下,李力来到茶馆,把红棍重重地往地上一戳,怒目圆睁,高声道:“何方英雄敢找我比棍?”此时徐三贵有些胆怯,半晌不敢回应,突然站起一位老人,指着三贵说:“就是这个小伙子,想与你领教领教。”李力道:“领教个屁,让我来教训教训他,让他尝尝小爷的厉害。”这时茶馆老板面带微笑地说:“既是比武,就得先立个规矩,怎么个比法。”茶客们七嘴八舌,你说这样比,他说那样比,争论不休,正值此时长乐铺的保长闻风来到茶馆,问明原因,说:“我来为你们作公正,你俩商定如何比试……”保长话未说完,只听李力抢先说:“我们每人抵三棍,三局两胜。我先抵。”忠实的徐三贵说:“那就你先抵我吧!”

这时,双方做比试前的准备。李力系紧腰带,手抓红棍走到堂屋正中,扎好架式。徐三贵也不慌不忙,脱掉外衣,去了鞋,打着赤脚,如同钢钉的脚趾,紧紧扣地,将腰前躬,犹如铁塔一般,嘴里吐出个“抵吧”。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李力双手一较劲,身子往下一沉,两脚用力一蹬地,嘴里说声:“开!”再看对面守方徐三贵,稳如泰山,纹丝不动。李力求胜心切,见此状,十分恼羞,使出平生气力,其势如山崩地裂,连声大呼:“开!开!开!”只听木棍咔、咔直响。徐三贵用力稳住棍头,脚趾紧紧钩住地面,连胜三棍,在场人无不欢呼,真乃神力也。

第二局轮到徐三贵出招抵李力了,双方依旧扎好架式,只见徐三贵双手一较劲,身体往下一沉,嘴里喊道:“开!”只见那边李力身子往后直挪,豆大汗珠往下直滚。徐三贵兴起,就势发力,大喊一声:“开!”只听“噔、噔、噔”李力踉踉跄跄,一连退出数步,又听得“哐啷”一声,李力连人带柜台都一并给挑翻了。众人鼓掌喝彩:“真是神力呀!”在人们的欢声喝彩中,李力从地上爬起来灰溜溜地逃走了。

后来,李力一斧将红棍劈为两截,再也不敢横行乡里了。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