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专题 > 民间故事 >

百年官司不了案 一双红鞋释纠纷

时间:2011-11-09 14:30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方经伟 点击:

话说旧时皖南山区,徽、池两府交界处,有两大氏族——宏潭汤姓与竹溪方家。据历史记载,这两大姓氏均属河南籍。当时中原地带战事频发。许多百姓乃至官商为避战乱举家南迁。古时南地人烟稀少,土肥地广。他们迁此生息繁衍,人口发展很快,并开垦出许多良田,逐渐丰衣足食。这对江南的繁荣兴旺起到了重要作用。

一个地方人口多了,人均占有土地相对减少,于是又向周边迁移。据宗谱记载,竹溪方氏汉时由河南迁当阳(今宣城),后方支有迁往歙县、婺源、铜芦、蒲田、金华等地。宋熙宁时由婺源迁竹溪,距今九百四十年。宏潭汤姓由殷家汇迁此,年代与方姓迁来时间相差不多,也有近千年历史。过去区域的划分有些古怪,当时的宏潭、美溪归太平管辖,竹、佘则归旧石埭县管辖。然太平县在竹佘之东,宏潭美溪则在竹佘之西,中间被切断不能连接。

由于宏潭汤村与竹溪方家比邻,始迁来时人口少,土地多,彼此相安无事。经过几百多年的繁衍后,人口渐渐多了,开垦土地的范围在不断扩大。为争夺地盘氏族间的争执纠纷便产生了,矛盾也在不断深化。

在樟巴坑与栗树岭之间有一分水岭,为山界双方发生地,当时竹溪人认为以分水岭中线为界比较合理,而汤村人则要求以樟巴坑湾为界,此议显见霸道欺人,竹溪人岂能接受,商议不成,此后常有斗殴发生,最终形成官司,官方也曾多次派人下来调解,不见成效。

又不知过了多少年,原参与官司的长辈均已去世,然双方官司从末间断,真所谓前仆后继,不达目的不罢休。后官司打到省府,省府责成太平、石埭两地县官一月内务必结案。基于此,两地县官函商后,,决定亲临现场拍扳。一日,两地县官皆到,两姓管事者随同县官来到山界纠纷现场,听取两方对山界划分的意见后,两县官发表意见。当然他们俩均有袒护本县人之意,双方经过一番争执后,不能达成一致,于是太平县官提出罢议,来日再论。石埭县官乃性急之人,办事喜欢爽快,不愿为此事没完没了地磨嘴皮,当然也防着对方回去后耍什么新花招。于是提议:“我看此事双方各说各的理,商量解决可能不成,不如来个痛快的”。太平县官道:“只要能解决问题,当然越快越好。县里还有许多要事须办,我们俩也不能在此耽搁太多。”石埭县官道:“文的不行,就来武的”。太平县急道:“难道叫他们斗殴不成?如伤及人命,上司责怪吃罪不起,此议吾不赞同”。石埭县官笑道:“老兄别急吗,当然不会叫他们比武打架决胜负,我的意思是用穿‘红鞋’的办法来决定山界”。太平县官一时不解,问道:“何谓穿‘红鞋’”?“是这样”石埭县官接着说:“所谓穿‘红鞋’,就是用用两个犁头来火烧红,以分水岭中线为起点,双方各选一人着此‘红鞋’,汤村人往竹溪走,竹溪人往宏潭走,得二人所行距离而折中,就定此为界,双方可有异议”?双方原本也是为争一口气,其实山场多那么一点也无关紧要,然打了百年官司,劳命伤财,都想早了此案。于今大不了再花点钱找个替死鬼,比悬着强多了。于是,双方皆表示无异议。而后,大家各自回村作准备。

竹溪人回去后,当即通知本村长辈智者,商议如何找到穿“红鞋”之人。大家商量一阵后,觉得事关人命,非同小可,不是原先想象花几个钱就能解决,要钱不要命的人恐怕不容易找。然此事又不能作罢,万一汤村能找到敢冒生命危险之人,竹溪劫找不到,岂不让人笑话。

看来此事只能晓以大义,有为竹溪争气者,无论“大姓、小姓”,如其不幸就义,各祠堂今天后立其牌位,享受祖宗祭祀之礼,其家人后代享公堂生活补助待遇。如是“小姓”者,公堂将分田、分山与地,社会地位与竹溪正宗方姓同等看待。

此议一经传开,有一“小姓”施某,在家思量,做“小姓”在任何地方都不能出人头地,永远受“大姓”歧视。为让家人下代代改变这种不平等现象,不如干脆牺牲自己一人,好让家人翻身。可此事不能和家人商量,不然妻子,儿女坚决反对。于是夜里施某找到一老成管事之人,言其愿穿“红鞋”,但竹溪方姓不能食言,他如死后,得善待其家人。管事之人没想到会有人毛遂自荐,真是喜出望外。他马上表示决不食言。施某临走时嘱咐管事人事先不要张扬,免得家人出来阻拦。这事人答应绝对保守秘密,请他放心,在穿“红鞋”之前不会有人知道。

第二天,竹溪除一人外,其余的人皆心事重重,当心到时不知如何收场,双方都望着在烈火中快烧红的铁犁头,默不作声。此时县官告诉双方,以抓阄的方式决定先后,于是双方各派一人抓阄,结果是竹溪方家为先。汤村人当时略松口气,他们估计竹溪方家末必就有这样的人,如果没人站出来,我们双方就扯平了。这时他们发现竹溪人窘态已显,这就让汤村人更加证实了他们的猜测是正确地。

此时县官分付人将烧红的铁犁头放在分水岭中点,宣布穿“红鞋”开始。说完,就见竹溪方姓一壮汉飞奔上前,毫不犹豫地将脚伸进通红的犁头内。顿时一股青烟冒起,壮汉发出撕心裂腹的嚎叫,一步末行,往后便倒。在倒地时由于双腿弯曲过猛,双脚带起犁头向脑后抛出丈余,一侧身便不知人事。在场的人睹此情景无不惊心动魄,个个目瞪口呆,不能言语。

过了好一会,大家才回过神来,县官寻思,用如此残忍之法解决纠纷,是否欠妥,可竹溪方家家已有人穿了“红鞋”,此事作罢已不可能。开弓没有回头箭,县官只得叫人将犁头取回重新烧红,好让汤村人穿。汤村人心中有数,别说自己没找到如此勇士,即便有,然亲睹如此惨烈之状,谁还敢再为。为了不失体面,一老者出面言道:“如此法太觉残酷,吾方不必再比,就依现在犁头位置为界,免得再作践人命”。于是县官便问方姓是否同意,竹溪人思量,是论汤村人穿不穿“红鞋”想以分水岭中点为界已不可能,虽然吾方吃了点亏,但也不致于以樟巴坑为界,于是只好点头同意。如此一来到,汤村末伤人,却赢了山界,虽不能以樟巴坑湾为界,却毫不费事地将山界从中线向竹溪方向推进了两丈,又没出现难堪,于是满意而归。

竹溪方姓伤了人,又末达到目的,有所失望。但此事已成定局,只得将施某抬回医治。然施某双脚只剩骨头,由于火气攻心,伤势太重,末抬进村便一命归天。根据当地风俗习惯,人死后不得进村,于是在村外置一简棚安放。

石埭县官因为没给方家争得利益,自觉没趣,一顿便饭打道回府了。当夜竹溪管事的人,忙着善后事宜,派人到施某家中抚恤、劝慰,又派人置棺木及丧事用品。三天后,竹溪人为死者举行了葬礼。丧事也算办得隆重,对施某的承诺也基本兑现。

事后就施某牌位如何安置,怎样享受祭祀之礼的问题,专门召开了各对族长老会议,大家认为,将其牌位放在祖宗牌位的下方,每年腊月二十四祭祖,可在下堂另设一席作为给施某的祭祀。

历时三代的山界纠纷到此总算结束,可是穿“红鞋”的结果并没有从根本上消除双方的积怨。

(讲述人:方跃林  记录人:方经伟)



顶一下
(1)
50%
踩一下
(1)
5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