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专题 > 徽州旧事 >

打夯

时间:2012-04-04 11:51来源:安庆晚报 作者:黄骏骑 点击:

过去,老家盖房子第一道程序就是打地基,习惯靠小山边剖下山坎,将地面平整,日后房子就盖在上面。为使地基稳固,必须反复夯实。屋场不大,难于施展手脚的,用两人或四人手抬的石夯。

石夯就地取材,用麦场上压场的碌碡装制而成。花岗石的碌碡有几百斤重,圆柱形状,下粗上细,一米多高,柱体刻有浅浅的立向纹沟,上下柱面是平平的园面,直径半米左右,中心有一个深一点的坑槽。将碌碡立起,拿来两根或四根结实且光滑的木杠,用绳子将木杠紧紧捆绑在碌碡上端,然后用几根木楔子顺着夯石上的纹沟,楔进绳子缝隙,这样木杠和滑溜的碌碡就成了一体,怎么晃动,木杠也不会有丝毫的松动。当然,这活得由有经验的老把式干,毛头小伙绑的夯不了几下,绳索就会松开。

动工前,瓦匠师傅根据宅基地面积,按照家主意图,设计出“一正五转两厢”或“明三暗六”的房子,在房子四角和交界处,钉上木桩,木桩之间系上麻线,用水平仪打好“平水”,再用石灰划出承重山墙的部位,这也就是需要夯实的房基了。

打夯是力气活,要两个或四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用手臂抬起。为了掌握节奏和鼓劲,自然要喊号子。起初声音不大,“抬起来哟!”“嗨哟”,“慢慢走哟!”“嗨哟”,“加把劲哟!”“嗨哟”……“号头”经验丰富,鼓动力强,知道如何用力,何时轻何时重。号头喊号很有讲究,不但声音洪亮,韵律有节,还得合辙押韵,妙趣横生。一声领号,众人齐和:“乡亲们大家好喂!”“哎哟嗬嗨”,“一齐来出力喂!”“哎哟嗬嗨”,“新房盖得快呀!”“哎哟嗬嗨”……我的印象中,章来爷是领号的高手。他领的号子,声若洪钟,韵味十足,诙谐幽默,张口就来。如果盖房子是为娶媳妇,他就以此打趣:“新房子盖起来哟!”“哎哟嗬嗨”,“娶来新娘子哟”“哎哟嗬嗨”,“新娘子长得俊哟”“哎哟嗬嗨”,“被窝里睡得香哟”“哎哟嗬嗨”……逗得旁边的人哈哈大笑。在大伙精神疲软时,他突然一声高喊:“高高的举起来啊!”众人也随之一声高喊,同时把石夯高高抬起,重重地砸在地上,夯出一个又一个夯坑,震得地上发颤。那号子声,传得很远很远。

打夯,最热闹的场面莫过于冬季兴修加固水库库坝。青年时在家乡参加王冲水库加固工程的劳动,目睹的那一幕,记忆犹新。工地上彩旗飘扬,人山人海,车拉的、肩挑的,从两里外的团山包运来黄土,一层一层加在高且宽的库坝上,夯实筑牢,用的是八个人拉的石夯。四四方方的花岗石,有小方桌桌面那么大,四角镂洞,穿上长长的麻绳,两人分别拉住一个角绳索的两端,八人同时用力,身子向后仰,沉重的夯石高高举过头顶,再从半空中落下。那时的夯歌,也烙下了时代的印记。“农业学大寨呀”,“大家加油干呀”,“水利是命脉呀”,“秋收多打粮呀”……

在库坝上打夯,更是技术活,大家用劲齐不齐,夯的库坝密实不密实,场面热烈不热烈,全靠领号的。若是路线走偏了,就喊:“向东压半夯啊……”,随着应声:“哎—哟—嗬—嗨”,大伙就主动向东拉夯;若要调转方向,就喊:“大家向西拐啊”,大伙就转向拉绳,自动拐弯;若哪边斜了,感觉到哪个人劲使小了,就喊:“右边的加把劲啊”,点到为止,右边拉绳的自然不敢偷懒了。

工地上的年轻人都把打夯当作大显身手的好机会,几个来回,另一拨人就挽起了袖子急着上场。歇人不歇夯,休息时观看的越围越多,尤其是喜欢热闹的大姑娘小媳妇们,一边嬉笑,一边指指点点,评论谁拉绳卖力,谁的嗓子洪亮,小伙子听了就更来劲了。

天气晴好时,库坝上会有好多组同时进行,常常是夯歌四起,一曲挑逗的夯歌抛出去,远处可能也有夯歌砸回来--劳动和娱乐在这里混为一体,不但使工地变成了健身房,还成了对歌会。如果那天领导和外地群众代表前来参观,开山炸石作业组会把提前打好的炮眼装上炸药,在他们到来时集中点着,一时间,炮声隆隆,夯歌一浪高过一浪。那场面可真蔚为壮观啊!

电力打夯机、汽油打夯机的出现,人力打夯就慢慢消失了,当然一起消失的还有高亢豪放的夯歌。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