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专题 > 民间故事 >

郎溪民间故事——吼儿桥

时间:2011-08-03 16:41来源:《郎溪民间故事》 作者:刘庆汉 搜集整理 点击:

郎溪县城西行十五里处,有座横跨钟桥河的石桥,桥栏石上镌刻三个遒劲大字:“吼儿桥”。桥下的钟桥河,亦称吼儿河。?

这儿本没有桥,来往于县城和东夏镇的行人,全靠舟渡。相传明朝正德年间,摆渡人朱大伯,年过五十方生一子。婴孩出娘胎时吼声宏亮,如洪涛吼叫,便取名“吼儿”。吼儿是朱家单根独苗,朱大伯老俩口把儿子当成了心肝宝贝,爱他,疼他。家贫出孝儿,吼儿虽受父母宠惯,但他不娇不懒,又听话,又能干,七岁时,便跟着爹学会了撑船荡桨。?

吼儿十二岁那年,朱大伯因劳累成疾,去世了。吼儿和母亲埋葬了亲人,擦干了泪水,扛起了爹丢下的竹篙,抬脚往村前渡口走。娘知儿的心,拦住吼儿:“儿哇,把篙子放下……”“娘,人家等着过渡哩。”吼儿懂事地说。“让娘去吧。”“娘,你年纪大了,吃不住风寒。我去!”多孝顺的儿子!娘心里一酸,擦干了的眼睛又湿润了,颤声说:“儿呀!你还是根才蜕壳的嫩竹呵。”吼儿挥了挥结结实实的胳膊:“我有力气哩!娘,看我的手劲。”说时就手抓住身边一棵茶盏粗的树,嗯哧一声,咔——嚓!树拗断了。娘被儿子过人的臂力惊呆了,心里想,看儿子这身力气,日后还是个为穷人出力的角色哩。嗯,该让他到风浪里滚滚去了。从此,吼儿当起了小艄公,驾着祖传的渡船,终日出没风波里。?

嘉靖九年,吼儿十五岁了。这年正月二十四日,建平(郎溪)县昭德乡四都、五都一带,爆发了以虞顺为首的农民起义,杀富救贫。百姓拍手称快,每天都有很多人参加农民军。起义队伍赫赫威凛,大有杀进县衙的架势。知县吓得屁滚尿流,忙调集千余官军,前去镇压。农民军据守伍牙山,多次击败官军。后来,知县施用离间计,重金买通了虞顺的手下人,把虞顺害死,起义便失败了。时有十多个农民军冲破官军重围,来到了钟桥河渡口。?

此刻吼儿坐在埂头上,捧着一碗娘刚刚送来的菜粥在喝,抬头一看来人满身血污,便猜着了八九,把饭碗往娘手里一塞,忙起身道:“上船!快!”搀扶着一个伤势重的壮士,上了渡船。船像离弦快箭,刚到对岸,不好!官府追兵已到,一片嚎叫声:“停住!”“把船撑转来!”吼儿闻声回头一看,官兵约有二十多,就在他娘身边站着,朝这边跺脚招手的。他不买官兵的帐,把船靠稳岸,低声道:“快!上岸。”农民军一上岸,官兵可急慌了,一个头目模样的凶汉跳在吼儿娘跟前,钢刀一举,厉声威吓道:“老东西!不叫转来渡船,老爷就劈了你!快!快叫!”吼儿娘当真开口了,“吼儿!船漏水,要修好哪!”娘这话,隔着二十多丈宽的河面,吼儿听得真真切切,这分明说的是暗语呵!老人叫儿子不能把船撑转去,搭救义军要紧。那些如狼似虎的官兵不呆不痴,也识破了吼儿娘的心计,只见头目模样的凶汉一把揪住了老人的银发,另一只手里的钢刀已架到了她的脖子上。“娘!”吼儿看得清楚,浑身打个抖索,情不自禁,张臂往前一扑,脚踩了个空,咕冬!跌进了河里。小小年纪的吼儿,是个弄潮儿,当然淹没不了他,只是脑海如波涛翻滚,渡船不过去,老娘眨眼间要惨死在官兵刀下,渡船过去,起义壮士难逃性命……有道“情急计生”,老娘刚才那句“船漏水”的暗语开了他的心窍。两眼突然一亮:对,来他个河心翻船。吼儿朝河那边冷笑一声,便把船撑过去。?

船才拢岸,官兵呼呼啦啦,抢着上船,挤得泼泼满满。船小载重,吃水很深,船帮平齐河面,不断有浪花溅进仓里。有胆小的官兵拔直了喉咙叫唤:“老子不会游水,莫把老子送到水晶宫去。”站在船尾的吼儿好不喜欢,心想:只要略施小计,就会翻船。哪知头目模样的凶汉比鬼还“鬼”,两只骨碌碌的贼眼紧盯着吼儿不放。他见船快到河心时,忙不迭从船头挤到了船尾,面对吼儿站定,手按刀柄,凶神恶煞说:“慢,慢点!”“刚才是你叫我快撑吗?”吼儿反问道,把船撑得飞快,叉开的两腿做好了蹬帮翻船的准备。“让老子来撑!”头目儿一把拽住了竹篙。“好!给你。”吼儿心一横,趁头目儿双手接篙,移步不稳之时,全身力气运到了腿上。一个扫裆腿,那头目儿只“啊”了一声,就栽进了河里。一不做,二不休,吼儿咬咬牙,狠狠一竹篙戳去,篙脚铁包头砸开了官兵头目的脑壳,河水顿即泛起一滩鲜血。吼儿防身不及,遭了背后官兵的暗算,一条膀子被砍断了。吼儿痛得叫声“娘啊——!”却咬紧牙关,忍住疼痛,使力脚一蹬船帮,哗——!船弄了个底朝天。官兵咕咕冬冬,下汤圆似地落进了水里,你抱他的腿,他扯你的膀子,互相揪扯着,粽子似的一大挂,谁也救不了谁的命。?

一船官兵葬身鱼腹,吼儿也没再上岸。吼儿娘守在渡口,两眼直勾勾望着滚滚南流的河水,一声声呼唤儿子,“吼儿!……”老人七天七夜不吃、不睡,眼睛哭瞎了,嗓子嘶哑了。到了第九天头上,她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在吼儿娘死后的第三年,脱险的义军得知吼儿的壮举后,请了石匠,在此修造了一座吼儿桥。这已是数百年前的事了,而今每当汛期水涨,河水撞击桥桩石的轰轰声,犹如老母唤儿音:“吼儿!……”?

这不是幻觉,是后人对少年英雄的怀念啊!



顶一下
(4)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