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专题 > 民间故事 >

休宁民间故事——齐云山道长巧治盗墓贼

时间:2013-01-18 08:18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何兆基 点击:

明末抗清志士金声,休宁瓯山人,崇祯二年进士,官任翰林院庶吉士,后因上书言事,得罪了朝廷,即愤而辞官归里,主讲万安古城岩还古书院,颇有声望。清军入关南下,金声和他的学生江天一,募集义军近万人,奋起北上抗清,固守绩溪等地,清军久攻不克。清军无奈,便派早已归降的徽州歙县籍明将黄澍潜入城内,里应外合,金声和江天一终于兵败被俘。

金声被押往南京,因坚决拒降惨遭杀害。传说金声被杀后,因为他的名声太大,所以满清朝廷要把他的首级送往北京验审,因此他的尸体运回家时就少了个头。他的族人和乡亲念他保国保民的功绩与节操,便集资为他铸了个金头,配上尸体下葬,而且造了许多假坟,以防金头被盗。

不料到了两百年后的光绪年间,离瓯山几十里的歙县有个姓黄的财主,据传是黄澍的六、七代孙,为人十分贪婪无厌。他听说了金声墓里金头的传说,垂涎三尺,日夜作梦都想得到这颗金头,于是便雇了几十个盗墓高手,潜往休宁瓯山,日藏夜出,到处挖坟,不几天就弄得白骨狼藉,盗走了许多金银财宝,害得当地老百姓叫苦连天。

一天深夜,正当黄某亲自带人挖开一座古坟时,就被当地人一举抓获,扭送到县衙,关进了大牢。

可是当时的休宁知县也是个无财不贪的昏官,他在审知黄某盗墓真意以后,竟然以挖到金头与他平分为条件,偷偷地把黄某等罪犯放了。黄某有了这位县太爷撑腰,更是肆无忌惮,得意忘形,回家后继续干着那伤天害理的盗墓勾当。

这时,齐云山的道长听说了这件事,很是气愤。这位道长的祖上也曾经参加金声组织的义军,他本人年轻时就见义勇为,一向敬慕金声的为人,后因受到劣绅的排挤打击,就上了齐云山做了道士,这时他已经是山上的道长。现在他见当年降将的后人又勾结贪官残害忠良和百姓,决心想法子治一治这个恶棍。

这位道长深知休宁知县不仅贪财,而且迷信鬼神,平日有什么企求,都要来齐云山拜菩萨,求签还愿。这次他放纵包庇黄某,意在平分金头,也一定会来拜菩萨求签。于是道长几经筹划,精心制作了一根“必得金头”的神签,有意假借知县之手去惩罚黄某。

果然不出道长所料,三天后休宁知县真的上山来了。相见礼毕,道长笑着对知县说:“贫道恭喜县太爷发财!”知县心想,这道长如何知道我的心思,莫非我真的会得到菩萨保佑?但是他表面上还得假装斯文,说:“本县向来以廉为本,岂敢求意外之财?”道长听了暗暗发笑,但嘴上却说:“好人发财,菩萨一定会保佑的。”接着就陪知县去庙堂拜菩萨求签。只见知县一步一拜地进了庙堂,跪在菩萨面前默念了几遍祷词以后,就伸手去抽签。说来也怪,当他连抽两根签时,怎么也抽不动,而在抽第三根签时,只轻轻一提,签便到了手中。原来这是道长事先把别的签用胶膏固定在签筒里,只把那根特制的签松着,所以才出现这种情形。知县迫不及待地把抽到的这根纸签展开来看,只见上面画着一幅坟山图,方位标示得十分清楚,而且坟丛之间还画有一具男尸,身穿明代官服,其头闪闪发光。知县看了图,正中下怀,连忙藏起这根纸签,又惊又喜地下山去了。

知县回到县衙,细审纸签上面的图画,不禁暗暗叫绝:“好滑头的金声族人,原来把真坟葬到毗邻的歙县去了,难怪黄某挖不到金头啊!”于是他马上微服去访黄某,亲自监督他们照图掘坟取金头。

第二天,知县打扮成商人模样,早早就来到黄某家。黄某见县太爷突然来访,惴惴不安地陪着笑脸,好酒好菜款待。晚宴尚未开始,只见知县笑嘻嘻地捋着胡须,吩咐黄某说:“把你的那帮兄弟叫来,让他们多喝几杯,然后跟着我去挖金头!”黄某虽觉得有点玄乎,但一听到今晚可以挖到金头,也就来了劲,不仅恭恭敬敬地照办,而且侍奉这位县太爷更加殷勤了。

夜半时分,这帮家伙带着几分醉意,按照签图所示,来到一座坟山。知县指着一丛坟墓,下令说:“就在这里挖!”一路上,黄某见县太爷朝这个方向走,就有些怀疑,怎么往葬有自家祖坟的山上走来,但又不敢多问,等到了县太爷指定的地点,听了县太爷的命令,这才慌了手脚,吓得浑身发抖,“扑通”一声跪在县太爷面前,捣蒜似地磕头央求:“大老爷,大老爷,这是我家的祖坟,千万不能挖啊!”知县一听,先也一惊,但转而一想,黄某一向贪婪无厌,为人狡诈,他现在说是他的祖坟,莫非是想胡弄我,想一个人独吞金头?于是厉声喝道:“胡说!”黄某再三请求知县察看墓碑,知县接过灯笼一看,碑上果然有黄澍诸人姓名。知县也一时懵了头脑,于是再次掏出签图仔细核对,虽说图上有坟无碑,但是方位完全正确,应该不会错的。正在迟疑之时,签图下右方的两句签语吸引了他:“黄金金黄,真假假真。”知县把这两句签语反复吟诵,突然明白了过来:“啊,这不正是说金是黄的,假就是真吗?”于是他就像读懂天书一样,兴奋得手舞足蹈,终于再次坚决果断地命令说:“没有错,就是这个地方,挖!挖!挖!”

那帮盗墓贼当然是听县太爷的,于是一齐动手,没到天亮就把黄家的祖坟彻底翻了个个,结果除了一些比较值钱的陪葬品外,哪里有什么金头?知县也心知上了道长的当,但是又哑巴吃黄连,有口说不出,没有等到天亮就随手拿了几件陪葬品溜走了,废坟丛中只剩下了吓瘫了的黄某。

那位齐云山道长得知自己的妙计已经成功,暗暗庆幸,为表示内心的高兴,他还在这一天特意下山大吃大喝了一顿呢。



顶一下
(13)
92.9%
踩一下
(1)
7.1%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