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专题 > 民间故事 >

斗米斤鸡案

时间:2013-12-25 12:40来源:宁国新闻网 作者:张振华 点击:

咸丰二年(1861年),鄞县知县段光清带着着两个随从微服察访。他来到城隍庙附近时,见一间米店门口,围聚二三百人,发出一片喧闹之声,忙叫随从前去询问。不一会,随从带来两人。那两人已从随从口中得知段光清的身份,立刻俯伏在地,口称:“青天大老爷,为小民作主。”

段光清叫他俩起来说话。见一个是面带愁容农民打扮的老实乡下人,一个是头戴瓜皮小帽,身穿青绸衫裤,脸露狡黠的生意人。

那个乡人开口说:“禀告大老爷!只因父亲患病卧床,小人一早来鄞县城里抓药,心急慌忙在米店门口不小心踩死了米店老板家里的一只毛鸡儿。店老板一看,连忙赶出来,揪住小民的衣领,要小民赔偿九百文钱,而我囊中只有为父亲抓药的三百文钱,哪里拿得出这么多钱来赔偿,因此吵起来。

段光清问:“唉!一只毛鸡儿难道真的就值九百文钱吗?”乡人回答:“店老板说,这只毛鸡儿,是特种鸡,只要喂养二、三个月,就可重达九斤。按市价计算,一斤鸡可卖一百文,九斤的鸡就可卖九百文,因而索赔九百文钱。小人无力赔偿,求大老爷作主。”段光清回首问店老板:“此话当真?”,店老板察看段光清脸上并无愠怒之色,就回答:“大老爷!小人的鸡的确是一特种鸡,求大老爷公断。”

段光清在心中暗想,如此奸商何愁不发大财。此时,周围观看的人越来越多,要看新来的知县老爷如何秉公判断。谁知段光清只淡淡一笑,说:“果真如此,索赔之数也不过分。”转向对乡人说:“你走路不慎,踩死了人家的毛鸡儿,理应赔偿,还有何话可说?”乡人听段光清此说,急得泪水潸潸流下说:“县老爷!我不是违抗不从,实在是没有那么多钱赔偿啊!”段光清仍然不动声色地说:“赔钱不足其数,也可典衣作押。本官念你有一片孝心,与你凑足此数。”乡人听了甚感委屈,但无可奈何,只得唯唯听命,脱了布衫典押衣裳得三百文钱,连同身上的三百文钱,共六百文钱,全部交给店老板。还差三百文,段光清叫随从自包裹中取出三百文,补足赔款,交予老板。

周围观看的百姓见段光清这样判断,都愤愤不平,交头接耳责骂段光清昏庸。说:“昏官,踩死一只毛鸡儿,居然要赔九百文钱,偏偏有这样的糊涂县官,竟然答应下来。”这时,大街上人越聚越多。

当店老板拿了九百文铜钱,眉开眼笑,叩谢段光清后,起身正要回到米店时,却被段光清叫住:“且慢!”。店老板停住脚步,心中忐忑不安,只听见段光清慢慢开口道:“这案件,本官只判了前半段,还有后半段未判,你说你这只毛鸡儿三个月可养至九斤,但如今尚未到九斤,俗话说:『斤鸡斗米』,饲鸡一斤需米一斗。现在毛鸡儿已死,不再需要饲养,不是替你省下九斗米了吗?今天他既然赔了你九斤鸡的鸡钱,你也应该将省下的九斗米还给他,才算公平合理。” 周围群众听了段光清后半段的判决,不禁竖起拇指,高声叫好,不断说:“段大人,实在是包公再世,判得让人服服帖帖。”店老板哪里敢说不,只好派人取来九斗米,赔给乡人。要知道一斗米的时价是六百文钱,九斗米的价值是九百文钱的好几倍,店老板真的是偷鸡不着蚀把米。只好闷闷不乐地回到店里,足足气了三天三夜。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