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专题 > 徽州旧事 >

五月的捡瓦匠

时间:2012-06-09 20:41来源:安庆晚报 作者:胡冰 点击:

五月的这段时间,几乎每天傍晚都与好友外出散步。路途几乎也是一成不变。从中行往里走,经过狮峰山步行街,出来右拐,过职高天桥,往前绕道银塘路回来。走了两天后,注意到离职高天桥不远的湖边空地上,总是停着几辆半新不旧的双排座卡车,每辆车上方都安了一个红色的塑料喇叭,每台车子上面都放着一口炼沥青大锅,一看便知是补屋漏的。五月正是梅雨季节,每年这个时候,这些外地人都会如候鸟般的如约而来。

这样的手艺人我们叫做捡瓦匠。小时候经常会在人家的屋顶上看到,因为那时住的房子大都是瓦房。在我的记忆里,那时候捡屋漏,似乎不需要什么工具,只要一双手就行了。早些年,会在街上看到开着三轮车到处揽生意的捡瓦匠。车厢里,大小锅各一只,大锅是炼沥青的,黑乎乎的,糊屋顶很管用。小锅是用来架灶开伙,炒菜煮饭的。煤炉子也大小各一只,大的工用,小的家用。车子一路开,一路响着高音喇叭。高喊专修楼房漏水。就像收破烂的卖馒头的,随到哪处都有一声高腔吆喝,开宗明义,广而告之,要不人家知道你是干嘛的。而更多时,劣质音响里放着的是黄梅戏,因为声音巨大,就有了一种活泼泼的浩荡脆落,颇能拢人,侧目而望的人蛮多。

几年过去了,现在他们的装备跟早几年比有鸟枪换炮之感。双排座的卡车,车的周身都挂着招牌,文字红红黄黄的。虽材料看起来比较现代科技了,但传统的沥青锅并没丢掉,在车厢里醒目地架着,随到随煮的样子。喇叭也还在,红男绿女脆落落的唱戏声也还在。于是,车子过处,一路依旧热热闹闹。只是土炉子不见了,用上燃化汽灶了。锅碗瓢盆、水桶也都挤在后厢里。衣服、棉被就塞在驾驶室里。

有一天经过,看到他们一群人在路旁摊了席子,打了赤膊,坐在席上打牌。有个七八岁模样的小男孩在旁边看,总忍不住要去帮人抽牌。每个人脸上都是笑,很快乐的样子,女人在旁边架了燃化汽灶下面条,脸上没有一点愁苦相。还有一次看到一对夫妻正在吃饭,饭菜装一大盆中,两人共吃,你一勺我一瓢,吃得有滋有味,有讲有笑。我与朋友都是一脸羡慕,糟糠夫妻更恩爱,大蓬车四处为家,倒比平常日子更有意思。

每次经过时,总能看到后厢的顶棚架上,晒着花花绿绿的衣物,有女人的蕾丝胸罩与花边短裤,质地明显低劣,但透着一种坦荡健康的力道。也许有人觉得不雅,不成体统,但我觉得自然不过。有女人的体温,日子再将就,也是过日子的人家。还有一次看到一个女人蜷着身子睡在驾驶室里,玻璃窗也无遮挡物,一目了然。看得出是一个壮健的女人,睡得很香,可能还在打鼾。但要什么紧呢,累了就睡,扭捏着还走什么江湖?

五月雨水充沛,每当下雨时,就想他们晚上睡在车上,靠块雨布搭起的蓬子,如何安身?但在他们来说,下雨就意味着来生意了,是他们立命所在。

有一回换了路线,先走银塘路,到他们车子边时,天已黑了,亮了路灯。看见一个两三岁的孩子在灯光下追着自己的影子踩,老踩不着,就老往前跑着。他妈妈就在边上跟着他,也不阻止,由着他。我走了很远,仍回头看那个孩子。他仍笑着往前跑着,一路咯咯的,他一定坚信,终能踩着自己的影子。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