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专题 > 民间故事 >

郎溪民间传说——郭母店传奇

时间:2011-08-03 13:11来源:《郎溪民间传说》----郭母店传奇 作者:刘庆汉 搜集整理 点击:

天高不算高,人心第一高。?

井水当酒卖,还嫌猪无糟。

四句定场诗,引出一个发生在建平县临湖(今飞鲤)乡的传奇故事。

说的是从前,此地有个郭寡妇,号称“郭母”。郭母因有一手酿酒的本事,自丈夫死后,她便在村头路口开爿小酒店,挂出了“郭母店”的酒招儿。由于本小利薄,一家人日脚过得蛮苦。

据说有一天,神仙铁拐李腾云驾雾,打从郭母店上空路过,耳听到云头下有女人的阵阵苦叹声,好不可怜。铁拐李貌相虽说不中看,心肠却特别慈善,有心要相帮一下凡尘的叹苦之人。于是按落云头,化作一个烂腿叫花子,一跛一拐地来到郭母的酒店门前。打眼一瞧,果不其然,店家很穷呐。

郭母脸黄肌瘦,衣衫褴褛,比叫花子好不了多少。她虽然穷酸,为人倒也大方,一看来的是个烂腿叫花子,顿起怜悯之心。浅浅一笑,说道:“你这大哥哥想喝酒的话,就进屋来喝一碗吧。”

铁拐李为了要试探试探郭母的心肠,故意道:“想倒是想喝,快馋死了。可苦家我腰里布贴布,分文没有哇。”
“唉!”郭母轻叹一声,苦苦一笑,“我穷,已经穷了,哪还在乎碗把酒。大哥你就喝吧。”

“多谢大嫂了。”铁拐李心里一热来,暗道:嗯,这妇人心眼子不错。她可怜穷人,我帮她一把,更是应该。

他喝完一碗酒,趁郭母不注意的当儿,伸手到烂腿上抠了一块疮痂,“呸!”朝手板心吐口唾沫,几搓几搓,把疮痂揉搓成碗豆大的药丸,丢进门前的一口枯井里。然后对郭母说一声:“恭喜大嫂发财!”转身就出门走了。

当天夜里,郭母做了个奇怪的梦,梦见一位童颜鹤发的跛腿仙家对她说:“你家门前那口枯井,如今不枯涸了。那是天上太白金星扔下的一只酒盅,酒盅已变成了酒井,汲出水来就是上等好酒……”一觉醒来,想想梦中之事,不觉笑出声来,喃喃自语:“世上哪有这等外快财气!咳,真是梦里吃西瓜——想得甜呵。”嗳,刚这样想过,一吸溜鼻子,直试到有股醉心的香气钻入鼻孔。忙不迭连吸溜几口,咦,好香哪!分明是一股酒味儿嘛。莫非当真是神仙可怜我个寡妇,施法道搭救我来了?她心里陡地一乐来,连鞋也顾不上穿了,光着脚板跑出了门。

来在枯井边一看,啊唷喂!真是出神话了。只见井口“咕嘟咕嘟”朝外淌水,清亮亮照见脸,扑鼻香醉煞人。郭母赶忙弯下腰去,双手一窝当瓢,捧起井水送到嘴边,“唏溜”呷一口,啧啧!滴滴原汁上等好酒呵。

郭母得了酒井,无本生利,生意越做越旺。井里有的是取之不竭的好酒,光开小店零卖,哪销得完不花本钱得来的好酒。于是就做起批发来了,船装车载,远销外地。一时间,井水源源而出,金银滚滚而来。没多久,郭母就成了日进斗金的一方大财东。买田造房,自不必多说。财大,气就粗,恨不得走路也要横着膀子,把早先的穷日脚忘得一干二净了。

唉!世上的好多人哇,就是叫人想不通猜不透。别人不提,就说本篇故事里的郭母吧,在她穷困辰光,肯周济人,一旦富有了,两眼就蹦到了脑壳上,连心肠也变黑了,富了还想富,做着独霸天下的美梦。喏,她嫌白取白赚得不够,一下雇了许多人,从酒井里舀上半桶酒,再兑上半桶塘里打来的水。这样一来,原本被人们同情的郭母,一下变得遭众人骂了。甚至连帮助过郭寡妇的铁拐李也遭了冤枉。说仙家瞎了眼睛不识人,错把郭母当好人;也有的说仙家长了花花肠子,迷上了郭寡妇的姿色……

再说铁拐李听到凡间的七言八语,心里七上八下,将信将疑。心里话:“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我要下云端看个究竟再说。”

这一天,铁拐李还是当年那副老样子,浑身脏兮兮,一跛一拐的烂腿叫花子。刚一来到郭母门口,便有壮汉出来吆五喝六地喝道:“快滚快滚,滚开些。瞧你身上脏兮兮臭烘烘的,叫人看了倒胃口。”

“我要找郭母讨碗酒喝。”铁拐李说。

正说着,郭母出来了。铁拐李两眼一打量,差点儿却认不出来了。这也难怪,郭母确实今非昔比,换成另一个人了。瞧她穿锦戴玉,雍容华贵,从头到脚都是贵妇人模样,一挪步,脸上胖肉就抖一抖。她如今双眼被白花花的银子照得发花,哪里还认得仙家“烂腿叫花子”!她冲铁拐李白眼一翻,没好气地说:“想喝酒,先付钱!”

“我身上分文没有,腰里布贴布哪。”铁拐李重复那句几年前说过的话,要叫郭母忆起往事。

“哼!要讨饭,上别家去。”郭母凶凶势势地说着,朝“烂腿叫花子”直挥手。

铁拐李见郭母忘本了,并不点破,仍装着哀求的样子,说:“老板娘,你满身富贵,家财万贯,何必舍不得枯井里的一碗水呢?你是无本生利呵。”

“无本生利,是我前世里修来的福气,你个烂腿叫花子眼馋有屁的用!”

“俗话说,‘知足长乐’。人要知足哪,大嫂。”

“知足!哼。”郭母冷笑笑,“钱多不咬手,财多壮腰杆。我还嫌井里不出酒糟呐。要是出糟,卖给人喂猪,赚双倍的钱。”

“人心不足蛇吞象。唉!”铁拐李长叹一声,把头摇摇,随口念道,“天高不算高,人心第一高。井水当酒卖,还嫌猪无糟。”言罢,伸手一招,收回井中的药丸,飘然而去,眨眼无踪影。直到此时,郭母才如梦初醒,恍然大悟,急得双脚跺几跺,大叫一声:“怪我财迷心窍昏了脑壳,刚才把搭救过我的仙家得罪了……”

可她后悔迟了。突然问,只见狂风大作,飞沙扑面,叫人睁不开眼。好一会,郭母睁开眼来一看,哎唷!她新造的好房好舍不见了,出现在眼前的依然是三年前的破旧小店。郭母情知不好,急吼吼地奔到酒井边一看,酒井还原成枯井,再也闻不到一点酒香味儿。

也许是世人为了告诫儿孙莫要忘本吧,便以“郭母店”作村名,代代相传。



顶一下
(4)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