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专题 > 民间故事 >

徽商梦遇义“东家”

时间:2011-11-29 18:31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李丽娥 点击:

“见蛇不打三分恶”。但在以前的休北民间,有两种蛇人们是不打的,不但不打,还对它怀着一种敬畏的心情,一种是房屋中的蛇,人称祖宗蛇(传说是自家祖宗想回家看看,所以才变成蛇身溜回家的),另一种就是坟堆上的蛇,至于坟堆上的蛇也不能打,这跟一个故事有关。

古时候,休北兰田磻溪,有位在武汉做土特产生意的年轻人第一次回乡探亲,肩挑行囊孤身一人行走在回乡的古道上,头两天,他走的还比较顺利,到了第三天头上,遇一三岔路口,只因小时跟人外出学徒去时走过一回,此次回来,年轻人已不记得到底该走哪个路口了,凭感觉,他给自己选了一个路口,走啊走,走了整整一下午,按说,五里该有一个茶亭,但走到傍晚,一路上也没瞧见一个供人歇息的茶亭,年轻人这才知道自己真正走错道了,想沿原路返回,天色已完全暗了下来,年轻人这时又饥又渴,真想找个地方躺下好好歇息一晚,但眼前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到哪里去找歇息的地方,想想还不如咬牙再往前走几步,兴许前面真有个村庄呢。

年轻人摸黑往前走了约莫一里路,发现前面隐隐约约有灯火,走进前一看,还真是个乡村,只见一家家大厅大屋,灯火明亮,靠近村头的这家还养着一条狗,正蜷伏在门前打盹,见有人走近,起身“汪、汪、汪”地叫个不停,兴许是狗叫声惊动了屋里的主人,只见大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一位慈眉善目、满头白发的老太太迎了出来,年轻人赶忙放下肩上的行囊,走上前,双手作揖道:“老人家,打扰了,只因天色黑暗,看不见赶路,想在您家借宿一晚,不知可否?”“可以呀。”老太太说:“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时难哪,赶快进来吧。”老太太说着把年轻人迎进了屋。吃过饭、洗漱完毕后,年轻人倒上床铺就呼呼睡着了。约莫半夜时分,他被一阵叫门声喊醒,原来是隔壁邻厢来约东家,说:“离这不远,有一大户人家正办丧事,请僧人摇钟招魂做法事,叫我们去拿吃拿用,你去不去呵?”东家回答道:“我不能去,今夜家里有客人,家里这只狗不好,我怕咬了他,你去的话,把我那杠也带来好了。”隔壁邻厢说道:“你既然不能去,那我去时把你那一杠一同带来就是了。”

约莫过了一刻钟,门外响起了脚步声,想必是来约东家的那位隔壁邻厢回来了,果然是那个人的声音,只听她说:“我回来了,把你那一杠也带来了。”东家的声音:“那谢了,我就不起身了,麻烦你顺手把我的那杠放在窗棂上吧。”接着又问:“东家好不好呵?”隔壁邻厢说:“东家是还好,就是厨房里帮忙弄吃的人不好,薄刀跌到泔水里去了,找不着,硬骂鬼找了去了,归更是在泔桶里,又不是我们拿去。”东家说:“弄吃的不要跟他一般计较,东家好那就是好呵。”过了半晌,听不见任何响动,年轻人又迷迷糊糊睡着了。天光了,这位年轻人一觉醒转身,发现自己睡在一个坟堆上,骇不得了,呼地一下坐起身,只见周围全是坟堆。回想起昨夜梦中的情景,村庄、屋宇、慈眉善目的老太、看家狗……,他不由得围着眼前这个乱草丛生的坟堆打起转来,当快要转到坟头的时候,突然,他骇得紧捂嘴巴后退了好几步,原来他看见坟头的深柴林里,有一只碗口粗的臭草花蛇(乌梢蛇)盘得有箩筛那么大,自小到大,他还从未看见如如此大的臭草花蛇,惊吓之余,年轻人似有所悟,原来眼前这只大臭草花蛇不就是昨晚梦中“东家”那只看家护院的狗吗?!那……“那一杠”是什么?又在哪里呢?抖着胆轻轻绕过去,在坟堆的那一边,他弯下身子慢慢地寻找着,终于在靠近坟堆中间的一根细小的柴丫杈里,他发现了一根用丛毛须(松针)串着的一串饭粒,想必这就是梦中“东家”要隔壁给她带回放在窗棂上属于她的“那一杠”了。

年轻人回到家后,把这次回来迷路的奇遇告诉了左邻右舍。徽商梦遇义“东家”,人们一传十、十传百,或许是感于义“东家”的那份仗义吧,从此后,在里源北乡,再也没人打坟堆上的蛇了。(讲述人:卢运仙    收集整理:李丽娥)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