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专题 > 徽州旧事 >

庐州旧业——棉匠弹奏舒心曲

时间:2011-07-31 22:38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叶明柱 点击:
庐州旧业——棉匠弹奏舒心曲
 

“梆、梆——弹、弹——绷、绷”,儿时常于街头巷尾听到弹棉花的悦耳乐音,不由得想起早年农村的秋末冬初,棉匠最忙碌,棉衣棉被装上新弹的棉花,御寒过冬,特别是男娶女嫁,多数在冬季举行,婚前准备的头等事,就是弹几床盘上“喜”字的新棉被絮。那弹奏,是喜庆的声音,声声入耳,祥和、舒心、暖人,仿佛穿上新棉衣、躺进新棉被那种暖暖和和、舒服自在的感受,那弹奏,真的是农家乐的组成乐章。

小时候,常见一位张棉匠,身背弹花弓走村串户。“弹棉花啊”地叫着,有时,还唱着乡村流行的庐剧,缠绵、悠扬、醉心,他唱庐剧抒发乐观向上、积极进取、不畏艰苦的心情。每到一户人家,先铺开弹床——两个睡凳或几条板凳,架起两扇门板,再铺上竹帘,放上许多皮棉……

张棉匠十分麻利地做好弹花前的准备。然后,左手扶弹弓,右手操棉棰,背后插一根长长的毛竹做的杆,从绕过头顶,杆端一根线吊挂在弹弓中间——那弹弓前端做得很精致漂亮,弹线是羊肠线捻成,很像长琴的弦。棉棰一弹,“绷绷、弹弹”,余音悠长,很有音乐韵味,棉花粘多了,发出“绷绷”声,弹几下,又发出“梆梆”声,再弹就是空弦音,发出“弹弹”……

这样反复弹,声音是那样悦耳,有人情不自禁地唱起“绷弹绷弹绷绷弹,弹床棉絮御冬寒,村妇巧手制衾被,留住丈夫不远玩。”弹花的琴声响在初冬的乡村,回荡在男女老幼的耳畔,好舒心啊!直到铺上的棉花里里外外、上上下下弹个遍,软软的,绒绒的,高高的……这时,棉匠就找一个人配合着网纱——纵横着一条条铺上纱线。

如果棉匠手巧,还会盘上吉祥的字——结婚的盘上“双喜”字,或“花好月圆”……平常用的盘上“长命百岁”,或“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等等。常有好多人观看棉匠盘字,特别是盘好了字,用盘子压絮,棉匠站到压盘上,全身扭动,显示优美的舞蹈动作,压盘左右自转移动,再慢慢前后移动,直到压遍全床棉絮。弹好的棉絮由主妇小心地包起来。一般张棉匠一天只能弹一床被絮,有姑娘出嫁的人家,张棉匠要弹好几天的陪嫁被子,那就是他业务最好的初冬季节。

张棉匠背着弹花弓走村串户,几乎家家户户都请他弹过棉花。那一声声的“绷弹、绷绷弹”,留在乡民的耳畔,记录着张棉匠的苦乐年华、沧桑岁月。自从我离开家乡进城读书、工作后,就没有听到张棉匠的弹花曲了,他弹奏的舒心乐章却永久地回荡在我的心间。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