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专题 > 民间故事 >

王安石棒打“跑官者”

时间:2012-10-05 17:11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徐翀 点击:

北宋政治家、文学家、思想家王安石不仅雄居唐宋八大家之中,更是见欲而止、为政清廉的楷模。庆历二年(1042年)22岁的王安石中了进士,但与妻子吴氏及一双儿女仍然过着甚为清苦的生活。他在担任舒州(州治在今安徽省潜山县城)通判时,家徒四壁,除了书籍之外,几乎一无所有。其实,当时王安石掌握着全州官员的监察大权,想巴结他的官员不会很少。当时州内丰南县陈圣,有十余年知县资历,只因几年前夸大水灾灾情冒领赈济款而受过处分,一直得不到提拔。王安石到舒州上任时,正值考察全州官员的时候,陈圣已经花了许多银子几乎摆平全州上下。王安石刚刚到任,他就赶上门来。一进门便对王安石说:“看大人的官寓实在寒酸,属下心里过意不去,故封了200两银子,求大人收下。”王安石一下明白他是来“跑官”的,便沉下脸来问道:“请问贵县此钱从何而来?”陈圣忙赔着笑脸说:“是属下俸禄”。王安石说:“我一个通判的俸禄比你多一倍,而且不够用,你却何以如此宽裕呢?”陈圣支支吾吾地正要辩解,王安石不由分说地把他“请”出了家门。到审察他的时候,王安石在其评语中写下了“品行稍有瑕疵”6个字,让他升官的愿望又一次落空。从此之后,再也没有人敢来给王安石送礼或到他这里请托了。在王安石骨子里有一种精神,他以儒家的道德观念严格要求自己,坚持“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的做人准则,淡泊物欲,不以金钱萦心,不以利已做大官,但愿为民做大事,这种境界确实难能可贵,也给后人以启迪。

钱钟书先生在《管锥篇》中对老子的“见欲而止为德”大加赞赏。他认为一个人面对墙壁不思欲并不值得褒奖,如果他面对大千世界的花花绿绿、金钱美色而无一丝欲念,或者面对亲情友情蠢蠢欲动想为之以权谋私时,而能够“公”字当头戛然而止,那才是真“德”。这当然是很难做到的事,但惟如此才更显得难能可贵。有名的三国蜀将关羽“捉放曹”,就是私情作怪,否则那段历史肯定会改写。古人云:“德,国家之基也”。“德帷治,否德乱”。秦始皇不筑道德之基,而筑阿房之宫,不忧萧墙之变,而劳长城之役,导致天下倾覆,说到底就是缺了“德”。一个人无论在何时何地何种情况之下,都坚守自己一尘不染的思想阵地才是美德。

反观当前,几乎各个领域的腐败犯罪分子都与欲望有关。有的铤而走险买官卖官,是中了权力欲的毒;有的千方百计捞钱发财,是为满足自已的金钱欲;有的寡廉鲜耻,玩弄女色,成为色欲的俘虏。正所谓“眼前有余忘缩手,身后无路想回头”。损人利已,损公肥私,把无限的欲望发挥到登峰造极,岂有好下场?这些见欲不止者,不仅仅是无“德”的问题,而是终将被人们所抛弃。

老子说过“祸莫大于不知足,咎莫大于欲得”。当官掌权若忘了世界观的改造,忘记了清正廉洁,忘记了立党为公的宗旨,把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抛于脑后,便难免产生邪心恶念。“疾小不加理,浸淫将遍身”,到头来就可能出大事、栽大跟头,而胸怀法度,情系人民,廉政勤政,则为公仆之本。善守其本,无德不胜。倘若舍其本,必将绊起营私的瓜葛。近几年来,一些贪官污吏沦为人民罪人就是明证。

作为为人民谋福利的共产党干部,要学“手掌十万、身无分文”的方志敏;草籽充饥、宁死不屈的杨靖宇;身残志坚、奋斗不息的吴运铎,治沙治碱、死而后已的焦裕禄;赤胆忠心、献身雪域的孔繁森。只有那样,才能真正“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才能拒腐蚀永不沾。(通联:安徽省潜山县纪委)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