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专题 > 民间故事 >

吴克家撕对

时间:2011-11-29 18:32来源:蓝田镇政府网 作者:李丽娥 点击:

黄山脚下有座双岭,双岭下有个叫双岭脚的小山凹,凹里住着七、八户人家,虽说这里岭高地僻,倒也林茂竹翠,粮菜不缺。清朝道光年间,凹里有位姓陈的人家,经济颇为宽裕,但文墨浅薄,全家上下斗大的字不识一箩。这年,儿子要结婚,陈老头想,这婚事定要有书香气。便托一个路过他家门前的人,带话给邻村教私塾的先生撰写一副上上联(意“佳联”)。说来也巧,这带话的人是个结巴,他一路走到邻村高桥的私塾门口,正好碰见先生,因忙于赶路,只对先生丢下一句:“陈…陈老头,要你…你,为他写…写一副上…上联。”“丧联?”许是这带话的人说话结巴的缘故,村先生把个“上上联”听成了“丧…丧联”,他想,这可怎么好,自己还从未写过对联呢,更别说什么丧联了,他担心自己才疏学浅,惟恐有失,于是就翻山越岭来到县城海阳去借鉴临摹。那天,他走街串巷来到一家门前,探望进去,见中堂两侧一副对联,欣喜不已,就偷偷抄录下来,原来这还真是副丧联,这丧联是:

流水夕阳千古恨,

春露秋霜百年愁。

婚事那天,家亲乡邻纷纷前来祝贺,亲朋中有歙县冈村的,也有黟县上、下东坑一带的,有几个颇通文理,见喜堂前贴着这么一副丧联,既惊诧,又扫兴,因碍于情面,又不便明说。

一会儿,磻村的吴克家也被应邀赶到了,看到喜堂上贴着这么一副对联,不禁倒吸了口气,暗暗埋怨陈老伯办事太荒唐,但事已至此,想说破已无用,他紧锁眉头,略一思索,便不慌不忙走上前,右手一个字,左手一个字,把上下联最后一个字唰唰地撕了下来,于是,此联即为“流水夕阳千古,春露秋霜百年”,虽不为喜庆佳联,但立意全然不同了,邻县亲朋及本地乡邻见了,无不称赞克家无愧是位能文善对、博学多才的乡里状师。(搜集整理:李丽娥)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