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专题 > 民间故事 >

刘琦大战金兀术

时间:2015-08-19 10:25来源:界首市政府网站 作者:秩名 点击:

历史记载,宋将刘琦率兵在顺昌西与金兵划沟为界,双方相持八年。此沟现在还在界首县城关镇原来的皂庙的东边。

金兀术的真名靳乌都。是天上玉皇大帝马棚里的专管铡草儿的草官儿。那一天,玉皇大帝的御马有病才好,叫他牵着到碧波潭去饮水,靳乌都是小草官,从来也没有出过南天门。这一回他来到碧波潭,低头往天底下看,哟!天底下的人咋打起来啦!

只见一大群人,扛着个大旗,上面写着个“刘”字,撵一群扛着写“金”字旗的人。靳乌都不管三七二十一牵着御马,跑到天底下就帮着扛“金”字旗的人打扛着写“刘”字旗的人。人家问他姓啥叫啥,他怕回到天上挨骂,就说了句瞎话,说姓金,叫金兀术。

打“刘”字旗的人叫刘琦,是宋朝的领兵大元帅。正撵着杀着,忽然从金兵里头出来一名长着闹草胡子的大将,骑着一匹“怪马”杀过来啦。那“怪马”四个头,八条腿,金盔金甲直往前跑,咋也拦不住。

那书上说是啥“拐子马”,错啦,实际上就是“怪马”。

刘琦一回到顺昌城,气得把老婆孩子教都放在柴禾堆里说:“我明个打胜了,咱都活;要是打败了,您就点火自焚!我跟金兀术拚上啦,死了算毕!”刘夫人一听这话,急得直哭。

那天夜里,灶王爷喝了二两酒正睡的得劲着哩,一听有人搬柴禾,呼隆一翻身起来啦,他推推灶王奶奶说“锅儿娘,这三更半夜里谁哭着搬柴禾弄啥?”灶王奶奶一看,照灶王爷头上一耳巴子:“你光知道天天喝酒,那靳乌都牵着御马偷着下凡,正帮着金后打好人哩!你还不快上天去说说。再不快点儿,别说刘元帅烧夫人,就连咱这灶王庙也保不住啦!”灶王爷一听,连忙披上衣服,骑着烟筒就上天去啦。

他把天底下的事向玉皇大帝一说,可把玉皇恼坏啦。他一拍桌子说:“二郎神!二郎神,放狗下凡拿坏人!”玉皇又对哮天犬说:“狗哇狗,快点走,回来叫你啃骨头!”二郎神拍着哮天犬的头跟它说:“可不能把马咬死了!”解开紫金绳,把哮天犬借给了灶王爷。

天一明,刘琦跨马提枪又跟金兵打起来。金兵又让靳乌都放出“怪马”大战刘琦。刘琦打着退着,退到灶王庙东边藏了起来,准备跟金兀术拚命。

靳乌都骑着怪马刚跑到灶王庙西边儿,一看,一条大黄狗头朝南,屁股朝北正在沙河喝水哩!他一定神,咦!那不是二郎神的哮天犬吗?嘿!它是狗,我是神,怕它干啥?他朝马屁股一拍,就要从狗身上过去。

二郎神本来就不放心,正在天上看着哩。他一看事儿不好。就念了个咒对哮天犬说:“狗哇狗别光喝水,不咬头来光咬腿!”哮天犬早就馋得撑不住劲啦,一听这话,“啊呜”一口把“怪马”的前腿咬掉一大块。雪白雪白的血顺着“怪马”的腿,向南几溜子拐弯儿淌到沙袋河里去啦!

天上的血,都是白色,跟地上的水一模一样。现今那沙河的水都是那时候淌的马血,那河边一闪一闪的可不沙子,是御马腿上的金骨头渣子。

“怪马”被哮天犬咬了一口,吓得站在那里再也不敢往前跑啦,急得它呀,趴在地上蹄子乱扒。就这,马看狗,狗着马,两个在那相持了八天八夜,都被玉皇大帝召回天上去啦。

天上的八天,就是地上的八年!

哮天犬在地上趴了八天八夜,趴出了一条又深又长的沟。满满的沟马血,呼呼叫,长所累月地往沙河里淌。那就是现在的“界沟”。

(欢迎大家向本网讯提供本文作者)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