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专题 > 徽州旧事 >

远去的采供站

时间:2012-05-05 22:01来源:安庆晚报 作者:黄君 点击:

严格意义上讲,采供站是指设在公社所在地的商店,它的“上司”是县、区的供销社,“下属”是“腿”伸到大队,方便社员购物的代销点,也称供销部。

采供站承上启下,货物从区供销社的仓库里发来,供应给当地的社员,还下拨给偏远的代销点。那会儿不通汽车,各类货物多用板车拉,山高岭大的地方,全靠双肩挑。拉也好挑也罢,别看都是苦力活,在当年可是很难谋到的美差,不但每天有固定的工钱,还能与采供站的人拉上关系,买到别人眼热的紧俏货。有时,这些“消息灵通人士”也向邻居透露一些信息,告诉他们什么紧张物资来了,不多,赶快去买。

家乡的牌楼采供站,坐落在牌楼街下街头的公路旁的高地上,交通方便,与学校、医院、食品站等机关相距很近,自然成了人流物流集散地。一排平房盖得还算气派,门口是水泥铺的地面,光溜溜的。正门由十多块“响板”组成,上下插在木槽里,严丝合缝,早上开门一块块地取下,相互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

采供站里摆满了吃的、用的、穿的等五花八门的商品,空气里成天弥漫着煤油、白酒、海带、咸鱼混杂的气味。柜台由三个部分组成,左边供应煤油、盐、甘蔗糖、毛鱼等,右边主要是卖布匹,靠墙的橱柜里分格竖放着花花绿绿的各色布料,量布的长木尺就放在柜台上,常年来这里的顾客以女性居多。中间则是电池、电筒、火柴、香皂、剪刀、钮扣等日用品的专供区。这里是孩子们最向往的地方,柜台上摆放着一溜带盖的玻璃瓶,或站立,或放倒,里面装着花纸包的水果糖、花豆、麻饼等食品。大人带小孩来采供站,总是要先花几分钱买一小撮花豆,或几粒水果糖,塞进小手掌里。有的吃得不过瘾,也只好一步三回头望着玻璃瓶,怏怏地离开。不知为什么,牌楼采供站好像从不出售小人书等课外读物,学生们只能在这里买到铅笔、墨水、练习本等文具,这对求知若渴的孩子们来说,不能不是一种悲哀。

农药、化肥、粪箕、扁担、围席等农业生产用品,在专设的“生资门市部”里。可能是因为这类商品或体积大,或气味浓,需要单独存放吧。门市部平日很冷清,只有春耕、双抢上下两季,农民们要来选购一些生产资料,显得忙碌。

采供站的营业员都是“吃公家饭”的人,政治地位不高,教师犯了错误,或“右派分子”平反了,就来当营业员,但在社会上还是很吃香的,吃香喝辣不说,还能“开后门”,优先优价购买东西。他们站在高高的柜台里,给人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个别的还盛气凌人,社员来买东西,爱理不理的样子,于是人们给他送了一个“棺材板”的雅号。我小时候去打煤油,总要踮脚才能够到柜台。几十年前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煤油、火柴、肥皂、棉线等日用品都要凭票供应。肥皂洗完了,没有票托熟人从柜台下神秘兮兮地买来一块,那可是天大的人情。

儿时的伙伴荷花的二姐莲花,被采供站姓朱的小伙子相中。每每有人问起二女婿,她的母亲就喜不自禁地说,在采供站上班呢!也是,自从莲花嫁给了吃公家饭的采供站职工,她家就和别人家不一样了,买紧俏货时再也不用像别人那样三更半夜起床去排队,兴田的“尿素”绰绰有余,还能供应她家的七大姑八大姨。逢年过节,新姑爷骑着“凤凰”牌自行车,莲花提着大包小包的油、白糖、点心,坐在后面的坐凳上满面春风回娘家。左邻右舍的姑娘们看了,羡慕得很。

采供站整匹的布扯剩下的布头子,可以减价,是紧俏货,一般不摆在柜台上公开出售,没有铁关系,休想得这个便宜。采供站附近的一位中年妇女,常穿着各色布头做的衣服招摇过市,让人眼馋不已。日子一长,有人发现了个中秘密,原来她有事没事总爱在柜台边“粘乎”,与采供站的一个营业员“好上了”,惹得邻居在她背后指指戳戳嘀嘀咕咕,说得有鼻子有眼。

当年的采供站就是一个卖货的地方,没有花里胡哨的装潢,没有铺天盖地的商品广告,也没有“高兴而来,满意而归”的承诺,但短斤少两,坑害顾客的事很少发生,物资少是少些,质量却大可放心,不存在“伪劣商品”,吃的、喝的,你尽管大胆用,无需关注“添加剂”、“生产日期”。我思忖,这并不是因为那时的消费者的维权意识差,主要还是社会讲诚信。“消费者协会”、“3·15打假日”,都是那些年没有的名词。当然,“人上一百,五颜六色”,害群之马也是有的。陈桥大队代销点的营业员晚上将洗脚水搀兑到酒坛里,被发现举报,结果受到了开除公职的严厉处分。

为了繁荣市场,采供站定期举行“物资交流大会”,类似北方的赶集,多选在国庆节前后天高气爽的日子。采供站门前的公路入口处,用松、柏树枝扎起高高的彩虹门,上面缀满各色花朵,两边配上应景的对联,彩旗飘扬,高音喇叭里播送着《社会主义好》、《歌唱祖国》等乐曲。临时搭置的摊位上,商品琳琅满目,有山货的也拿来交易,到处人头攒动,个个喜气洋洋,就连平日很少出门的老大娘、老婶子们也赶来助兴,这个看看那个瞧瞧,真正买下的东西并不多,因为她们衣兜里的钱毕竟有限。姑娘们穿得花枝招展,喜欢结伴而行,不是挑选毛线,就是购买灯心绒,挑上中意的发夹,戴在头上互相欣赏,说起悄悄话,不时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小伙子这时总爱往这边凑,乐此不疲地充当“跟屁虫”的角色,赶也赶不走,有的与意中人眉来眼去,帮她选购物品,不失时机地献殷情。当年开始宣传计划生育,不知是谁出的主意,将避孕套吹得壮壮的,十分招摇地挂在树枝上随风飘荡。有小姑娘问,这是什么东西?旁边的大嫂连忙用手捅了她一下说,小孩子家不懂,这是大人们用的。小姑娘似乎听明白了,满脸绯红地跑开了。人群中发出一阵哄笑。

过些年,乡下出现了许多小卖部,日常生活用品应有尽有,还可以讨价还价,人们买东西再也不用专门跑到采供站去了,也不用“开后门”,而是货比三家。日子一长,采供站独一无二的尊贵地位不知不觉地动摇了。后来,采供站的职工也下了岗,改了行,或干脆干起了个体,“超市”、“连锁店”应运而生,还承诺提供一条龙服务,采供站成了一个历史名词,保留在一代人的脑海里。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