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专题 > 民间故事 >

岳西高腔轶闻“五生赴考打围鼓”

时间:2012-01-27 13:57来源:岳西高腔网 作者:汪同元 点击:

清道光中期,今岳西县田头乡柳畈的五位柳姓童生,在老师柳荣获的带领下,于早春二月之时,顺利通过了“县试”。因成绩优异,接着又被选拔去省城安庆参加“府试”。

那时节,从山里外出主要是旱路步行。对于这群只有十二到十五岁的学童来说,从柳畈到安庆要走五、六天才能到达。为免过于劳累,师生六人带着个书僮,提前两天动了身。平原地区那明媚的春光,使这些未出过远门的学童们豪情勃发,边走边吟诗作对。行了三天,不觉到了潜、怀两县相邻地带。

第四天刚上路,便遇大雨,师生们在途中避雨,误了当日的行程,错过了投宿的客店。看看天色已晚,师生们便到附近的一个大庄院去借宿。

谁知事有不巧,庄主家这天正忙着为儿子办喜事。前厅后院,到处张灯结彩、红烛高烧,亲朋好友熙熙攘攘。此时,花轿已被吹吹打打迎进前厅,正要拜堂。这当口,谁还顾得上这些不速之客呢?柳荣获不好开口,退出庄门,十分作难: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还下着毛毛细雨。往前走?走不了。不走吧,又在何处安身?这时,他一回头,借着门头上大红灯笼的光亮,发现门外有几个牛棚。再一看,有一牛棚内无牛,且刚打扫过,旁边的稻草也很干松。他灵机一动:“伢几个,天无绝人之路,来,今晚就在牛棚凑和着过一夜,总比在屋檐下站着受冻强。”学童们听罢二话没说就进入棚内,铺开稻草,身挨着身,安顿下来。不一会,都睡着了。

春天的气候,日暖夜寒,加上又是雨天,不到半夜,师生们全都冻醒了。一个个又冷又饿,柳荣获心急如焚:这群孩子是柳姓绍字辈的人尖子,都是他一手教出来的品学兼优的小神童,是爷娘的心上肉,是柳姓的希望,倘若让他们受了闪失,回去可怎么交待?听着院内主东家吵新房的锣鼓声,他灵机一动,把孩子们都弄醒,说道:“伢儿们,别睡了,睡着了容易受冻生病。我说,愁死不如快活死,夜长难熬,不如唱高腔。放声唱,我们来个摸黑唱围鼓。好不好?”孩子们一听老师要他们唱围鼓,都来劲了,齐声说“好!”,于是,柳荣获以手击节首先开腔,众学童齐声帮接,小小的牛棚顿时热闹起来。柳老师功夫老到的唱腔,学童们清纯嘹亮的嗓音,将古朴的高腔传出牛棚,传进了大院,一下子把前来贺喜的男宾女客怔住了。他们先是侧耳静听,接着啧啧赞赏,继而探问究竟:歌从何来?谁人所唱?

庄院主人是个既通文墨也懂高腔的绅士,他当即判断出歌者非同凡响,必定大有来头。急命家人掌灯,循声而往,在牛棚发现了这一老五少。他赶忙上前一礼:“诸位,何故屈尊于此?”柳荣获将情由叙说一番,主东深感惭愧:“在下家事缠身,未能伺奉,望乞见谅。请诸位至后花厅歇息。”众人来到后花厅,主东摆开酒宴,为师生压惊驱寒。酒足饭饱之后,主东再打一躬:“柳先生,适才听闻诸位所唱之曲,行腔运板,处处归正,定是名师指点。今日犬子小登科之庆,喜逢诸位文曲星赴考,正是“小登科”逢“大登科”,可谓双喜临门,喜上加喜。务求先生赏赐一曲,以图吉祥。”,柳荣获他乡遇知音,当然满口答应。于是,众人移步新房,就着主东的锣鼓,人手一件,以柳荣获执鼓板领头,众学童帮腔、伴奏,围鼓演唱了《闹绣》、《观门楼》、《大赐福》、《报喜》、《点元》等喜曲。师生们精彩的演唱,博得宾客的阵阵喝彩,新房热闹腾腾,主东乐得心花怒放。

怪呀!这群萃萃学子,十来岁的小学童,何以都会围鼓,成了唱曲高手?

原来,他们的故乡柳畈是高腔围鼓盛行之地。柳荣获等早在嘉庆初期,就从安庆、石牌一带将高腔围鼓传进山里,组成围鼓班,经常习唱,以自娱乐。柳荣获系优廪生,满腹经伦,文章道德名于百里方圆,以教学为业。所教除开科取仕一应教材之外,闲暇之时,还教学童习唱围鼓高腔曲目,既可自娱,又可提高学生文采。这五名考生,都是他的得意门生,一个个聪颖异常,一教便会,一点即通,几年以后,学会数十出高腔剧目,故演来得心应手。

这五位童生,此次府考,皆进生员,日后均成大器(两名太学生,两名贡生,一名监生)。故“五生同堂,赴考途中打围鼓”的佳话,流传至今。

注:此传说故事经1986年、1990年、1994年三次采访,由柳胜平、柳锡周口述,汪同元记录整理,已编入《岳西民间传说故事》2006年由三秦出版社出版。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