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专题 > 徽州旧事 >

庐州旧业——古驿道上卖凉茶

时间:2011-09-09 16:32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柳丝 点击:
吕士民/绘
吕士民/绘
 

学校的门口就有凉茶卖,一溜十几个茶杯,里面是倒了一大半的凉白开,上面用一块玻璃盖着。好像是一分钱一杯。我们把分格子扔进一旁的铁皮桶里,卖凉茶的老头会从桌肚底下拎出一把大茶壶,那是泡好的酽茶,我们那里叫茶卤。然后往凉白开里兑上一点,茶杯立刻变得碧绿。

什么叫“打尖”?

《续修庐州府志》记载,出合肥德胜门不远处,是条古驿道。假如要到怀宁县城(今安庆市),那里是必经之路。历史上无数的马车、轿子、行人经过那里,村民们在路旁搭起凉棚,烧上一壶开水,便是旅途中小憩的场所。

一位叫江雨微的老人,祖辈就在路边开了一个小饭店,卖些米饭、馒头之类。据说当年庐州城外有两处“打尖”的地点,一是现在芜湖路附近的茶亭,再一个就是南二环附近的凉棚草屋。那时候,人们把在旅途中休息进食叫“打尖”。走了那么远的路,当然是又累又饿又渴,在这里吃点东西垫吧垫吧,好比给长途汽车加满了油,走起来也好脚底生风呀!而路旁摆着的凉茶,给赶路人冒烟的喉咙浇了一遍水,滋润了疲惫的身体。

怎么睡得着觉?

我记得小时候,学校的门口就有凉茶卖,一溜十几个茶杯,里面是倒了一大半的凉白开,上面用一块玻璃盖着。好像是一分钱一杯。我们把分格子扔进一旁的铁皮桶里,卖凉茶的老头会从桌肚底下拎出一把大茶壶,那是泡好的酽茶,我们那里叫茶卤。然后往凉白开里兑上一点,茶杯立刻变得碧绿。

我曾经趁老头不备,好奇地拎起茶壶,喝了一口,苦得我立刻吐了出来。老头不仅没生气,倒是被我逗乐了,说:看你晚上怎么睡得着觉?

名气最大的凉茶,可能还要数北京的大碗茶,那里的朋友告诉我,早年间,北京卖大碗茶的都是挑着挑子做生意。什刹海边上、天桥一带,到处都能看见卖大碗茶的。挑子前头是个短嘴绿釉的大瓦壶,后头篮子里放几个粗瓷碗,还挎着俩小板凳儿。一边走一边吆喝。碰上了买卖,摆上板凳就开张。

后来又都改成茶摊了——树荫底下,支张小桌,摆几个小凳,玻璃杯里早就晾好了茶水,上边还都盖着盖儿,透着那么干净,那么凉快。顾客来了,一口气能喝下好几杯去。

喝法不雅却畅快

有好事者分析:过去凉茶有两种不同的喝法:第一种喝法是满足解渴的需要。大家出门在外,不管是出差,还是逛街,走得口干舌燥的时候,要是碰上卖凉茶的,那就得猛灌一气,人们形象地称之为“牛饮”。不过这种喝法儿虽然不雅,却是最畅快。茶叶好不好都在其次,至于什么茶具,那就更不在乎了。

第二种喝法喝的是个讲究,从茶叶、水、茶具,以及如何冲泡法,怎么个喝法,那都有一定之规。安徽西部盛产“六安瓜片”、“霍山黄芽”、“金寨翠眉”、“舒城兰花”等多种名茶。每年茶叶上合肥市场的时候,父亲一般都不要,而是专门托人从山里带回十斤茶叶,再用栗炭重新拉火,然后装进用白铁皮焊制的茶叶桶里。泡出来的茶叶,不论是汤色,还是条形,都那么讲究。

我从七八岁开始,就喜欢偷喝父亲茶壶里的浓茶,所以养成了一天三遍茶的习惯,即使是临睡前,也要泡上一壶,凉至半夜,算是名副其实的凉茶。

林则徐喝凉茶

江雨微老人给我讲了一个与凉茶有关的故事:林则徐在从北京赴任湖广总督的路上,途经合肥往南行,走的就是德胜门外的那条驿道。那是1839年初,有一队穿着官服的人,从茶亭那个方向过来。到了凉棚面前,轿椅停下,一位跟在后面的听差,请轿椅里的贵人下来歇息歇息。

那是一位五十开外瘦削的官员,从胸前的补子看,应该是个一品文官。当时家里的老人心想:这么大的官?怎么走进了这么寒酸的草屋?也没见有庐州府和合肥县的地方官员送?那位官员在小板凳上休息了片刻,喝着凉棚里的凉茶,胡须上沾上点点茶水,痛快地说:好茶,再来一碗。

果然,还没过一个时辰,当地的官员追到了这里,问有没有看见从京城来的林则徐林大人经过?家里的老人才知道那位官员的身份!当时,鸦片对中国的危害已经传遍了全国各地,相传朝廷要派力主禁烟的两江总督林则徐去广东禁烟,没想到竟然经过庐州府,从这个郊外茅草屋擦肩而过,还喝了两碗庐州的凉茶!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