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专题 > 徽州旧事 >

草垛

时间:2012-04-19 20:07来源:安庆晚报 作者:佐霞 点击:

草垛是乡村里的风景,星罗棋布地点缀在树木和村庄之间。看见草垛,就会看见人家。有草垛的地方,就会有欢笑,有热闹。这个秋天,关于乡村的记忆就是从草垛开始的。

秋收了,农民用一把镰刀把稻子放倒。稻子温顺地接受着农民的安排,十字相架,一列列整齐排着。秋高气爽,太阳露出红彤彤的笑脸欣喜地看着这一切。“铁牛”驶来了,田野里响起欢歌。脱了粒的稻子变成了稻草,“人”字样一列列站在空旷的田野里。阳光倾泻下来,稻草的身上就像披着黄金的铠甲,威武、绚烂,煞是好看。“乡村里仓房的大门打开了,准备好一切/收获时候的干草载上了缓缓拖曳着的大车/明澈的阳光,照耀在交相映衬的银灰色和绿色上/满抱满抱的干草被堆在下陷的草堆上。”惠特曼的诗准确地描绘出了此时乡村饱满而温暖的这一幕。

是的,这时的乡村院子总是敞开胸怀,热情地欢迎着稻草的到来。一车车地稻草堆满了整个院子,没有人嫌院子挤。大人们在其中穿梭忙碌,小孩子们则欢天喜地地在上面打滚。一到夜晚,东家的西家的孩子便约在一起,玩捉迷藏或打仗,欢笑声和着草香飘满整个小院。那时小院的夜晚,灯光很柔,夜色也很柔。

院子东角,老杨槐树下面的旁枝早已剔除干净。几个大太阳之后,满院的稻草都沾满了阳光的气息,就连仅有的一丝丝绿色也被太阳掩盖。这时,它们便要一把把地以杨槐树为柱被码成高高的垛。

码草垛,出主力的还是男人。男人把稻草一边往上垛,一边使着劲地踩,稻草得了男人的力,被一层层踩得实实的。汗水出来了,女人递上擦汗的毛巾:“累了没?累了就歇歇。”“不累。”男人擦一把汗,把毛巾抛给女人,继续踩着草垛。殷实的日子,好似就这样被男人使着劲地踩得踏踏实实的了。女人看着,脸上淌出阳光般的幸福。孩子们这时也是不得闲的,他们一边惊呼呼地把稻草一把把向草垛上面抛去,一边欢喜地嬉闹着。草垛码得越高,稻草一把把地便抛得越高,孩子们的欢呼声也越来越高。这哪里是在码草垛?分明是在堆码日子和快乐呢。

堆码起来的草垛,看起来像一个慈祥的老人,温暖、宁静、安详。靠着它,老爷爷老奶奶可以舒舒服服地晒太阳;靠着它,累了的汉子可以放松了骨架打个小盹;靠着它,无法进门的丫头可以躲在草垛里安心地睡到大人回家……整个冬天,只要有它,牛不会饿着,猪不会冻着,就是灶堂也永远不会冷清。草垛,是温暖的草垛。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