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专题 > 民间故事 >

百家冲匪事(2)

时间:2015-08-21 11:10来源:六安茶谷网 作者:秩名 点击:

当夜,窑口遭遇匪劫。

子时,人嘶马叫,山下,火光冲天。

窑口大当家几十年的积蓄和家业被抢烧一空;二当家的却在这场匪乱中从此销声匿迹。

有人说,二当家的就是踩点于窑口的土匪探子。

还有人说,这场匪劫定与陈刀有关联,甚至传得有鼻子有眼。

陈刀从不申辩,也无申辩之机。

一晃就到了民国16年,此时,观音洞山下的陈府已是一片殷实的庄园,陈刀拥有的田地是方圆几十里地大户人家之首。十多年间,陈刀夫妇收留逃荒逃难的穷人就有四五十人之多,这些人大多都在百家冲落户,或在陈府做事,繁衍后代,生生不息。

山外再乱,百家冲依然是一幅安居乐业的景象。

陈刀此时虽然家资万贯,但膝下无子,仅有一小女,自幼在母亲桂花的指点下攻读诗书,琴棋书画样样皆通。这一年春,陈刀欲为小女纳婿,夫妻二人一番商议,竟同意了小女“征联纳婿”的主张,一时轰动了方圆百里,应征者无数,但仅有一联者博得了小女芳心。

小女出的上联是:

孤雁岂孤,孤雁不随群雁落。

应对联为:

独山不独,独山环抱万山中。

新女婿黄经伟入赘百家冲的这天,陈刀从他的眉宇间突然忆起一个人来— 窑口的二当家的。陈刀为此忐忑不安,似乎有一种不祥的阴云密布在观音洞的上空。

入夜,人客尽散。突然几声铳子枪响,山脉上、山谷间火把通明,杀声四起。

匪首黄胡子站在坡上大骂:狗日的三壮,害得老子好找,十多年来,老子没一天不想杀了你,竟然带着我的女人在这过起了舒坦日子……

桂花冲出来对着坡上回骂:黄胡子,你要是杀富济贫倒也罢了,抢霸民女,奸污掳虏,恶贯满盈的土匪,我与三壮有情有义,怎会是你的女人?

陈刀一把将桂花拽进里屋。

屋外又响起窑口二当家的声音:三壮,咱俩虽未在山寨见过,但窑口一见,就觉得你是叛逃的三壮,只是未敢断定。

这方声音未落,突然从里屋里窜出一个人来,面向山坡跪下了,声嘶力竭地喊:爹,胡子伯,你们就放过百家冲吧,这是一方桃园,百姓安居乐业,家人相亲相爱……

放狗屁!

说罢,一队人马一路喧嚣冲下山来。

陈刀毕竟是血雨腥风中过来之人,一掌将新女婿黄经伟拍进门内,随及将大门带上,抄起柴刀,迅即摆开阵势。众匪中当然有陈刀的既往兄弟,大多曾得到过陈刀的帮助,情同手足,有的退避三舍,有的佯装攻击。陈刀只肖迎战黄胡子等四五人,且处于下端优势,避实就虚,进退自如,刀起刀落于马蹄间,几个会合,就有三匹壮马滚落山间,马背上黄胡子的大刀却对陈刀奈何不得,急得朝山坡上喊:快放铳子,快放铳子!

坡上无人回应,一行人马落荒而逃。

晨,鸡鸣三遍。

始终沉默着的陈刀终于开口:此后恐难有安宁的日子了,桂花,我们得请几个壮力,新女婿也不能歇着,立马下山,按照我开给你的单子如数采购,两天后,我们要建造土楼,抵御黄胡子来犯……

小女问:那我呢?

你留在家里,备好伙食和糯米。我出山两天,找枪。

两天后,陈刀携四杆长枪回山,雇佣家丁六名。

在众乡亲的帮衬下,土楼拨地而起,分为三层,每层均有隔板,可承受四五壮汉之重,四壁开有射孔,推八度状内大外小。墙体选粘质红土为主,掺入适量的小石子和石灰,经反复捣碎、拌匀,做成“熟土”。一些关键部位还掺入糯米饭、红糖,以增加其粘性。夯筑时,陈刀像一位将军立在一边,督促劳工,嘱咐往土墙中间埋入杉木枝条或竹片为“墙骨”,以增加其拉力。

土楼建成,若需御敌,将大门一关,几名壮丁守护大门,土楼像坚强的大堡垒,妇孺老幼尽可高枕无忧。

然而,不知何故,土匪黄胡子此后再没来过。

一九二九年十一月八日晨,独山周围十五个乡的近万名农民,手持大刀、长矛、钢锥、长枪等从四面八方涌向独山镇,其中包括陈刀的女婿黄经伟及陈刀的四杆长枪,他们将敌魏祝三自卫团驻地马氏祠团团围住,被围之敌见起义农民越来越多、愈战愈勇,顿觉困守无望,遂纵火焚烧民房,乘机逃窜。

地方志记载,这是“独山暴动”。陈刀的女儿、女婿就此出山投身了革命。

打土豪分田地的那年,陈刀携桂花远走他乡,此后杳无音讯。唯土楼经几十年风雨剥蚀,依然驻守在通往观音洞的路边。

(欢迎大家向本网讯提供本文作者)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