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专题 > 徽州旧事 >

旧事记忆——挖荠菜

时间:2012-05-12 10:46来源:安庆晚报 作者:邵俊强 点击:

春天,田野里一片碧绿。老李到田野里去踏青。

他走着走着,忽然看到田埂边一丛碧绿。他兴奋得眼都直了:这不是荠菜吗?从小就在农村长大的老李,对荠菜是有着一份特殊的感情。现在竟然发现了这么多的野生荠菜,怎不高兴?他顺着田埂向前看去,一望无际的,全是野生的荠菜!一棵棵荠菜水灵灵的,又肥又大,有的甚至已经在头上顶起一朵小白花。老李知道这是荠菜快要打籽老去的前兆。荠菜打籽了就嚼不动了,不能食用了。要趁它们长势正旺时挖出,做到物尽其用,一享美味啊!

老李这样想着,便开始寻找挖荠菜的工具。往身上一摸,他欣喜地发现儿子送给他的那把冒牌瑞士军刀正带在身上。再向田野里四处张望,不远处,有一只农民施肥扔掉的化肥袋子皱皱把把地扔在地头。老李心想天助我也,今天晚上能在家里摆上一顿鲜美的荠菜宴了。老李便快乐地哼着小曲儿挖荠菜。不知不觉已是黄昏。等老李回过神来的时候,荠菜也鼓鼓囊囊地支撑起大半个蛇皮袋。

他把蛇皮袋子往肩上一搭,像外出打工的农民工一样,乐颠颠地步行到公路边上,坐上公交车回到了城里。进了城里,老李背着大半袋水灵灵的荠菜忽然犯愁了:这么多的荠菜,几顿也吃不完,难道眼睁睁地看着它烂掉吗?再说,这么好的野菜也不能一人独享啊!老李这样想着,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张局长。

张局长和他是同乡,自幼在一块儿挎着荠菜筐长大,一块儿分配工作,只是到另外一个局当了局长之后,两个人的来往才变得少了。对于这点变化老李也不奇怪,人家毕竟是领导了,领导事多,哪能天天把自己的标准降低得等同于一个老百姓呢?老李听说张局长平时在酒桌上最爱点荠菜的。几次同学在一块儿聚会也张局长也都感慨万分,总是怀念过去的时光。老李心想,这一点倒没有变化,可以看得出老张人还是没有忘本的。张局长既然这么爱吃荠菜,不如给他送些过去,让他分享一下。

这样想着,老李就朝张局长的家里走去。走到张局长门口,刚要敲门,老李禁不住又犹豫了:平时很少来往的两家,现在背着个蛇皮袋子上门,会不会让人家看不起呢?万一是被人认为自己想求他办事呢……这样想着,老李刚刚抬起的右手又迟疑起来。想了很久,觉得还是别瓜田李下,让人生疑了。就算是白白烂掉,不就是几棵野荠菜吗?万一被人认为是拍领导马屁,多寒碜啊!想到这里,老李一跺脚,扭头就走,却迎面撞到了一个人身上。

来人被撞得“啊”地一声。抬头看时,两个人都愣住了:“老李!”“张局长!”张局长激动地脸都变形了,双手一用力就握住了老李的手,几乎话不成句:“看看,我就不信退休后会没有一个人来看我,还是老同学知情知礼啊!快进屋里坐!”“什么?你退休了?”老李听了张局长的话,有点不信自己的耳”看着老李一脸的惊讶,张局长的脸色一寒,失意顿然爬上了面庞:“我退休了,过了年还没有一个同事走进我的家门。往年可都是踏破了门槛的……”老李听了,兴奋地把蛇皮袋“啪”地一声丢到了地下,双手紧紧握着张局长的手说:“好啊,老同学,退休了好啊,明天咱们一块儿挖荠菜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