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专题 > 民间故事 >

“来龙山”和“龙眼井”的传说

时间:2011-10-30 12:40来源:休宁文化网 作者:李丽娥 点击:

在兰田镇迪岭村周村周诒春故居的东面,有一座山,山脚有一坦坦的像只卧龙似的山坡,山坡下有两眼清冽的山泉井,它们一左一右相隔数米却又相互平衡,人们称这座山为“来龙山”,说这两眼井正好在龙头下,恰似卧龙的一双眼睛,所以都称它为“龙眼井”。说起“来龙山”和“龙眼井”,在当地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

据说,很久以前,在这个小山坞里,住着一个叫阿宝的少年,幼时丧爹,自小和娘相依为命。他娘是个未进过一天学堂门的乡村农妇,但她深知“养儿不读书,不如养只猪”,一心指望儿子有朝一日能金榜题名、高中状元。日子过得就像那腌渍汁、苦滴滴,但她还是把儿子阿宝早早送入了学堂。

学堂在河对岸的晓坑,阿宝娘每天早送晚接。阿宝是个懂事的孩子,稍大一点,就再也不用母亲来回接送,只让母亲把他送到门口,坚持自己一个人上、下学了。

再说小阿宝自进入学堂门以来,天资聪颖,勤奋好学;天生就是块读书的料。先生见了,也不禁暗暗欢喜,心想:似这学童如此聪明好学,将来必能施展自己的一番远大抱负。逐把学名“来宝”改为“来远”。

光阴似箭,转眼已过去十年,来远学童竟长成了十五、六岁的少年,每日里依旧苦读四书五经,不仅学问过人,而且相貌举止英俊、儒雅,邻里乡亲见了他都叫他“来远秀才”。

这一年,山中突发特大洪水,桥梁冲断,道路冲毁。“来远秀才”每天依旧上、下学。他娘见了不觉有些纳闷,一天放学回来,他娘便问他:“宝儿啊,这次涨这么大的水,告诉娘,你是怎么过的河啊?”来远秀才回娘道:“有东西驮我过去啊!”“什么东西驮你过去啊?”“鳌鱼啊!”来远秀才说:“我每次去上学,一走到河边,就有一只身子像乌龟一样的大鳌鱼游到我的身边驮我过去;等我放学回来的时候,它又驮我回来。”她娘听说是鳌鱼驮她儿子过河,竟喜得情不自禁地脱口说道:“连鳌鱼都来驮我儿过河,看来我儿今后还真能独占鳌头中状元哩。”

这天,吃罢晚饭,“来远秀才”依旧坐在厨下(厨房)的青油盏下苦读,宝儿娘把儿子叫到灶前,一边收拾着碗筷,一边叮嘱儿子:“宝儿啊,你能把书念到今日,全靠邻里乡亲救济的结果,要不是今日上家给我一粒盐,明日下家给我一勺油,后日对面相帮把柴卖,靠娘这体弱多病身子,不要说你上学堂,就连这苦日子也熬不下去啊!宝儿啊,有日中个状元郎,莫忘乡亲办学堂啊!”宝儿娘边说边洗,不知不觉把锅盆碗筷多洗了一遍。锅碗叮当,筷勺嚓嚓,这可惹恼了灶神菩萨。原来古徽州腊月二十四有个习俗,家家户户这天都必须摆上祭品祭奉灶神菩萨。自从丈夫去世后,宝儿娘觉得一是家贫,二是渐渐感到厌烦,认为祭奉灶神菩萨不祭奉灶神菩萨一个样,还不是靠邻里乡亲相济过日子。

这年的腊月二十四晚上,和往常一样,灶神菩萨来到了天庭,一见到玉帝,他便开始诉苦,还添油加醋地说道:快把那叫宝儿的什么“来远秀才”换骨头,还未当上秀才,我这把老骨头就挨了三十六棍,要是中了状元,我这把老骨头还不叫他娘给敲散了不可。“玉帝附下身子,忙问:“怎么回事?”灶神菩萨气急败坏地说道:“那宝儿娘说,我儿子果然是只龙,今后定会有发头!”这还不算,她一边用棍子打我,一边对宝儿说:“自从你爹去世后,我家是上借不着一粒盐,下借不着一勺油,待我儿一日登上金銮殿,多打人钩挂人头!”玉帝听了顿时大怒:“人间竟有如此娘亲?!”逐下令水龙王火速下界。只见那夜狂风大作,暴雨如注,可怜的“来远秀才”读罢功课刚躺下,就感到周身的骨头似要撕裂一般,哎哟哟痛得豆大的汗珠直往下淌,宝儿娘是个很精灵的人,一见儿子这阵势,她知道自己这些年得罪了灶神菩萨,这是灶神菩萨有意要上天降灾难与她的宝儿、要给她宝儿换骨头啊!只见宝儿娘急得上前一把抓住儿子的手,噙着眼泪说:“宝儿啊,娘的心头肉啊!你痛就攥紧娘的手。记住娘的话,你赶快把牙齿咬的紧紧地,双脚抵着床壁把它抵的紧紧地。”说来也怪,自从那夜疼过之后,“来远秀才”就像换了个人似的,他不再喜欢读书,也不爱帮娘干活,每天都在黄山周边县游荡,人也变得傻兮兮的,还沾上点仙气。由于牙齿咬的紧,双脚脚板抵得紧,他的一幅牙齿和一双脚板才没有被换掉。每天,不管他走多远的路,他的脚板永远不痛,说出的每句话也都很灵验。每天游啊荡啊,肚子饿了,他就站在别人家门口讨饭吃。在黟县,他向人家讨饭吃,黟县人舀一碗饭,另外夹一碗香菇和几块肉,他吃完后,见黟县境内周围竹木葱茏,气候温润,山泉飞泻,云雾缭绕,便说:“你们黟县地多灵草木”;在歙县,他向歙县人讨饭吃,歙县人把做好的像纸一样薄的苞芦餜一层层叠起来,每一层里面夹上肉和菜,他吃完后,见歙县境内周围峰峦叠翠,谷深雾浓,雨量充沛,便说:“你们歙县山好,种什么有什么。”在太平,他向太平人讨饭吃,太平人夹上几块肉和一些菜放在碗底,上面舀上满满一碗饭,他吃完后,见太平县境内周围土质肥沃,气候温和,森林茂盛,郁郁葱葱,俯瞰山下,陇畴在望,炊烟袅袅,一派皖南田野风光,便说:“你们太平的田好,田从底下肥起来。”来远秀才回到休宁,休宁人知道他的遭遇,家家把米磨成粉,用“独占鳌头”、“状元及第”、“五子登科”等模具打成一个个状元粿(糕),外加一碗腊蹄心(意:大红袍)肉,上面放一猪蹄(意:朱批)一同蒸给他吃,他吃完后,见休宁县境内周围书院林立,私塾、学堂遍布,“十户之村、不废诵读”。便说:“我们休宁,文风馥郁,应是状元辈出之地。”

就这样,终年流浪的“来远秀才”每天游啊荡啊,忽然有一天他想起了家,想起了他还有一个相依为命的娘亲,他一路狂奔回到了家中,却再也不见娘的身影,左邻右舍告诉他:“自从你出事走失后,你娘每天依旧上东山上去砍柴,人一天天憔悴,原本多病的身子也一天比一天佝偻,站在柴山上,说是在砍柴,两眼却望着对岸你每天曾经上学的学堂,眼泪情不自禁地往下淌,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眼泪哭干了,身子哭倒了,有一天哭倒的身子再也没有爬起来。等乡亲们闻讯赶到时,你娘倒地的身子已化作了眼前山脚这座卧龙形状的山坡,哭干的一双眼泪啊也化作了坡下这两眼清冽的山泉,你娘是一心望你成龙啊!”来远秀才此时再也忍不住了,“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嚎啕大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撕心裂肺喊道:“娘!娘!!娘啊!!!儿这辈子再也成不了状元了,不过今后,这个小山坞里会有人考中进士,被钦点为翰林的,如果您愿意的话,就让儿变成一饼绿竹,永远守护在您的身旁吧。”据说,此次,来远秀才再也没有走出村,倒是在他娘每天送他出门的门口路旁,真的长出了滚圆一大饼的密密重重的、笔直、老长的竹子。冬天,严寒来了,它把笋子长在外头,把母竹包在里头,为母竹挡风御寒;夏天,酷热到了,它又把笋子长在里头,把母竹送到外头,让母竹享风乘凉。乡亲们都叫它“孝顺竹”。说,那就是他们的“来远秀才”。(至今那块地名还叫“孝顺竹”呢)

这过去又不知过了多少年,也不知过了多少代,有一个从这小山坞里走出的徽帮茶商,看中了家乡来龙山这块风水宝地,先后把父母的灵柩合葬在来龙山脚这只卧龙形状的山坡上,且葬的又是在龙头上。同时又在家乡的“来龙山”脚“龙眼井”旁,这又一居高望远的风水宝地,建造了一座前后厅、两天井、三开向、二层楼的砖木结构民居建筑。后来,他家,也就是这个小山坞里果然出了个大名鼎鼎的人物,因参加清廷对留学生的特别考试,被钦点为翰林,时称“洋翰林”的清华学堂校长周诒春。

(讲述人 芦运仙 收集整理 李丽娥)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