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专题 > 徽州旧事 >

砻臼记忆

时间:2011-12-18 21:50来源:《徽州社会科学》第七期 作者:后惟太 点击:

砻和臼是古老的加工大米的工具,如今已很难见到。我在50年代见过,那时将稻谷变成白米的艰难过程至今还留在我的记忆里。

砻是去掉稻壳的工具,形状象磨,是用木竹材料制成的。砻齿是用坚硬的杂木片分组排列起来的,木片之间填上黄泥固定,表面嵌以不足一公分的竹片。砻盘直径约70公分左右,外围上下用竹篾打箍。砻分上下两扇。下扇架下枕着十字形方木段,中间树着一根圆木作直轴,下有四脚落地,砻齿朝上;上扇砻齿朝下,中间有漏斗形的圆筒,一扁形的横木穿过直径,两头伸出约15公分作砻手,上有圆孔,横木在圆心处有一轴孔套在下扇中间的长轴上。

砻臂,又称磨担,是砻谷的操手,呈“上”字形,但上字的短横与长横垂直,叫作砻臂钩,约一尺长,钩端直钉入指粗的铁杆,留寸多于外,砻谷时套在砻手的孔里,砻臂横木两端套上麻绳系在高处,人手扶横木推拉,砻盘快速旋转,谷与壳分离向四周纷纷洒下地面,用风车(扇车)扇去谷壳,再筛一筛便成糙米。扇出的谷壳为砻糠,又称粗糠,可作燃料用。

砻用长了,砻齿也会磨损,一般三五年就得修一次。专门从事制砻、修砻的工匠叫砻匠,属于木匠的一种。

砻稻的活不但有技术而且相当费力,非强劳力不能胜任。

糙米变成白米还需放在石臼里舂。臼是用一块坚硬的大石头凿成的,呈半球形,臼口约50公分。

舂米比砻稻更吃力。手握重几十斤的木柄石榔头高高举起,用力舂下,两人对舂时,一人一下,“嗨——嗨——”口里哼着号子,很有节奏。一臼也只四五十斤,至少也要舂上百次才能将米舂熟。再强的汉子也是汗流浃背,气喘唏嘘。

舂好后筛去米糠才成白米。米糠又称细糠,一般作饲料,人也可食。

过去种粮难,加工也这么难,可是历经千难万难的劳动者却很难吃上白米,只能过着半饥半饱,糠菜半年粮的生活。

如今那艰难的岁月和古老的砻臼一起成了历史。艰难的岁月是中华民族的遗憾,而古老的砻臼却是一种民族文化,有它不朽的历史功绩。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