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专题 > 徽州旧事 >

远去的草垛

时间:2012-03-01 19:37来源:肥西报 作者:杨芳 点击:

金黄壮实的草垛是乡村一道亮丽的风景,也点亮了一代代人的梦想。

1978年,山南黄花大队,饥饿的黄花村人民一夜间踢破栅栏,以惊天动地之举,撬开板结干旱的土地。包产到户一个并不新鲜的名词,执意地砸碎中国固执的大集体,大锅饭。于是,纷纷扰扰中,我的父辈们有了自己的土地。有了土地,就有了汩汩流动的思想;有了土地,就有了鲜明活跃的生产自主权,有了土地,就有了属于自己的草垛。一方土地,一个草垛,就意味着一个简简单单的幸福与满足!

村口高高结实的草垛,那是丰收的象征,谁家的草垛码得高,意味着今年收成不错,人勤地丰,那是庄稼人的自豪与鼎盛。八九十年代,我的叔父们收割完庄稼,颗粒归仓后,就会把麦秸草秸之类摊晒在太阳下,等晒好风干,日落西山时,拿起扬叉,捆扎码垛,往往男人站在草垛上,女人在下面往上递,一层一层,整整齐齐,结结实实。丰收年草多粮丰,垛子高大,地面上的人无法够着,只好站在梯子上往上递,当主人在高高的粗壮的草垛上面俯瞰地面或别人家低矮的草垛时一定是自豪的表情。我三叔人长的敦实,码得垛子也很敦实,他家的草垛是村里最高最大的,站立村口像卫士一般守护着家园,每天醒来,我的三叔都要站在门口,望一眼阳光下结实的草垛,沟沟壑壑的脸上总会露出灿烂的光芒,仿佛一夜间草垛又长高了许多……

这高高的幸福的草垛是过冬牲口的饲料和烧锅的柴火,足够用好几个年头,它也是小鸡玩耍躲雨的好地方呢!夏日一阵暴雨袭来,来不及躲避的鸡娃娃们在鸡妈妈的呼唤下浩浩荡荡钻进草垛下的空隙或鸡妈妈的羽翼,悠然自得,还不时地探出脑袋,听雨打草垛吧嗒吧嗒作响......雨停了,太阳出来了,满眼油亮的绿,娇艳欲滴,场地被冲刷得干净利落,一阵风拂来,氧气擦出声响,小鸡耐不住性子没等妈妈发出口令就遛了出来,振振翅膀一阵疯跑,鸡妈妈却在雨水冲刷出的沟坎里捡了几粒谷米或几条虫子咯咯地叫了起来,淘气的鸡娃娃们又呼啦啦地围了过来……

80年代初期,那时包产到户刚开始不久,田地少,庄稼的秸秆还不能完全供自己家用。我的家乡掀起过割草高峰。农闲时,通常整村子男女老少拿起绳索,挥起镰刀,满山遍野地割草,割了田根,割山坡,割了山坡,割树林,往往秋天被割的像光屁股的小孩,不过到了春天又是茬茬新绿。我的妈妈和婶婶们把一捆捆浸满汗水的草秸从十里八里的远方一路崎岖一路高歌担了回来。那真是清苦与快乐的集结啊!担回的草秸被码在歪脖子树下或干净的场地上,因为不是很高,勾起不懂事的孩子们垂诞的目光,(那时乡村还很清贫,孩子们也没什么好玩的)等大人的背影消失了,偷偷地猴上草垛,如蹦海绵一样把自己高高弹起,一阵嬉闹;抑或躲在草垛与草垛之间的间隙里,做起最原始的捕捉游戏……往往齐刷刷的草垛被弄的坍塌或散落一地,逃不了大人一顿训骂,尔后才灰溜溜地抿着嘴笑跑开了……

乡村的草垛曾经暗哑失色,而粮和草永远相辅相成,低矮的草垛切割着度日如年的时光。我们的祖辈脸朝黄土背朝天,细细的攥捏着土里的活计,日脚的艰辛让他们肚子咕咕作响,让他们本该火红的灶膛流动起潮湿的烟尘。不够吃,没有烧,尽管沾满手的血渍濡湿了青草,但乡村低矮的草垛仍然没有长高。

我的一位远方亲戚———姑母的哥哥因为贫穷,饥饿,吃过草根、树皮、糟糠……冬天赤脚,草作被子,苦无尽头,于70年代颠沛流离到了台湾。他走的时候家乡还是一片荒凉,光秃秃的村庄,光秃秃土地,光秃秃的视野,光秃秃的心情。我不敢想象那是怎样的情景。90年那年秋天,我刚读初中,清楚地记得他从台湾探亲回来的情形。那天,雨过天晴,远亲近邻一路跟随,我亲眼看到他在上完祖坟后跪在齐刷刷的庄稼面前捧起泥土,磕了几个响头,任其老泪纵横,当时我并不知为什么,却很彻骨,现在让我彻底懂得了一代人对饥饿的锥痛与恐惧,对粮食爱得如此的深沉,如此的珍贵。他走到村口,贴着我三叔家高高的草垛使劲地闻了闻。那是阳光和粮食的味道啊!一群麻雀在草垛上叽叽喳喳、蹦蹦跳跳、飞上飞下。他松开收紧的嘴角,擦去泪水,深深地叹口气说:“好收成,再也饿不着了”。

30年过去了,走进乡村,那高高矮矮的草垛在视线中渐渐淡去了,取而代之的是煤,液化气,电饭锅.......它们成了幸福生活的又一主角。一个时代远去了,又一个时代跟进。留念中也多了一分从容。草垛是一个时代乡村家庭鼎盛的见证,朴实的乡村名片,给人们留下很多幸福美好的记忆,但旧的事物终将被新的事物替代,落后被先进征服,贫穷被勤劳富裕剥去斑驳的外衣。

草垛远去了,但农民的土地仍在,并且各种政策更加放宽,他们在自己的那份田地里放活思想,拓展视界,搞起现代化多种经营,走市场化路子。养殖,种植,苗木等等,农业经济效益和农民收入节节攀高。如今,住在乡村的父辈们早晨醒来看到的是蓝天下粉墙黛瓦,葱茏的绿,绚丽的黄,赏心悦目的狗叫鸟鸣和一溜烟进进出出的私家车.........

家乡富裕了,农民幸福了,为我们走向幸福的前身“包产到户’而击节感叹,也为“中国包产到户第一村”,全国最早实行包产到户的地区----我们的小井庄而感到自豪,所以特赋诗一首以作感恩纪念!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