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专题 > 徽州旧事 >

“接担”

时间:2011-11-29 18:28来源:休宁政府网 作者:洪志国 点击:

我家住在休宁县蓝田镇五陵山,那是皖南群山中极为平常的一个小山村。依山而建的村落,虽然有些杂乱无章,但也自成风景。住在山里的人吃得起各种苦,也不会埋怨生活的艰辛。既然祖先迁到这山旯旮里来,一定有他的原因和道理。可是,对于成天面对的那条用泥脚踩出的山道,山村人还是有着太多的不堪与无奈。

“屋后是高畔,开门三尺宽。出山肩膀扛,进山挑扁担。”因为山路崎岖,什么竹木、化肥、石灰、水泥、砖瓦、饲料,甚至于河沙等所有进出山的东西几乎都要靠山民的一幅肩膀来运输。挑百十多斤的东西,走十几里,甚至几十上百里路已经成了山里人的家常便饭了,而且是男女平等。记得小时候,村里人经常说“人还没有扁担高”、“畚箕拖到地”等来形容没有长大的小孩。所以,在那时,我总认为,能挑起畚箕不碰地就可以证明自己长大了。除了挑以外,山下有些平坦一点的路可以用独轮车来作为运输工具。小时候,我常常觉得,那真是一个奇妙的东西,虽然只有一只轮子,单单一个大人就可以推动好几百斤重的东西。而且,在平路上,我要小跑起来才能跟得上。

挑担、推车,这些都是大人才能完成的事情。山里人辛苦,而山里的孩子,在上学之余帮助大人干活,也是毫不含糊的必修课。大人出山挑担、推车前总要吩咐孩子,到几点几分下山去接担。小时候,我特别喜欢下山接担。

我们一般是几个小孩一同接担。按照惯例,要用竹筒装上茶水、用搪瓷缸装上饭菜,有时还要带上长长的竹杠和棕绳,和小伙伴嘻笑打闹着沿山道追逐而下。我们往往会提前做完作业,提前从家中出发。因为在那崎岖的羊肠小道上,我们总能找到无穷无尽的快乐:用粉石头在路边的岩石上写字、鬼画符;向路边的山沟里比赛扔石子;追赶那身上有好几种彩色羽毛的小鸟;摘尝路边的小野果而不必担心大人喝斥;甚至和小伙伴们比比谁“尿”得更远……

有时,要走到离家近一个小时的地方才能见到推车或挑担回来的大人,不管天凉天热,他们的衣服上总浸满了汗水,扁担两头永远弯的,车上总是堆得高高。在大人停下歇息吃饭喝水的时候,我们就会翻开他们的“货物”,最开心的时刻总是伴随着我们找出的铅笔、橡皮、糖果、小人书等一同来临,这就是接担行动中的高潮部分了。

之后,便是低潮。棕绳一头系在独轮车头,一头被我们扛绕在肩上,随着山路的越来越陡,需要接担的人在前面拽拉,车子才能缓慢前行。绳子勒在肩上,有时会痛得我掉泪。记得当时有一篇课文,描写的是俄国画家列宾的作品:《伏尔加河上的纤夫》。每当这时,我就觉得我就是那画中的人儿。

当车子拉到山脚,就要靠扁担上阵了。大人把重的大件货物分别装好,然后一趟一趟地往山上挑,我们小孩子则用长竹杠,把小件的东西吊在中间两人抬。每每觉得累得不想干的时候,看到父母那被扁担压得弯曲的背脊,我们又咬牙坚持。

是这条山路,用它的崎岖和坎坷锤炼了我年少的身躯和意志。而接担,让我在与父母共同劳作中读懂了他们的艰辛和期盼。记得当时哥哥说,我们长大了一定要修马路!

而今,哥哥带领全村人实现了这个愿望,欢快的车喇叭声已然成了山村熟悉的旋律。而伴随着泪水和汗水的接担却只能出现在我对儿时的记忆中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