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专题 > 民间故事 >

神蚁救徽商

时间:2011-12-12 20:25来源:休宁政府网 作者:张启立 汪顺荪 点击:

早在二百多年前的清朝乾隆年间,徽州商人以诚信为本,公平生意、合理竞争为经营宗旨,深受消费者的青睐与赞赏,分布于杭州、苏州、无锡、上海等城市的徽商队伍如雨后春笋,日益壮大。在这支庞大的经商队伍中,有位休宁籍的商人汪志霖,结婚方才一年,即随舅父去了杭州做绸庄生意。他和舅舅协力同心,悉心经营,生意越做越大,先后将分店开到了常州、无锡和湖州。因业务繁忙,一晃三年过去了,他也无空回家。从中便引发出一段曲折的故事来。

汪志霖的妻子吴碧云,年方二九(十八岁),长的那个漂亮,不说有倾城倾国之美,也有沉鱼落雁之容。年轻貌美的娇妻常年独守空房,个中思夫之苦,路人皆知。县城有位浪荡公子赵小才,依仗其父在县衙当师爷,便横行市井,欺压良善,常干些偷鸡摸狗、寻花问柳之事。夫妻常年分离的吴碧云早已成为他眼中的猎物,常常摸上门来,向她进行百般调戏,并动手动脚,欲图不轨。碧云是个识文断字的大家闺秀,尽管寂寞难忍,日夜思念丈夫,但岂能与此等小人苟合寻欢?赵小才遭到了吴碧云的严词拒绝。

吴碧云再三写信给远在外地的丈夫,字里行间无不充盈着思念之情。汪志霖接到妻子的多封来信,一回想,自己忙于生意,竟然三年另两个月未回家乡了。他赶紧打理好店铺之事,归心似箭的他次日一早,坐轿向徽州进发。行至村口,汪志霖内急,下轿小解,一低头,看见石板路上一群蚂蚁,来去奔忙,井然有序,忽然间,蚂蚁在地上拼搭成一行字来:“油头莫洗,冤伸清白”。汪志霖不解其意,带着纳闷上了轿。

回到家中,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年轻夫妇,少不了一番离情别绪的倾诉。晚饭时,丈夫执意要下厨帮妻子打下手,忙乱中志霖将橱柜中一壶菜油倾翻灶台上,志霖的头发上也沾上了一些香喷喷的菜油,妻子要丈夫快快去洗,志霖忽然想起蚂蚁拼写而成的“油头莫洗”四字,便说:“你们妇道人家都用香油抹头发的嘛,留着它,让我也油头粉面一回”。

赵小才听说吴碧云的丈夫回来了,心中顿生一股无名之火:我如想霸占碧云美女,非得将汪志霖这颗眼中钉、肉中刺拔掉不可!当晚夜深人静时,他带上尖刀,蒙上面具,潜入到汪志霖房中,趁黑伸手向床头摸去,正好摸到汪志霖沾满香油的头发,以为是女人吴碧云,于是,他摸出尖刀对准旁边人的咽喉处,手起刀落,猛刺下去。声响惊动了汪志霖,大叫起耒,赵小才发现误杀了女人,在和汪志霖拉扯博斗中,身上掉下了一样东西,也无暇顾及,趁着夜色,跳出窗口,逃之夭夭。

妻子被谋杀后,汪志霖一早来到县衙,击鼓报案,不曾想,赵小才也来到了县衙告状,告汪志霖常年在外,心有外遇,夜里杀死了妻子吴碧云。汪志霖即被拘捕入狱,汪志霖蒙冤不服,几度上诉,案子惊动了徽州府,府衙提刑官披阅卷宗之时,只见一群蚂蚁在纸头上爬耒爬去,垒成一个冤字,心想,这就怪了,这一冤字必有耒由,再说久别胜新婚,离别三载的恩爱夫妻,连亲热都来不及呢,怎会夜杀爱妻?想来个中必有蹊跷。立即备马再次赶赴杀人第一现场,进行勘察。寻觅间,突然发现床下掉有一枚猴雕玉佩,经排查,玉器店老板作证,此乃赵小才三月前买去、常佩腰间的心爱之物。在河边草丛中搜到尖刀一把,上面沾满血迹,经检验,刀把上面留有赵小才的指纹,提刑官立即将赵小才抓捕入狱。在铁证如山面前,赵小才对为了夺人之妻,欲杀其夫,误杀吴碧云的罪行,供认不讳。不久,法官将其绑赴刑场,午时三刻,斩首示众。汪志霖冤案得以昭雪,释放出狱。

诚信经商、心地善良、为人正直的徽商汪志霖经神蚁搭救,幸免于难。贞操守节的吴碧云冤死后,徽州府台念其恪守妇道、清白一生,赠“贞节流芳”匾额一块。

这正是:善恶自有报,天理作主张;府衙旌节妇,神蚁救徽商。



顶一下
(4)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