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专题 > 民间故事 >

巢湖的传说(5)

时间:2012-03-31 08:17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方克逸 供稿 点击:

洗耳池的传说

巢湖市东城门附近有一方水池,叫池耳池。池附近有一条巷,叫牵牛巷。这两处地名联系在一起,有一个动人的传说。

五千年前,唐尧因为自己年事已高,想让位给一位名贤。他听人说,许由曾教会百姓耕田、挖井、打猎和捕鱼,便找到了他,说明了自己让贤于他的主张。不想许由一听,便推荐了舜。他说:“舜不但善于耕猎,而且能用土烧陶,教人织布,百姓因为舜的教导,生活得更好了。他比我本领大。”尧虽同意了许由的主张,但仍不放过他,又派他去做九州长。许由因不愿再听到让他做官的声音,便逃走了。从此浮游于世。

许由曾于居巢的巢父过从甚密,引为“栖住一枝之友”。一天,许由逃到居巢在方池边遇见巢父,正牵牛来方池饮水。许由就将此事原原本本告诉了自己的朋友。巢父说:“你不藏身于高山,埋头于深谷,仍浮游于世,是求其贤名。如果是这样,非吾好朋友。”遂生气,不饮牛,牵之去上流。许由自惭已行,遂对自己说道:“吾因贪美言,而辜负了朋友,真对不起他。”便用池中冷水洗双耳,拭双目,表示愿听朋友忠告,看清自己的不足。从此,终身不再出世,不再抛头露面。

后人传此一段轶事,都说许由能洗耳敬巢父,是位知过就改的贤士,便修了一座二贤祠纪念巢父和他。“洗耳恭听”这句成语也由此典而产生。(刘冷月搜集整理)

孔难桥与晒书墩

由柘皋镇东行两千米处的小朱村原有一座小桥,桥的西侧有个面积约二百平方米、三米多高的土墩,相传这是孔子的晒书墩。

春秋时期,孔子周游列国,离开楚国,率领弟子去吴国。途经柘皋,孔子讲学留下了孔子台与听书港遗址。这天下午起程,奔向居巢城。

谁知刚出柘皋不久,便遇见几个小孩在路中玩耍。其中有个穿红短裤,围着红兜兜的七八岁小孩站起来,双手拦着车头不让过去。子路急忙跳下车来,斥令小孩让路。可是,小孩子硬是不加理睬。子路毫无办法,只得回禀孔子。

孔子下车,来到小孩子面前问:“你为何不让呢?”小孩把头一昂反问道:“自古以来是城让车,还是车让城?”“自然是车让城啦!”孔子答道。小孩用手朝地上一指:“我们这里有座城池,是你们让我,还是我让你们?”这时孔子一行才注意到孩子们用碎砖头在地上垒了个小小的城墙。

孔子一行经过一番周折过了砖头“城”后,天色渐晚。柘皋到居巢有多远,孔子心里无底,便问这孩子:“日落之前我们还能赶到居巢吗?”孩子见问便答:“走得慢一些,就能到;太快了,到不了!”

孔子一听真是岂有此理,遂命子路加速上路。走了不多远,前面一条小河上架着一道木桥,因赶路心切,子路未加思索就扬鞭赶马过桥,谁知车行桥中,木桥突然断裂,马车倾倒,侥幸人马没有受伤,但车上的书帛竹简全部落入河中。孔子爱书如命,不惜重金求助乡民打捞,送到附近的土墩上晾晒。打捞完毕,面对湿淋淋的书简,孔子不禁仰天长叹:“欲速则不达焉!”并嘱咐弟子们要牢记这一哲理。

后来,人们为了纪念孔子把小桥易名为“孔难桥”,晒书的土墩则叫“晒书墩”。(韩东金搜集整理)

项羽散兵楚歌岭

位于巢湖市区15公里处的巢湖南岸楚歌岭下,有一座抬头见山、低头迎水风景秀丽的散兵镇。提起楚歌岭与散兵镇的来历,还得从两千多年前的楚汉相争说起。

相传刘邦、项羽垓下决战,项羽中了韩信的十面埋伏,楚军大败,溃兵南下来到巢湖岸边的龙王山下,安营扎寨,休整操练,伺机东山再起。这时,韩信带领一支人马赶到此地。由于楚军驻地面临巢湖,背依大山,地势险要,易攻易守,汉军一时无法攻取。足智多谋的韩信,见武攻难胜,便改用文攻心战。他抓住项羽迷信心里,借助神权力量来挫伤项羽锐气和动摇效忠他的“八千子弟兵”,夜间派人用糖稀在楚军驻地周围的路上写下“霸王无道,项羽必败”八个大字。由于糖香溢,引来数以万计蚂蚁争食,粘聚成八个大字,楚兵见之,认为是天意灭楚,顿时军心大乱。项羽也不明其由,惊呼“天灭我也。”此时韩信又令一支人马,带着箫管隐在楚军驻地周围的山岭吹奏楚歌。楚歌传入楚营,楚军听了个个怀乡,人人思亲,泣不成声,纷纷丢弃兵器离营而去。只会武力,不懂计谋的项羽,在混乱中连忙收扰散兵游勇,攻上山岭,筑垒为城,与汉军展开搏斗。最后,楚军众叛亲离,项羽不敌众,带着二十八骑亲信,突围至乌江自刎身死。

项羽兵败途中行至必经之路的巢湖东郊旗山、鼓山峡口,项羽的座骑乌锥忽然长啸不前。原来是到了范增的故乡。项羽顿悟,翻身下马,跪拜旗山:“失亚父者失天下,项羽悔之晚矣!”于是,乌锥又奋蹄向乌江奔去。

如今,韩信吹箫处被称之为“楚歌岭”,项羽散兵地已发展成散兵镇。岭上还有“霸王城”等遗址,途经的旗山也被人们唤为亚父山“亚父山”。(李定元搜集整理)


顶一下
(14)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