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专题 > 民间故事 >

郎溪民间故事——王县令智断讹银案

时间:2011-08-03 14:22来源:《郎溪民间故事》 作者:王科喜 搜集整理 点击:

在很早很早以前,郎溪县邱村有两户农民是邻居,东边的户主叫林全,西边的这家户主叫徐德才。两家人平时因为一些鸡皮蒜毛的小事常常闹矛盾,也免不了斗嘴吵架。后来,林全一家终于打定主意把房子卖掉,搬到别处去。徐德才知道后,主动到林全家讨价还价,最后双方商定以五百两银子成交。徐德才当即付给林全三百两银子,说好了第二天补交二百两银子,林全再将房契交给徐德才。

可是,到了第二天,徐德才借了二百两银子来到林全家取房契时,林全却矢口否认昨天收了徐德才的三百两银子。两人脸红脖子粗地争吵得不可开交。无奈只得请来在当地很有名气且说话一言九鼎的邱百万来评理。邱百万听完徐德才的陈述后,斥责徐德才道:“你说你先给别人三百两银子,有字据没有?有证人没有?更何况,天底下哪有这种人给了别人这么多银子居然不叫对方写个字据的!照你这么信口开河,我说你借了我五百两银子,你还我的银子来吗!”

徐德才听罢,捶胸顿足地连呼冤枉,眼睁睁地见自己全家人辛苦一辈子挣的银子被林全家讹掉,心中愤怒难平,刚准备步出林全家,就感觉到眼冒金星,顿时昏厥在地。亲友把他抬回家中,他一苏醒过来就请人把他抬到郎溪县衙去告状。

这郎溪的县令姓王,为官清廉,断案如神,百姓口碑很好。王县令接过状纸一看说:“这案子难办,无凭无证,我又怎么能相信你说的呢?”徐德才一听泪如泉涌,哭诉道:“青天大老爷,请人抬我来郎溪求您断案,相信你一定会有办法审清这桩案,让事实大白于天下,我这里代表全家妻儿先给您磕头了。”说罢,就在公堂不停地给王县令磕头。

王县令见原告如此动容,料想其中必有冤情。他灵机一动,计上心来,当即答应接手这个案子,并吩咐衙役把原告安顿在客栈住下。王县令又修公文一封令衙役打马急奔邱村。公文中说,郎溪县捕役今日抓到一个强盗。此人供述在碧溪桥(现在的毕桥)水旱码头抢劫案中与林全有牵连,传林全到县衙对证。

林全被传到县衙后,王县令立即升堂。王县令问道:“有人指控你驾船参与了码头抢劫商船一案,你从实招来!”林全连呼冤枉说:“县太爷明断,我是个地道的农民,根本不会驾船,你不信,可以到邱村去调查。”

王县令高声喝道:“且慢!不会杀人,难道就不会帮凶么?这次码头商船被抢之物,尽是绫罗绸缎,还有为数不少的银子。你说你没有参与抢劫或分赃,有谁来作证!这样吧,你把你家中所有的财物写出来,一件一件地写清楚,以便与码头被抢财物区分开来。”

林全一听,急忙点头称是。于是,他把自家有稻谷约多少斤,是自家人种田地收获的;绢绸有多少匹,是自己妻子用织机织的;还有二百七十两银子,是自己一家人积攒的。王县令看罢林全亲笔写的财物清单后说:“既然如此,我这就派人去你家搜查,对证。如没有其他财物,就证明你确实无罪,但是,如果搜出了其他财物,就说明你参与了码头中的抢劫案!”

林全一听,顿时吓得面如土色,急忙拱手作揖磕头道:“大老爷,不对不对,另外还有三百两银子,那是邻居家徐德才准备买我房子先期付给我的。我本想讹他这笔银子还跟他争吵起来。”

王县令听到这里,说:“如此看来,你确实不是码头抢劫的犯人了,但你为什么要心存不良,讹邻居的三百两银子呢?”

这时,徐德才从偏房出来了,林全一看,顿时瘫痪在地,只得乖乖地听从了王县令的判决。

(作者系毕桥小学教师)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