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专题 > 民间故事 >

宿松民间故事——清官错案

时间:2012-11-25 10:08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吴汉亮 点击:

相传清朝宿松趾凤河出了个清官,叫段明镜,在江苏苏州做知府,因其在任治时清正廉洁,断案公正,所以皇上送了一块“一清如水”的御笔金字匾额到趾凤段府,高悬堂厅,誉满乡里,荣宗耀祖。

古人云:“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人不是神仙,总有失误的地方。可就是这位“一清如水”清正廉洁的好官在临近告老还乡之际却办了一桩冤假错案,成为遗憾。

话说苏州府城东门有个商人,每年都到外地经商做生意,春去冬回,总要到“寒露霜降水推沙,鱼奔长江客奔家”之时才回家准备过年。可是他的妻子不守本分,不安寂寞,与一屠夫,邪派大头领通奸相好。这一年,临近年边,商人日夜兼程,跋涉千里,回到家时,已是傍晚。妻子接到热情关切地说:“你日行百里,太累了,先在床上躺会,我去办点东西给你调补身体”。不多时端来了一碗猪肝汤给丈夫吃,丈夫伸手去接,妻说,“你累了,还是我来喂你吧。”丈夫刚吃到嘴里就感觉不对,便说不要,她硬难丈夫吃,丈夫知她是不怀好意,便大声嚷着,她急用手帕捂住丈夫的嘴,接着突然一个尖刀从后刺来,把她丈夫的颈项刺了个对穿,抽出又是一刀,这样丈夫顿时死于非命,连夜他们把尸首移出给埋了,又趁右邻教书先生熟睡之际,把血衣血刀偷偷地放进教书先生家的灶堂里。第二天一早,淫妇跑到府衙击鼓报案,段知府急忙升堂,淫妇说:“教书先生不正,多次调戏于我不成,竟将我丈夫杀害,请老爷做主。”段知府一听说:“我府城之内竟出此事,这还了得。”急遣衙差抓来教书先生,并“搜出”在灶堂里的血衣血刀,带上公堂,物证俱在,只等口供。可先生称冤枉,就是不招,淫妇死死咬定不放,知府老爷听妇人之言,动用大刑,一个文弱穷书生怎经得起动大刑,心想招也是死,不招也得死,于是趁堂上衙役不备,一头撞在老爷堂上地下,一个文弱的血性书生就这样一命归西。

段知府不久就告老还乡,有一天来了一个潜山卖小货的人,在门口问这是段老爷的家吗?看门人说:“正是”。货郎说:“请禀告老爷,说外面有人因事要见他”。看门人禀告老爷,老爷问是什么人,门人说:“卖小货的货郎”。老爷说:“不见”。货郎被告之老爷不见。货郎说:“不见我就把段府堂上那块“一清如水”的御匾给砸烂。老爷听说,叫进见。货郎一见,就问:“老爷苏州书生一案,如何处理?”老爷说:“书生经不起动刑,畏罪自己撞地自尽了。”货郎说:“书生被杀,匾我要砸。”老爷问何由?货郎说:“淫妇趁丈夫外出做生意长年不在家,勾引城内一屠夫相好,这屠夫是当地邪帮的一个大头领,我是小头领,这屠夫大头领经常淫宿在淫妇家,事发当天,他不知其丈夫要到家,我临时借宿,便和这屠夫住在淫妇家的后厢房,这淫妇伙同奸夫想谋害亲夫蓄谋已久。所以当丈夫回家,以在食物里下药毒死丈夫,但被丈夫察觉,正被追究时,淫妇快速用手帕捂住丈夫的嘴。就在这同时,隐蔽在一旁的奸夫突然闪出,举起尖刀向淫妇丈夫猛力刺去,就两刀结束了其性命。

他们杀了人,怕我走漏风声,就令我连夜走出苏州城,不得回去,否则必杀不可,后我乘船而上,在安庆下船后,以转至皖城汗山落脚。”段明镜听完叙述,心想自己清白英明一世,却又在晚年告老还乡前糊涂一时,造成冤案,心存愧疚,无法挽回,长叹一声,就此告别了人世。



顶一下
(1)
50%
踩一下
(1)
5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