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专题 > 徽州旧事 >

乡村货郎担

时间:2012-03-03 18:07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叶明柱 点击:

货郎的顾客中有很多是小孩,中指粗的“杠子糖”、炒米稳成的“欢团”、糖稀做的“小方糖”、散兵特产“拼糖”等等,都是孩子们的热门抢手食品。一听见货郎的拨浪鼓声,孩子们就缠着妈妈要钱买吃的,有的小孩找些碎铜烂铁、或干脆从鸡窝里掏出刚从鸡屁眼生出的热蛋,向货郎换糖吃。

早年,农村的货郎担走村串乡,每到一村,“扑咚、咚咚,扑咚、咚咚,”货郎将拨浪鼓举过头顶,快速摇动,两边线穿的锤球打击鼓面,有节奏地发出响亮悦耳的拨浪鼓声,那是货郎进村的响亮标识。立马,孩子、妇女都涌来了,围着货郎担,叽叽喳喳,清冷的乡村漾起一层热波。

两只锣筐上各摆一个玻璃方框内分许多方格,各种小商品分类存放在各个方格里,满满的,针头线脑,钮扣丝线,火柴小糖,辫线发夹,松紧鞋钹,各类糖果……五花八门,琳琅满目。

姑娘们来挑多种色彩的绣花丝线,给新鞋的前端绣几朵鲜花,让妈妈穿着,有人夸她手巧,绣得好。那时,我们村上姑娘们还互相比赛绣花鞋的本领。媒婆还常将姑娘绣花鞋拿给未来的婆家人看看,以此抬高姑娘的身价。绣花鞋,成为姑娘们冬晚的艺术创作。所以,货郎担里那各色绣花丝线吸引着姑娘们的眼球。

妇女来买些针头线脑,买盒蛤蜊油搽脸搽手,舍得的打一小瓶雪花膏,很节约的干脆摘些楝树果子剥皮搽手,也防皲,讲究的妇女还打一小瓶搽头油,美化头发,省钱的妇女就用食用菜油搽头,头上油光铮亮,容易卡灰,也不好看。妇女要面子,又怕人说她寒酸,就说“头发太野,不搽不行”。不过,爱美是人之常情,无奈那时受经济条件制约。

那货郎就做姑娘、妇女的生意,时间长了,人熟了,货郎也同妇女说说笑笑,打情骂俏,但他不敢越轨。

货郎的顾客中有很多是小孩,中指粗的“杠子糖”、炒米吻成的“欢团”、糖稀做的“小方糖”、散兵特产“拼糖”等等,都是孩子们的热门抢手食品。一听见货郎的拨浪鼓声,孩子们就缠着妈妈要钱买吃的,有的小孩找些碎铜烂铁、或干脆从鸡窝里掏出刚从鸡屁眼生出的热蛋,向货郎换糖吃。还有的孩子将妈妈剪下存放箱底的长头发也翻出来向货郎换糖“打馋嘴”,事后被妈妈发现了,少不了一顿皮肉苦。

那时,货郎本小利薄,常年走村串乡,很累很累,也只能勉强糊口。我亲见货郎在我们村上做一番生意后,高举拨浪鼓摇几下,就挑起担子离村赶往另一个村庄。不知他一天能跑几个村庄,走过多少路,反正不过多少天就来一趟,“扑咚、咚咚,扑咚、咚咚”,拨浪鼓声记载着货郎的沧桑岁月,苦寒生涯。

如今,老家群众的生活水平提高了,超市、商店遍及集镇,我们那里的货郎担已销声匿迹,那货郎挑担行进的身影,那“扑咚、咚咚”的扑浪鼓声留在了老一辈人的记忆里。



顶一下
(4)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