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专题 > 徽州旧事 >

油灯

时间:2011-12-22 23:13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后惟泰 点击:

如今城市里夜晚灯火辉煌,有的大商场连大白天也亮着无数只日光灯,新居装潢少不了要装上大小几十只灯,这近乎奢侈的炫耀性消费使我记起了远逝的小油灯。

铜的、铁的、陶瓷的各种老式的灯盏,倒上一点菜油,捻一根灯芯即可使用。这种灯历史悠久,直至上世纪中叶才被用墨水瓶做的煤油灯取代。这种落后的照明工具早已随着那个时代被淘汰了,但与油灯相伴的一些无形的、不该被丢弃的东西却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

童年时,每当夜幕降临,一盏小油灯放在堂前桌上,油灯的光是微弱的,照不了多远,但它给人的却是一片温暖。在朦胧的灯光里母亲纳着鞋底或缝补衣裳。叔父坐在桌边给前来串门的乡亲们说书,叔父若有事没到场,我父母也会和大家一起聊叙家常。花生、玉米、山芋、菱角等农产品上市了,少不了堆满一桌,大家边吃边聊,没有拘束,没有客套。

在油灯下我和邻居家的小伙伴们听过许多古老的故事,有时觉得大人讲的故事不对胃口,就干脆到外面的月光下追逐游戏,尽情地玩。

我上小学时,家中的小油灯几乎被我独占,我渐渐感到大人们的闲谈不及故事书中写的精彩,于是就迷上了看小说。在小油灯下我看过《西游记》、《封神榜》、《岳飞传》、《卓娅和舒拉的故事》等许多课外书。

早在十九世纪初爱迪生就发明了电灯,油灯本当早该被淘汰了,可有人偏偏要拖住历史的车轮,人为地挽留它,硬不让其逝去。“大跃进”之后,我从江南水乡来到徽州山区,教师办公每人有盏“罩子灯”,即有灯罩的煤油灯,可学生上晚自习只有三四个人合一盏用墨水瓶做的小煤油灯,教室里星星点点,犹如烛光晚会。这种小油灯,灯芯拨大了,黑烟直冒,熏得呛人,一晚下来满鼻孔都是黑的。拨小点吧,一灯如豆,暗得不行。经过好一番争取,后来才改用“罩子灯”。

我在油灯下读书、备课、批作业,整整熬了三十年,尤其是那年代教书作兴“精批细改”,一次作文得熬好几个深夜才能批改完。好在那时学生在油灯下学习也还自觉,少有随便说笑打闹的现象。

从油灯下艰难熬过来的人,不会忘记油灯的精神,更会珍惜今日的灯火辉煌。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