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专题 > 民间故事 >

程爵义救许阁老

时间:2011-11-12 12:36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胡守志 点击:

距屯溪东南方向六公里处的山巅上,耸立着一座雄伟的七级浮图,名叫“辛峰塔”。因该塔是山下榆村人所建,故人们又管它叫“榆村塔”。塔高四十多米,顶扣巨大铁盔,立地抵天,蔚为壮观。塔山环境优雅,风光旖旎;白塔绿树,碧波辉映。登塔远眺,山峦村舍、阡陌田畈,无不历历在目,屯溪山城秀丽的姿容也尽收眼底。提起该塔的来历,当地流传有这样一个传说。

明世宗甲子年冬天,榆村有个在杭州做木材生意的商人,名叫程爵,包了一条木船自新安江逆水而上返乡探亲,途经歙县城郊时,忽听前边岸上有人喊救命,他推开舱门一看,但见一人时沉时浮地挣扎在滔滔江水之中,于是悬赏水手紧急拢船,救起落水之人。这是个三十七、八的儒生,被救上船时已经昏迷,但他醒来不但没有道谢,反而凄楚地埋怨道:“你何苦要救我这命薄之人,还是让我死了干净!”说着,又挣扎着要往江中跳。程爵一把拉住,劝道:“你就是有天大的难处,也不能走这条绝路!我也是徽州人,你有苦水,不妨都吐出来吧。”

原来这轻生者正是许国,歙县人氏,还是个秀才呢。家中上有父母、下有妻儿,一家只靠他写字卖文度日。由于天灾人祸,欠下捐税折银十两,官府限期缴纳,发出话来:逾期不交,学籍革除,绳绑入狱。可怜他家四壁空空,一贫如洗,多方奔走,告贷无门。想到限期已到,与其入牢受辱,不如一死百了,于是纵身跳入了新安江……

程爵听了许国的身世,不禁为之动容,稍停一会,他才对许国说道:“先生刚烈之心可敬,但如此轻生,不免要留下不忠不孝、无情无义的坏名声。”

许国惊愕地睁大着双眼,不解地说:“此话怎讲?”

“你身为生员未能为国出力,此为不忠;父母俱在,未终晨昏之省,此为不孝;抛却结发之妻,此为无义;舍弃儿女骨肉,此为无情,先生是个读书人,难道不明这点道理?”

许国无言地低下了头。

程爵从箱里取出白银二封,双手捧到许国面前,说:“这纹银百两,先生拿去缴纳了捐税,余数可作明春赴京应试之盘缠,区区小数,还望笑纳。”

许国见程爵真心相待,一时感激的涕泪交加:“滴水之恩,定当涌泉相报!恩公在上,请受许国一拜!”说完,“扑通”一声跪下了……

而后,许国果然金榜题名,飞黄腾达,青云直上,历仕嘉靖、隆庆、万历三朝,位居辅臣,名列三孤,人称许阁老。为了报答当年的救命之恩、救难之德,许国对程爵一家提拔尽至;程爵当上了光禄寺署丞,其父程绣当上了太医院吏目,其子程梦阳被授予大理寺右卿正加四品服。程家宦业不绝,许国还举荐了当时尚未发迹的才子董其昌到榆村坐馆教学。在许阁老的荫庇下,程家得意步入仕途,光宗耀祖,享尽了人间荣华富贵。皇上还恩准许国奏章,在榆村水口为程家建御牌楼一座,名曰“义佐国家”。明神宗丙申年,许国过世了。程爵为了感恩图报,在一个大旱之年,他以工代赈,修成了辛峰塔,借以寄托哀思,超度许国之灵早日升入天堂。

(文章来源于休宁县榆村乡政府网站)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